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21 15:35: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稿为原创


插图来自未来插画家山药小姐


未经作者许可全都不得转载


 

 

我的长辈,主要是我妈,曾经不止一次当着别人的面炫耀:咱家的孩子,从来不犯毛病,钱就放在电视机上、柜子上,从来不拿,咱家孩子不犯这毛病。

 

每当这时听这话的别人都附和着,嗯,嗯,不错,你们教育得好啊。

 

我妈说的那个“咱家”孩子一般指的是我奶奶家和姥姥家的弟弟和哥哥。其实每次她这样炫耀我顶是看不上的,那颇有一种表面上夸我们,其实是在夸耀他们大人自己的嫌疑。说了半天就是说他们教育得好呗,说了半天也就为了让别人夸赞他们教育得好呗。

 

当别人家孩子的父母还在发愁怎么才能不让孩子偷兜里的钱,我们家的孩子连电视机上面放置着的闲钱睁眼看也不看一下,岂不是说明了他们教育得好?从小就把我们培养成了不贪财,不占不义之财,品德高尚之人。

 

似乎是为了凸显他们的教育是如何如何成功,在我们小的时候他们真的就把买菜回来剩下的钱大摇大摆往桌子上、茶几上、电视机上一扔,料定了我们不会拿。

 

我们是不会拿,但不见得不想拿。

 

我姥姥家那边我不太了解,我奶奶家这边的弟弟和哥哥小时候是不缺钱花的,实在也没必要去拿那几毛钱,但是就我来说,我可是穷得要命,穷得叮当响,穷得身上连一分硬币都没有。我就是再有觉悟,也期望兜里能有个仨瓜俩枣的,我就是再小,也期待着可以自由地支配哪怕一分钱啊。一分钱在我那会儿还可以买一块汽水糖呢,可我,就连买这一块汽水糖的自由都没有。

 

我怎么不想拿那个钱啊,想得不行了,但是不敢,真不敢,胆子小。或许内心也有一点点自尊心什么的吧,并且我越来越觉得那放在电视机和茶几上的零钱就像诱饵一样讨厌,好像我是一只老鼠,那钱就是老鼠夹子上的那块肉。

 

我知道如果我拿了立刻就会被发现。

 

我妈说是不管我,眼睛贼着呢。

 

她那所谓的“我们家从来没怎么教育孩子,孩子自己就懂,就不拿钱”纯粹是她自欺欺人的手段,以及用来自恋的工具。实际上她从小就对我建立了及其严苛的金钱观,这个金钱观就是——你的所有都是你妈的,你一个小孩子要钱干嘛!

 

以前吧,我还把希望寄托在压岁钱上,可后来我发现自己就是个过路财神,压岁钱握在手里还没热乎呢,就被妈妈拿走了。她当时说得特别诚恳,说帮我攒着,以后都给我。我竟然信了,还偷偷记一个小账本儿呢。

 

有一次我问我妈要钱,我妈不给,我把账本一拿:这几年我一共收了1400块压岁钱,不劳您费心帮我管着了,还给我吧。

 

我妈一句话就给我堵回去了:你都是我生的,你的就是我的,什么你的钱?什么你的钱?他们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给你的,其实是给我的。

 

眼看这1400块是要不回来了,我还有一个挂历纸叠的钱包,里面有几十张五角钱纸币,都是崭新的。那些纸币是过年吃饺子的时候,如果吃到饺子里包着的大红枣或者硬币,爷爷就给5角钱,图个吉利。我妈说,这钱这么新花了多可惜,要我攒着,我就听话地一直攒着,一攒就是好几年。

 

可我已经上小学了啊,也开始有一点点自主的意识了(其实就是不好骗了),也开始有了那么一种攀比精神。人家小朋友兜里总有个三毛五毛,夏天买冰棍儿,秋天买烧鹅肉,五角钱一袋,其实都是面炸的,可那时候觉着好吃极了,还有两毛钱的粘牙糖、豆腐串儿什么的,都是美味。除了吃还有玩的,用的,有明星的贴纸、方牌、可以吹很大的那种泡泡胶,溜溜球,还有带香味儿的橡皮啊、画着猫咪的自动铅笔什么的,一到放学的时候,学校周围摆着长长的一溜儿,都是各种小摊儿。

 

眼瞅着同学买这个那个,我兜里空空如也,咽口水啊。

 

回家要钱,不给,妈说了,你要什么告诉我我给你买。我告诉了可她不给买,说那些都是和学习无关的东西。要零食也不给买,说那些东西吃了拉肚子。夏天要冰棍还不给买,说吃多了对胃肠不好。

 

总之那些年我妈头上就俩字:不买。

 

