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北上广深”背后,这些机遇之城正在强势崛起!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26 23:07: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原标题:逃离“北上广深”背后,这些机遇之城正在强势崛起!

作为中国经济综合实力和竞争力最强的四大一线城市,长期以来,北上广深凭借着无与伦比的资源环境优势,吸引着无数年轻人的聚集和向往。

不过,近几年来,随着一线城市产业升级,房价、生活成本日益高昂,加上人口增长与公共资源供给矛盾日益凸出,一些“逃离北上广深”的声音经常成为网络热议的话题。

诚然,对于高技术知识工作者而言,北上广深仍然充满吸引力,是择业时的首选。很多人也认为,一线城市的资源优势,尤其在制度环境,工作文化氛围等软实力方面,其它城市很难替代,差距明显。

但不可忽视的是,如今越多越多的年轻人选择“用脚投票”,将目光转向了“北上广深”以外的其它城市,其中既有杭州、宁波、东莞、佛山等沿海发达开放城市,也有重庆、成都、长沙、武汉、郑州这些发展势头迅猛的内陆大城市。

随着这些城市的崛起,使其具有工作机会和生活质量可兼顾的优势,加上各种抢人政策的吸引。如今的年轻人,除了四大一线城市,多了更多选择的空间。而新的人口流向,也在重塑未来城市竞争的新格局。

1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节,2135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额,超过去年的1682亿元人民币,再次创下新纪录。同时,这一数额也有力回击了“消费降级论”,透露出中国市场惊人的消费潜力。

过去十年,消费在拉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越来越明显。数据显示,从2009年-2017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稳定保持在45%以上,而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更是上升至78.5%。

在这期间,中国对外贸易依存度从2009年的43%下降至2017年的34%,回归至加入世贸组织初期的水平。以上数据表明,这十年驱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动能,真实地从外贸转移到了消费。

当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由投资和出口为主,转向消费拉动,城市竞争的逻辑也在悄然发生改变,一个城市的人口集聚和消费能力以及背后的服务产业,对城市地位的影响越来越大,商业对城市塑造的作用也越发明显。

就此而言,双十一背后的消费不仅关乎到人们生活品质的提升,而且消费的需求会反向推动供应链上游的变革,关系到产业升级、就业等。某种程度上,它更真实的反映了各个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潜力,成为城市竞争力的重要方面。

2018天猫双11城市成交排行榜显示,上海位居第一,北京第二,杭州第三,第四到第十名分别为广州、深圳、成都、重庆、武汉、苏州、南京。与去年双十一相比,上榜城市并无变化。排名上,广州和深圳,重庆和武汉互换了位置。

不过,虽然上海、北京的双11总成交额遥遥领先,但人均成交额却低于杭州,深圳2017年人均GDP全国第一,但双11人均成交额仅排第4。

2018年人均天猫双11消费额城市排名

综合各城市GDP看,2017年GDP前十名的城市与今年双十一成交额(GMV)排名前十的城市高度重合,例外的是,去年GDP排名第6的天津并未进入GMV前十,反倒是GDP排名第11的南京进入GMV前十。

其中,杭州、成都、武汉、南京,它们双11的GMV排名都强过GDP排名,合肥、郑州双11消费力增长同比去年更是超过35%。

可以发现,这些准一线城市、强二线城市与“北上广深”的消费差距正在加快缩小。在被数字技术逐渐拉平的新消费时代,不同线级的城市在消费生态中重新站在了同一起跑线。

从天猫双11消费数据中可以发现,虽然成交金额TOP 10的城市一直集中在1-2线,过去十年天猫双11成交金额增长最快的都是2线城市。但3-4线的消费潜力也正在逐渐释放。

创造财富的能力和消费力不一定成正比,如果将城市全年社会零售额与GDP(2017年数据)比较,也能发现类似结论:

广州、北京、上海、深圳在该项比例的排名分别为第5、7、8、10名,占据前四名的南京、武汉、成都、杭州则比较均衡,比例大致在46%-48% 。

在这些城市,老百姓“敢挣也敢花”,实际的消费力水平不输于甚至超过老牌的一线城市。

在中国经济由“世界工厂”向“新消费时代”转型之际,这些城市活跃的消费力量不仅有利于产业结构的转型调整,提高当地的经济效益,还将催生出新商业生态的更多可能。

2

消费水平反映的,是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感。随着高铁等交通基础设施网络的成形,以及互联网生活、商业生态的极大丰富。今天,即使人们并不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生活,也能享受到同样相差无几的物质生活。

如果再考虑到薪资、物价水平和房价收入比,以及一线城市面临的“大城市病”问题,在二线省会城市或区域中心城市工作生活,性价比非常高,甚至更有幸福感和获得感。

职场机会方面,近年来中西部内陆城市加快开放,竞争意识凸显,许多城市推出一批利好政策,大力推动招商引资,承接发达城市的产业转移,同时加快发展战略新兴产业,这也吸引了不少企业内迁和一批大企业项目落地,提供了不少有竞争力的工作岗位。

比如,贵阳从2013年起提出发展大数据产业,五年来,贵阳引入大数据产业项目近300个,戴尔、谷歌、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华为等企业落户贵阳。这个普通的二线省会城市,由此实现弯道超车,一跃成为“中国数谷”、“大数据之都”。

重庆自去年11月提出实施以大数据智能化为引领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行动计划以来,也吸引了腾讯、京东、阿里巴巴、华为、紫光、中国电科、华润微电子等一批行业巨头积极布局重庆,助力大数据智能化产业发展。

不仅如此,二线城市的薪酬水平也在增强。根据中国人力资源行业龙头企业中智咨询发布的2018全国薪酬调研报告,二线城市整体薪酬涨幅高于一线城市。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整体调薪率为7.8%,即薪酬平均上涨7.8%,其中一线城市薪酬上涨7.5%,二线城市薪酬上涨8%。

