老公出轨想离婚,女人没哭没闹却笑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4 09:16: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一卷 第1章代理市长半夜私会女下属

     想到几天后即将去掉头上这个“代”字,代市长周林踌躇满志。

  从三源贫困老区的县长到亢州市代市长,这个阶梯不是谁都能跨越的。

  虽然亢州是县级市,虽然同是政府一把手,但亢州这个一把手的含金量却是三源一把手无法比拟的。

  亢州是全锦安市的政治经济文化大市,这里的干部在最近十年间,只有往上升的,没有平调出去的,谁都知道这里是上级后备干部的选拔基地。

  抬头看着窗外满天的星光,周林心情很激动,他忽然有了想喝酒的冲动,为了几天后的自己。

  俗话说,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耍钱。找谁喝呢?

  他目前在亢州没有真正的朋友,因为这里的干部有些排外,再有,他也不想跟他们发生交集,更不想在人代会前夕和什么人走得过近。

  他当市长,靠的是实力,是上级对自己的信任,不想因为喝两杯酒而落个拉拢干部的名声。

  排除了其他人,一个人就自然而然进入了他的脑海——年轻漂亮的机要室女秘书于莉莉。

  他们这些官员,常年在外地工作,老婆不在身边,感情生活太枯燥、单调,都快熬成和尚了。

  可他毕竟不是和尚,他是有着七情六欲的正常男人。

  所以在眼下这个星月皎洁的美好夜晚,想到佳人也是人之常情的事。

  周林第一次见到于莉莉是签发文件的时候,于莉莉不但人美,而且打扮也很得体,性格活泼,健谈,也很幽默、俏皮。

  周林很开心在自己的管辖的范围内,有这样一位迷人的姑娘,哪怕跟她什么都不发生,只要看到她,就舒心。

  于莉莉很崇拜他,对他非常有好感,每次给他送文件的时候,都是笑意盈盈。

  周林在审阅文件的时候,她总是温顺地站在他办公桌的右侧靠近他身体的位置,提前给周林准备好签字笔,待周林快看完的时候,适时地递上签字笔,而且是双手托笔,而且保证笔尖是冲里的,绝不会扎到领导的手。

  她动作轻柔、及时,比他用的那个毛手毛脚的秘书强多了。

  周林从内心来说非常喜欢她,久而久之,给他送文件就只有于莉莉一个人了,这样她来的次数就多了起来,他在不忙的时候,也偶尔会和她聊上几句。

  因为工作忙来不及当时看的文件,他就让她先放下,等有时间他看完后,都会亲自给机要室打电话,让机要室来人取文件。

  无一例外,每次来的也都是于莉莉。

  年底,三源县的同志来看他,给他带来好多山货,周林对这些不感兴趣,就让秘书给机要室的同志们送去。

  为此,于莉莉特地代表机要室的人来办公室感谢他,并以个人的名义请市长吃饭。

  尽管他很想跟于莉莉就餐,但还是保持住了市长的风度,婉拒了于莉莉的邀请。

  这件事后,于莉莉自然认为跟市长关系近了,每次来送文件,都会刻意打扮一番。

  春节周林值班,他特地安排了政府值班人员小聚,于莉莉也参加了。

  周林发现,这个于莉莉不但歌唱得好,舞跳得也好。

  在跟他跳舞的时候,于莉莉自然而然地贴紧了周林,周林知道她的心思,但都克制住了自己,从没对她有过轻佻的举动。

  今天,面对这大好的夜晚风光和自己人生即将到来的重要时刻,周林自然就想到了这个漂亮且对自己有崇拜之情的女下属。

  于是,他给于莉莉打了电话。

  于莉莉以为市长找文件,连忙说道:“市长,找我有事吗?”

  周林正正经经地说道:“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

  这话说出后,周林就意识到有些不合适,似乎有点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感觉,要知道,他跟于莉莉的关系还远没到这份儿上。

  尽管于莉莉对他有情有意,但他从未在她面前有过轻佻的话语和不检点的举动,从来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派头,刚才那话,显然有点那个味儿了。

  “这……”于莉莉当然不知道周林此时的心理想法,她显然没有料到一向严肃的市长居然这样跟自己说话,她似乎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周林赶忙说道:“小于啊,我找你的确有点事,想请你帮我找份文件,不知你是否方便,如果不方便就等明天再说。”

  于莉莉一听,赶忙说道:“方便、方便,我这就去机关。”

  周林一听于莉莉答应了,就又说道:“你说个地址,我去接你。”

  于莉莉惊喜地说道:“真的?您真的要来接我?”