这可咋整,想啥办法弄点钱,就盯上那个挂历纸叠的钱包了。

 

 我妈知道我胆子小还听话,所以那个钱包一直放在我家冰箱里(我家有俩冰箱,其中一个不用了给我当书柜)交给我看管。钢铁的意志也有松懈的时候啊,有一年暑假我是实在忍不住了。楼下来了一个卖碗糕的老爷爷,把冰淇淋放在大米纸做的小碗里,五毛钱一个特别诱人。楼里所有的小朋友都买了就剩下我了。

 

我最好的朋友楠姐比我大一岁,特同情我,可她也就五毛钱,买了一个还不够自己吃的,跑到我家说,你就不能找点钱出来买啊。你爸你妈衣服兜里没钱吗?

 

啊?偷钱啊?我可不敢。

 

他们不会知道的。

 

那也不行啊,不能偷钱。

 

楠姐说,卖碗糕的也马上就要走了,你到底买还是不买。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从冰箱里拿出了那个钱包,楠姐一看,我靠,里面这么多钱,好几十张呢。咋不早拿出来。

 

我说这是我的钱,但我妈不让我花,因为是新钱。

 

楠姐一脸看不上我的样子,钱留着不花叫钱啊?新钱怎么就不能花?是你的钱不是?是就能花。

 

一堆小伙伴给我加油呢,我豁出去了,花!

 

拿了一张买碗糕。

 

这个好吃啊,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碗糕。

 

问题来了,碗糕吃完了老爷爷还不走。楼里几个家底颇丰的孩子已经跑回去问父母要钱准备再买了,楠姐眼巴巴瞅着我。

 

不能花了,再花我妈能看出来。

 

你的钱你怕啥啊,再买一个吧。其实吧,我想充大方,想请楠姐再吃一个,既然请她再吃一个了我哪有不吃之理,于是我又拿了两张,买了两个碗糕。

 

哎呀,幸福啊。我和楠姐吃得这个舒坦。

 

那个下午我一共买了八个碗糕,自己吃了四个,分了楠姐四个。

 

钱呢,是拿一张少一张。

 

你别说,花钱的感觉,真他妈爽!

 

下午我妈下班回来了,她鼻子怎么那么好用呢,怎么知道我吃碗糕了?她怎么那么聪明呢,怎么知道我拿了冰箱里的钱。

 

我妈叫我把钱包拿出来,一数,说少了八张。原来她一直记着一共多少张,说实话我自己都没仔细数过有多少张。

 

那是我有生以来唯一一次体罚,我妈命令我脸靠墙站着,不许说话,反省。她去厨房做饭去了。

 

我正懊悔呢,偏偏这个时候卖碗糕的老爷爷又开始吆喝:碗糕,碗糕,五毛钱一个。

 

我真的憋了很久很久,实在憋不住了,我喊我妈。

 

我妈从厨房跑过来问什么事。

 

我说:妈妈。我错了,再给我买一个碗糕吧。

 

我妈气得说了俩字:不行。扭头回厨房了。

 

突然我就觉得自己特委屈,我哪里错了吗,明明是我的钱我咋就不能用啊。

 

罚站没有什么教育成果,那个钱包也被没收了,我特后悔那天怎么没把所有的钱都花了,留几张藏起来也行啊。真够傻的。

 

后来我妈是一分钱也不给我,连一个钢镚也不让我看见。真够惨的,到了中学,一和她要钱,她就开始语重心长,说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我都能背下来,不是当年一个苹果切四瓣儿就是一条裤子她哥穿完了她穿,她穿完了她妹妹穿。我妈说,我现在过上这样的日子已经很不错还要求什么,小孩子要钱干嘛,缺吃缺喝了?

 

和她这样的老古板真的无法沟通,虽然我还是个孩子,但也已经是一个中学生了,我兜里是需要有点钱的,说句不好听的,坐车我都没钱买票。我妈说:你放学就回家学习,坐什么车。

 

再说,她就开始了,什么家里这种情况你怎么还能要钱,真不懂事之类的。我家确实不富裕,可也没穷到连一块钱都不能给的地步吧。总之呢,问我妈要钱只能得到一个结果:没有。

 

偷钱在我们家是万万不能的,我妈兜里、包里有多少钱她都是有数的,少一张,倒霉的就是我了,我才不会那么傻的去偷钱。

 

她呢,继续炫耀着她所谓的教育成果,她家的孩子从不偷钱,我呢,渐渐发现她一个毛病,记性不好还爱藏钱。

 

有好几次,我妈神神秘秘问我:枕头套儿最近你动了吗?那个凳子的凳子垫儿,里面你动了吗?