虽然在绝对值上,北上广深的薪酬水平仍占据优势,但考虑到房价,这一优势并不乐观。

根据中房智库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全国35个重点城市房价收入比(房屋总价”与“居民家庭年收入”的比值)报告,相比2016年,2017年房价收入比下降的城市仅9个,而7成以上城市房价收入比仍在上升,即人均可支配收入与房价差距越来越大。

尤其处在榜单前5名的深圳、三亚、上海、北京、厦门,房价收入比高达25倍以上,这个水平已经超过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地产泡沫时代的东京了。

与之相比,重庆、成都、武汉、西安、长沙等城市的房价收入比给人们的购房压力更小,这也使得这些城市的薪酬性价比更高,在实际的消费力方面更有优势。

3

实际上,对比各城市常住人口的增量,也能洞悉城市竞争版图变革的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汇总各城市统计数据发现,2017年常住人口增加最快的是西安,达到了70.19万,其次是深圳、广州、杭州、重庆、长沙,分别有27万多到62万左右不等。

虽然其中西安常住人口的显著增加,其原因主要是西咸新区常住人口统计纳入西安导致,实际上西安常住人口只增加了10万左右。但整体来看,杭州、长沙、重庆、郑州、成都、武汉等一批“北上广深”之外的核心城市对人口吸引力增强的趋势非常明显。

它们中或为直辖市和省会城市,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丰富的人口资源,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良好的基础设施;或为区域中心城市,有着优良的科教资源、深厚的文化积淀、独特的城市魅力,对周边多个省市地区具有强辐射带动作用。

摄影丨陈钰旭

比起一线城市,这些区域核心城市可见的前景和潜力十足的未来并不遑多让,尤其考虑到工作和宜居生活的平衡时,后者更富有吸引力。

以杭州为例,虽然去年杭州在中国城市GDP排名中位列第十,低于重庆、天津、苏州、成都、武汉等“新一线城市”,与广州GDP相比还差了一个郑州的体量,但杭州的GDP含金量却是包括广州在内的其它省会城市都不可比的。

比如从新增上市公司数量来看,2017年杭州新增上市公司26家,仅次于深圳(39家)、上海(37家),超过北京(23家)。从总量(2017年数据)来看,拥有127家上市公司的杭州也是继北上深之后,全国第四个上市企业总量破百的城市,是名副其实的“资本重城”。

另据猎聘大数据显示,抢人大战以来,从一线城市流出的人才在国内的地域分布中,流向一线城市的人才占到28.06%,流向非一线城市的人才占到71.94%。

抢人大战后,在全国人才净流入率排名前20的城市中,二线城市排名靠前,其中排名前五的城市是杭州、长沙、西安、成都和郑州,对应的人才净流入率分别为9.88%、9.21%、9.12%、8.23%、7.70%。

相比之下,北上广深的人才净流入率排名则相对靠后,分别为1.19%、2.33%、1.29%、5.99%,对应的名次分别为第17、13、16、10。这说明二线城市的抢人战役卓有成效。

有意思的是,在深圳、广州两个一线城市的常住人口净流入仍保持强势增长的同时。北京、上海的常住人口却出现了1978年以来首次同时负增长。

究其原因,这既与京沪当地育龄人群生育意愿的下降有关,另一方面,高房价的挤出以及京沪城市功能和产业的对外疏解,控制特大城市规模等多重因素,使得劳动密集型产业人口减少。此外,如上文提到,随着一批中西部核心城市的崛起,特大城市对人口的吸引力也在降低。

事实上,上述内陆城市的崛起正是中国城市格局未来图景的真实展现。正如笔者在《重庆与武汉、郑州三地战略比较与观察》一文中提到的,当下中国,面临新一轮变革:

一是大城市病,大城有利有弊,当公共基础设施,教育医疗住房等供给跟不上人口涌入的速度,拥挤、污染等问题难以避免,需梳理布局,提高城市治理水平。

最新发布的2018全球城市竞争力排行榜中,中国9个城市进入TOP50,其中前十仅两城,分别是香港和深圳。以占全球近四分之一人口的体量,中国未来需要打造更多“北上广深”这样的超级大都市,让更多人能在其它城市也能共享发展的机遇,才能在加强治理的同时真正缓解大城市病。

摄影丨陈钰旭

二是高铁普及,高铁城市经济圈内,空间距离缩短,资源要素加速流动,加强了区域中心城市的“虹吸效应”,使其进一步集聚资源要素,衍生枢纽经济,重塑城市竞争格局。

更在的意义在于,这也导致以高铁网络为基础的“陆权”加快复兴。以往中国发达繁荣的城市大多在沿海,也是资源要素的主要聚集地。而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和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推进,加上高铁的“助攻”,中西部地区的枢纽城市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

另一方面,当发展成熟的沿海发达城市经济增速变缓,广袤的内陆腹地凭借其完善的产业体系,便利的交通物流,发达的科教文化,以及联通南北、沟通东西的战略位置,必将成为下一个决定中国未来的新经济势力,有着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待挖掘。

所以,那些在“北上广深”奋斗着的年轻朋友们,当你在一线城市为高昂的房价和生活成本焦虑叹息时,不妨转过身往后方看一看,也许会有很多意外的“惊喜”在等你。

本文由重庆马路社(ID:cqmalushe)原创,欢迎关注!

参考资料

智谷趋势:高文轩《中国城市格局大洗牌,“逃回北上广”宣告终结》

焦道:《从天猫双11消费数据看城市性格:谁最剁手、谁最节俭?结果很意外》

CBNData:《天猫双11十年洞察报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