  周林笑了,说道:“当然,毕竟眼下是下班时间,是我请你出来工作的,当然要去接你了。”

  “太好了!”

  于莉莉高兴告诉了他小区的地址。

  周林认识这个小区,是早年间政府家属楼,他的秘书就住在这里。他想了想说:“这样,你离你家大门口远点等我,不见不散。”

  于莉莉听了市长这话心就莫名地跳了起来,周林特地嘱咐她离大门口远点等他,她知道是怕人们认出他。

  这样特别的有意叮嘱,怎能不让于莉莉的小心脏“砰砰”地乱跳?

  她精心化了淡妆,穿上下午刚刚买来的红色的羊绒大衣,又在脖子见围上一条厚厚的黑色围巾,走出小区,往周林来的方向走出一百多米。

  确定这里比较僻静后,她便站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等。

  北方的冬天寒冷刺骨,尽管于莉莉身上的羊绒大衣保暖性很好,又是第一次上身,但仍然抵挡不住寒冷的侵袭。

  她不停地哈着手。

  可一想到市长这么晚约自己出来,肯定不是因为工作,她一个小小的机要室秘书,有什么工作需要市长直接吩咐?他这是借工作之名,想跟她约会。

  想到这里,于莉莉的内心又有一股温暖的冲动,她按捺住心跳,将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提了提,只露出两只眼睛,这样不但保暖,也免得被熟人认出。

第2章 拳打野男人

     一辆出租车急速驶来,快到她面前的时候突然减速,惯性使然,滑出两三米后才停下。

  于莉莉扫了一眼后,就往旁边躲去,她的目光仍然看向远处,搜寻着市长那辆半旧却永远都是擦得锃亮的蓝鸟轿车。

  哪知,出租车后排的车窗降了下来,周林探出头,冲她招招手,示意她上车。

  于莉莉这才看清车里的人,她蓦然间就明白了市长的用心,他之所以没让司机开他的专车来,而是打了出租车,为的就是避人耳目,这也说明,他的司机和秘书都不知道他夜晚出来的事。

  也正是这份良苦用心,让她知道周林并非对自己无意,只是碍于他的市长身份,不敢对她轻举妄动而已。

  这样想着,于莉莉内心就是一阵欣喜,小心脏激动得乱跳。看来,她今晚特意的打扮不会付之东流,他们的关系必定有所进展。

  于莉莉裹紧围巾,低着头上了车,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于莉莉紧挨着周林坐着,她转头看了周林一眼,发现周林正微笑着看她。

  她不敢正视周林的目光,羞涩地低下头。

  周林拉过她的手,抚摸着说道:“冷吗?”

  于莉莉的心一下子慌了,但她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而是任由周林握着,别说,他的手非常温暖,不像自己的冰凉。

  周林知道她不好意思,又说道:“围得这么严实,怎么手还这么凉?”

  于莉莉心想,能不凉吗,尽管过了春节,但节气还处在三九天中,夜晚十分寒冷。

  周林见于莉莉不说话,只是冲他笑,心里就一阵躁动,他伸出胳膊,搭在于莉莉的肩头,见于莉莉没表示反感,就轻轻揽过她,亲昵地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怀里。

  此时,司机早就将后视镜扭到看不到后面的方向去了。

  感受着怀里美人的软玉温柔,闻着她发间的清香,周林有些情不自禁,他低下头,居然亲了一下她的头发……

  于莉莉感到了市长这个暧昧的动作,她仰起头,深情地看着他,伸出手摸了一下他的脸。

  周林又是一阵激动,没想到朝思暮想的美人,这么容易就到了自己的怀里,他低下头,又去吻她,只是这次不再是头发了,而是她柔软凉爽的嘴唇……

  两人如饥似渴地吻了一会,于莉莉柔声问道:“我们去哪儿?”

  “你说。”周林低头看着她,眼里有种火光在闪亮。

  于莉莉摇摇头。

  周林屏住呼吸,伏在她的耳边,小声说道:“跟我回宾馆,敢吗?”

  于莉莉很想立刻表示同意,但又恐市长认为她轻浮。

  周林见于莉莉没有立刻表态,又改口说道:“咱们俩去酒吧,我今晚很想喝几杯。”

  尽管于莉莉有些失望,但还是点点头同意去酒吧了。

  这时,就听前面的司机瓮声瓮气地说道:“要检查了。”

  周林一看,就看见前面一个路口摆满了临时障碍,旁边警灯闪烁,交警们正在检查过往车辆,每辆必查,还有电视台的记者们在录像。

  周林连忙问道:“师傅,他们查什么?”