 

这问题好奇怪,我闲着没事动那玩意干嘛?很快我反应过来,藏着的钱找不到了,忘记藏哪了。

 

于是我偷偷地和我妈展开了一场家庭大翻找的运动。反正她已经记不得把钱藏到了哪里,就算我找到了她也不会知道,那钱不就成了我的吗?

 

翻找运动当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开展,晚上我装模作样温习功课,等她和我爸都睡了,我开始冥思苦想,看着这个家里的一切,思索着钱究竟会藏在哪个角落。不管怎么说先从我的屋子开始,哪乱就朝哪下手,先把书柜全部翻找一遍。

 

这一翻不要紧,在一堆破书破本儿的底下,竟然有一个很久很久的皮包。打开一看,里面都是一些十来年前的单据什么的,认真翻找每一个夹层,竟然在内袋里翻出了一叠钞票。有十块的,五块的,还有角的,一摞儿,对折着放在里面。我小心翼翼拿出来一数,一百多块。这绝对不是我妈藏的钱,哪有这么藏钱的,藏了半天才藏一百多,还有零有整?肯定是皮包不用了,放在里面的钱忘记拿出来了。

 

这可真是意外之财,简直就是天上掉下了金子。

 

我把这钱拿出来放在铅笔盒下面,上面用一层厚纸盖住,再在里面放上笔和小尺、橡皮,装进书包,把那皮包按照原来的样子放回去,钻进被窝兴奋地睡不着。心里盘算着这一百多块能买点什么,可以买我喜欢的那盘磁带了,正版的,还可以买炸鸡腿和烤鱿鱼,我都要馋死了,我妈就是不给我买。不能放学时候买,放学时候买完了一旦撞到他俩下班回来就坏了,中午的时候买,反正他们上班看不到。

 

想啊想啊,久久不能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晨起来很早,眼睛也不敢看父母,胡乱扒一口饭就去上学,走在路上突然心情又沉重起来,妈正在家里找那藏着的钱找得心烦意乱,我竟然意外获得一笔巨款,打算瞒着她。如果我向她坦白,把钱给她,她应该会很开心吧。可很快我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我知道,这钱给了她她是会开心,会表扬我几句,却一分钱也不会给我。好不容易得来的钱可不能这么傻乎乎还回去。

 

可真要花,又开始犹豫起来,不会被发现吧,一旦发现了可真就是偷钱了,会被打死吧。我妈真的忘记那个皮包的存在了吗?还是没有忘,或者她知道里面有这一百多块钱,只是放在那儿?越想越烦,钱就这么放在铅笔盒里一天又一天。

 

终于我想出了办法——主动试探。

 

周末的一天,吃饭的时候,我故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书柜里有一个包儿,是不是不用了?

 

我妈问:什么包儿?

 

我说就那个棕色的长方形的皮包,都破了一角。

 

她说:那破包儿早就不用了,扔了吧。

 

我进一步试探:妈,你那钱,不会放在那个包里吧。

 

结果妈非常肯定地摇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往那个破包里放钱,哪天收拾家要是扔了不坏了,再说,钱都已经找到了。

 

啊,找到了啊。

 

心里的巨石放下了,哈哈,这钱终于是死无对证的一笔了,是被遗忘的赃款。可以放心用了。

 

那应该是我中学时代唯一的一笔,也是数额最巨大的一笔财产,似乎花了很久很久,究竟买了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拿了那笔钱之后我再也没有翻找家里其他地方有没有被遗忘的钱,可能是因为这钱拿起来花起来并不那么轻松,心理负担重得简直叫人几乎快失去了花钱的乐趣。

 

后来我妈还是经常炫耀她家的孩子如何如何地不贪财,不拿钱。

 

不久之后,姥姥家那边儿的孩子出了点儿事儿,一个比我小半年的孩子有一天拉开了我姥姥放钱的抽屉,拿了几十块钱出去玩儿。被他妈拿笤帚打了个半死。姥姥和姥爷非常生气,这事之后就给抽屉上了锁。

 

并且把这事儿告诉了家里的其他亲戚。

 

这孩子包括他的父母很长时间在我姥家那边都抬不起头来。

 

其实我觉得这事儿责任不全在孩子身上,明知道孩子缺钱还不给,不给不要紧,天天弄个抽屉不上锁还往里放钱,还不让孩子惦记。

 

这是干嘛呢?

 

熬鹰呢?

 

挺操蛋的。


周一快乐。


感冒,啊,终于快好了。


对了,你小时候偷过钱吗?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我是山药

            ID:shanyao700

微博:山药700

邮箱:shanyao700@163.com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