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妈妈砍腿的男孩醒来后哭喊着要妈妈,所有在场的人都哭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9 10:57:1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0日凌晨6点,小浩宇苏醒过来,疼得浑身乱颤、躁动不安,哭喊着仍要找妈妈。在那一刻,孩子天真的善良犹如天上的太阳一般闪亮!这一举动,让许多护理人员掉了泪。


与死神赛跑,千里救援大接力,所有人的辛苦都没有白费!



3月9日,本是家住宁夏固原市王洼煤矿家属院小男孩张浩宇充满企盼的日子,因为再有两天,就是他3岁的生日。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企盼来的却是一场人生的噩梦。

上午7时左右,妈妈王某突然精神失常,用菜刀将姥姥砍伤后,径直冲进家中,残忍地拿起手中的菜刀,向自己的身上连砍数刀,将右腿从膝关节处生生砍断。

几十分钟后,民警赶到现场,将倒在血泊中的小浩宇抱上救护车,用塑料袋装上断腿送往武警宁夏总队医院救治。





总队医院医护人员闻令而动,举全院之力组成最精干的医疗团队,专门为小浩宇开辟最快捷的“绿色通道”,采取最有效的措施实施断肢再植,一场无影灯下的生命接力就此展开。



救治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一个家庭



得知小浩宇来自“贫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区,医护人员们更加揪心。多年基层巡诊的经历,让他们深知:这里的许多群众还挣扎在温饱线上,许多刚刚脱贫,又因病返贫。

小浩宇的爸爸在王洼煤矿上班,妈妈没有工作,加上哥哥,全家4口人就靠爸爸一个人的工资维持生活。如今屋漏偏逢连夜雨,小浩宇的不幸遭遇,对这个本以负债累累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救治一名孩子,就是挽救一个家庭”,多年来,总队医院始终秉承这一原则,发起一次次关于肢残儿童的抢救性行动,先后为数千名肢残儿童成功实施了手术,让无数个家庭重获幸福。

如今,面对小浩宇,医护人员们更是不忘初心,下定决心全力救治。





早在1987年,总队医院就为西夏区芦花台乡一名男子成功实施第一例断肢再植手术,填补了当时宁夏临床医学空白。

时隔30年,医护人员们再次面临严峻考验。从肢体离断到再植,只有6到8小时的“黄金时间”,而小浩宇从固原长途奔波400多公里到总队医院,马上就要错过抢救“黄金期”。

时间就是生命,早一分钟,就多一分肢体成活率。12时55分,小浩宇从救护车上抬下,没有经过任何繁杂手续,直接进入手术室。因失血过多,他脸色惨白、手脚冰凉,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已处于危重状态。





此时,由麻醉、急诊、检验等医疗骨干组成的专家组早已做好准备,在院长李晓林指导下兵分三路,分工不分家,同步展开工作:一组负责抗休克治疗,实施麻醉;二组负责对残端肢体神经血管进行解剖;三组负责对近端肢体神经血管进行解剖。

医界有句话:“麻醉医生保命,手术医生治病”,贯穿手术全程的麻醉,对保护小浩宇的生命十分关键。可麻醉组刚一上手就遇到难题:小浩宇只有2岁多,血管非常细,且因失血过多导致血管痉挛、管腔狭窄,给穿刺扎针带来很大难度。





凭着丰富的经验和一颗爱心,护理部护士长聂钰璐先是小心翼翼地给小浩宇建立了静脉通路,为他输入800毫升红细胞悬液和400毫升血浆,让他的血管逐步恢复弹性。随后,又为他进行了动脉穿刺,开始对血压、心率、呼吸等进行监测。

待麻醉完毕,麻醉科主治医师贾肜又为小浩宇做了气管插管,动作轻柔得如同慈母抚背。因为他知道,小孩不是成人的缩小版,只有尽可能动作轻柔,才能避免插管不当引发心跳骤停、喉头水肿等问题。





无影灯下,一切工作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1时50分,抢救、抗休克治疗、麻醉、血管神经解剖、术前准备等工作全部完毕。进入了扣人心弦的断肢再植阶段。



再植一条断肢,就是再造幸福生活



四肢血管损伤中,腘动脉受伤的截肢率最高,再加上小浩宇的腿离断已达6小时,即使手术成功保全了生命,也很难保住右腿。


有人曾奉劝李晓林别做手术,风险太大,让小浩宇的家人去其他医院。看着小浩宇虎头虎脑的样子,看着他的爸爸蹲在墙角里哭泣,身上还落着煤灰,作为宁夏地区及周边显微外科规模最大、技术力量最强的医院院长,他深知小浩宇已经没有转院的机会了,伤口已经超过黄金六小时,再不立即手术恢复血运,只有截肢一种选择了。