  司机恨恨地说道:“查买淫!查嫖娼!”

  于莉莉听到司机这话,立刻就是一惊。她“噌”地从周林怀里直起身,偷偷打量了一下司机,立刻惊慌地低下头,顺势将脖子上的围巾往拉了拉,遮住了自己多半张脸。

  周林见她直起身,就再去搂她,被她悄悄挡了回去,又往边上挪了挪,和周林拉开了一段距离。

  周林不解,问道:“莉莉,怎么了?”

  于莉莉赶忙低下头,脑袋往围巾里缩去,她不敢抬头,更不敢看那个司机。

  “莉莉,我没想到你真的跟传言里说的一样,给我带了绿帽子!”

  司机突然这样说了一句,脚下就狠狠地踩了一下刹车,轮胎被强行制动的声音非常刺耳。

  突发的情况,让周林也慌了起来,眼见车子停在了检查口,就怒喝道:“怎么在这停车,开过去!”

  哪知,司机不但没开过去,反而下了车,他来到于莉莉这边,猛地拉开后门,一把就将于莉莉抻了出来,随后一个嘴巴就扇了过去。

  周林在车里大声说道:“你怎么打人?”

  司机说:“我不但打她,还打你!”

  说着,他快步来到周林这边,将周林抻出,大巴掌重重甩在了周林的脸上。

  周林被打蒙了,他大声喊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无缘无故打人?”

  司机顾不上回答,他又要抡胳膊打周林,周林已有防备,不再老实挨打,而是躲开他的拳头,和他扭打在一起。

  这时,两边的交警立刻围了过来,记者肩头的摄像机也对准了他们。

  交警拉开司机,喝道:“你怎么打顾客?”

  司机说道:“他不是顾客,他是嫖客,嫖我老婆!”

  “别听他胡说,我是市长!”

  司机根本不顾他的争辩,说道:“你是总理我也要打!”说着,胖壮的身体再次向周林扑去。

  今天真是巧了,这些记者中,不但有当地的记者,还有锦安市电视台、日报和晚报的记者,因为今天是全省联打的第一天,为了大造舆论声势,锦安各家媒体全面配合公安系统这次联打行动,同时派出各路记者深入到基层各个市县,捕捉第一手新闻。一时间,记者们手中的摄像机和采访机就都凑到了他们跟前。

  于莉莉见势不妙,赶忙拉住了司机的胳膊,带着哭音护住了周林,说道:“你不能打他,他是……”

  司机一见女人护住了这个男人,更是气从心起,红着眼睛喝道:“你这个臭娘们,还敢护着野男人……”话音刚落,巴掌便重重地落在女人的脸上。

  一阵火辣立刻在脸上燃烧起来,于莉莉被男人打得眼冒金星,但她顾不了自己,手捂着脸,继续说道:“他真的是市长,是周市长。”

  这时,当地的民警和记者已经认出了周林,立刻就涌上来几位民警,将司机制服,但司机仍然大骂不止。

第3章陷入媒体危机

     “把他关到车上去!”

  一位领导模样的警察大喊一声,立刻又过来两位民警,将这名司机扭到了警车里。

  这位民警这才回过身,走到周林旁边,“啪”地向周林敬了个礼,说道:“报告周市长,我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宋波,正在奉上级指示,在这里联合执法。”

  周林挥了一下手,算作回礼,说道:“辛苦了。”

  这位副局长赶紧走到周林旁边,捡起周林刚才掉在车门口的大衣,给他披上,关切地问道:“周市长,今天这是……”

  周林一边穿上大衣一边说道:“误会,完全是误会,我根本不认识他,谁知他吃错什么药了,上来就打我。”

  眼看行人和车辆越聚越多,周林授意旁边的交警拿掉路障,赶紧让过往车辆通过,不要再检查了。几位交警照着周林的指示去做了,拥堵的车辆迅速通过。

  这一切,都被行道树旁边的一个人看在了眼里,他,就是市委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彭长宜。

  彭长宜早就认出了周林,但是他不能向前去拉架,他倒不是希望事情闹大,是怕市长感到难为情,毕竟,因为,自己的部长跟这位市长是两个阵营里的人,唯恐适得其反。

  “把我送回去。”周林一边命令着宋波,一边快步向旁边的一辆警车走去,他巴不得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快到警车时,周林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向了于莉莉。

  此时的于莉莉妆容已经完全破坏了,精心打理的卷发蓬乱不堪,脖子上的围巾不知散落在何处,大衣的扣子已经被撤掉,敞开着,她捂着肿痛的半边脸,满眼是泪,可怜巴巴地看着周林。

  周林很想嘱咐警察一会将她送回去,但却狠了狠心,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看了她一眼,便朝车上走去。

  于莉莉的心就是一凉,周林冰冷的目光让她感到陌生,这个,还是刚才在车上给自己暖手的男人吗?

  这时,有一位记者反应过来,拿着话筒迅速拨开两名警察,冲到到周林跟前,问道:“请问,您是代市长周林吗?”

  周林刚要回答,他就看见又有两名记者跑了过来,围着他七嘴八舌地问道:“周市长,这个女人是你什么人,你们怎么认识的?”

  “请问,你跟她半夜出来是因为工作吗?那个司机是她男人吗?”

  那个记者低估了周林的脾气,他还想继续问下去,就见周林一把夺过他肩上的摄像机,摔在地上,大声吼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这么不懂规矩!”

  冬天的地梆硬,摄像机摔在地上后,反弹了一下,随后就传来零件破碎的声音……这下事情可是闹大了!

  锦安市电视台坚持要报道此事,日报和晚报也联合拟发通稿:标题分别是《代市长人大会召开前夕行为不检点》。晚报的标题则充分体现了晚报的特色《代市长嫖娼被老公抓正着,摔记者摄像机不让报道”,稿子的内容则是一模一样的。

  版样和照片连夜印了出来,就等着总编最后签字。

  周林得到消息后,连夜展开公关行动,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亲自或者托人代为拜访这些媒体,好话说尽,好礼也送了不少,好在他在三源任县长的时候,跟媒体的关系不错,公众形象也不错,加上他动用的都是硬关系,总算安抚了上级媒体,撤下了那篇稿子。

  本地媒体就好说了,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他快天亮的时候才给广电局局长和报社总编打过电话,指令销毁一切影像资料,并指令广电局做好各路媒体的解释工作。

  当然,他是不能完全指望广电局的,在选举到来之际,绝不能出现哪怕一丝一毫的差错!他必须亲自出马去趟锦安市,平息这一危机。

  这些媒体也不说吃素的,他们太善于发这种横财了。

  周林跟日报、晚报和电视台勾兑的结果就是:两家报纸的订阅量在亢州增加了一倍;跟电视台签订了一年的形象广告合同,广告费高出正常时段的三分之一,当然,光有这些还是不够的,他又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分别塞到了两位总编和台长的手里。

  安抚了各路媒体,堵住了记者们的嘴巴。

  周林松了一口气,认为危机已经过去了,可是他不知道,几天后,更大的危机还在后头。

  第二天,周林刚从锦安请客回来,就接到市委秘书长的电话,下午四点开会,他能否回来。并说是樊书记说的,如果他不能回来就挪动晚上开。

  今天是例会时间,作为市委书记的樊文良,每次开会都会让人提前征求他的意见,问他是否有时间,如果他没有时间,那么这个会就不开或者等他有时间再开。

  作为这个城市的二把手,周林他很佩服樊文良的气度和涵养。

  要知道,在亢州,没人敢挑战樊文良的权威,但他周林不怕,他有锦安市委做后盾,有市委书记翟炳德给他撑腰,他什么都不怕。他不想给亢州的干部留下他好欺负的印象。

  当周林疲惫地出现在市委常委会议室的时候,他发现全体常委都已经到齐,他是最后一个到的。

  他疲惫地坐在市长的座位上,尽量表现得若无其事、轻松自如的样子,他打量了大家一眼,发现他们没有异常表现,就是跟他眼神碰到一起,也跟往日一样,不是点头致意,就是平静地低下头翻本子准备做记录。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风平浪静,没有因为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而有所不同。

  但越是平静,他就越是担心。俗话说得好,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不相信在座的各位什么都没听到。尽管他当天夜里就给公安局、广电局等单位下了死命令,封锁了一切消息,但不可能没人知道。

  比如坐在他对面的组织部长王家栋。

  在亢州,他最不待见的人就是这个王家栋,这个人简直就是樊文良一条忠实的狗。

  王家栋就任组织部长十多年了,是锦安市县中出了名的老组织部长。早就在亢州长成一棵参天大树,大大小小几百名副科以上的干部,哪个不是经他手提拔的。

  他的党羽遍布亢州各个角落,这一点,就连樊文良都惧他三分,对王家栋言听计从,虽然按排序来说,他只是排在中等靠前的位置,但他的作用不亚于市长和市委副书记,尤其是在樊文良面前,比市长、市委副书记说话还有分量,因为樊文良信任他,视他为心腹。

  樊文良深知,在亢州,只要掌握了王家栋,亢州就乱不了。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谢谢大家)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