在二十多年的临床工作中,他深刻体会到肢体的完整,不仅对人体功能作用重大,更对人的心理健康意义重大,特别是一个不满3岁的幼童人生道路漫长,肢体的残缺,极易诱发严重心理障碍和缺陷。

医生一刀子,病人一辈子。特别是作为军人,面对各方压力,即使手术不成功,也必须全力以赴,用自己精湛的医术,努力让可怜的小浩宇重新站起来,像正常人一样走路,给他再造一个健康、幸福的生活。





手术比想象中的复杂困难,小浩宇身中多刀,尤其是右膝盖部分被砍了7刀,造成许多不规则的创面和部分神经缺损,需要从小腿远端截取神经进行桥接。

为了不给小浩宇的心脏造成过重负担,医护人员没有对他采取俯卧、左侧卧体位,而是采取仰卧式,由助手扶腿的方式实施手术。李晓林只能采取半蹲半坐姿势,仰着头,在胳膊无依托情况下实施血管吻合。





正如骨科主治医师刘飞所说:“显微外科手术最讲究‘快’和‘准’。‘快’,是在最短时间内让缺血肢体进行再灌注,提高肢体成活率;‘准’,就是提高缝合吻合质量,最大程度减少对病人的再伤害”,小浩宇的手术,如同一场与死神赛跑、与病魔斗争的没有硝烟的争夺仗。

2岁幼儿的血管,宛如圆珠笔芯粗细,而且血管壁极薄,稍有不慎就会损坏,而每个血管,都要用比头发还细的缝合线缝合8到10针,这样的手术,简直比绣花还难。





不一会儿,李晓林的额头就冒了汗,配合扶腿骨科医师王伟也是两手酸麻,但他们全然不顾,全力配合为小浩宇手术。

血管、神经、肌腱、关节囊、肌肉和皮肤,都要一一缝合,连李晓林自己都数不过来缝了多少针,但他却深深记得,没有一针是多余的,因为他不想让小浩宇再受一点伤害。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17时30分,经过3个多小时的紧张手术,医护人员以精湛的医术为小浩宇成功实施了手术,让他的断腿又奇迹般地“长”回了腿上。

看到小浩宇恢复血运、颜色红润的右腿,小浩宇的家属和许多医护人员喜极而泣。



挽回一条生命,就是释放无数的正能量



生命无价,人命关天,一时间,小浩宇牵动着无数人的心。网络上、朋友圈里,大家相继转发跟帖,媒体记者也纷纷赶来,都在关注小浩宇的病情。

“作为人民军队医院,既要时刻把人民群众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当好人民群众的守护神,还要为社会传递更多的正能量……”总队医院赵文生政委说,尽管小浩宇已然欠费,但总队医院还是坚持为他用最好的药,上最好的监护措施,就是要千方百计保住他的生命,保住他的腿。

17时45分,小浩宇进入重症监护室。刚刚做完手术的李晓林院长和科室主任梁定顺,顾不得手术劳累,就坚持到ICU病房察看小浩宇的病情。





“肢体越大,术后并发症越多,如果坏死组织入血,毒素会对肾脏造成巨大伤害……”主治医师贾肜介绍,进入重症监护室后,小浩宇仍要度过缺血再灌注损伤、感染、肾功能损伤、电解质紊乱、低蛋白血症、栓塞等难关,治疗难度很大,需要24小时进行监护,意味着护理人员将迎来一个不眠之夜。

“只要能让孩子度过24小时的第一个高危期,我们苦点累点没什么的!”医院护士长张锐说,看到社会各界对小浩宇这样关心,我们更应该多尽一份心。挽回一条生命,就是为社会传递更多的正能量。

10日凌晨6点,小浩宇苏醒过来,疼得浑身乱颤、躁动不安,哭喊着仍要找妈妈。这一举动,让许多护理人员掉了泪。

一夜没合眼的护士潘雅琴、陈兢兢含着眼泪,每隔几分钟就要为小浩宇的脚按摩保持良好血运,还买来玩具,给他讲故事,用最温柔的语言哄着小浩宇,鼓励他尽快度过“高危期”好起来。生命接力,仍在“白衣天使”中继续……

来源:宁夏武警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