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然不知远(二)(people in Suzhou before 18)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9 07:17:3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做不了天才,就去做一棵善于思考的芦苇。)


       后来季知然想,当初那个阅读课上博学的少年,一定是给了她一种错觉。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时常惋惜的想,这么有文化的人,不应该后来每次阅读课上都带着数理化的习题啊。有江湖传言说,陈知远经常在班级强制午睡的时候,以及冬天强制晨跑的时候,以上厕所或者感冒的名义,偷偷带上他亲爱的数理化,行走在教室与图书馆之间。


       2014年的时候,她认为陈知远一定想以后教数学,不然不会每次来图书馆,都带上一大摞草稿纸,好像他每次在纸上写写画画,都能构造出未来的宏伟蓝图一样。


       每次他们都固定的占了靠图书馆空调最远的前后两张桌子,但是彼此各忙各的。有一回陈知远向季知然借橡皮,她不冷不热的看了一眼,还是递了过去。她不能理解,一个会带作业到阅读课上写的人,怎么连自己的东西都忘记带。后来,她习惯性的在笔芯用完的时候去抢陈知远的卡通图案笔芯,直到看见周围空空如也的阅读教室,才伸手去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两只普通的没怎么用过的中性笔。以前陈知远写作业只用铅笔,笔袋里别的颜色的笔都是季知然帮忙消化的。她自己也没有用笔袋的习惯,只把一些零零碎碎的文具放在书包的夹层。仿佛那些和别人一样的,普通而又循规蹈矩的中学生活从来不是她的风格。


      “你的那本无价之宝还在吗?”

       

      “你还记得那个啊,当时我跟你开玩笑的。”


       那时候季知然有不会的数学题,陈知远就把自己用铅笔做过一遍题的草稿本借给季知然看,于是就被季知然发现了草稿本背面的秘密:每一张纸都规规矩矩的,正面是题,反面则是隔绝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宏伟蓝图。他在一张张纸的背面勾勒出世界各地的建筑风格,季知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点了点头,单说那些素描的哥特式建筑,就十分严谨逼真。她又打开自己笔记本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指着上面的四合院告诉陈知远,自己也糊了一点东西。那几年所有人都沉浸在清穿小说的世界里,只有季知然看了那些小说以后,对里面描写的那个时代的主体建筑四合院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你为什么画的不是苏州园林啊。”


       “就是因为长久的生活在这个环境,世界各地的人总说苏州园林多好多好,反而听得多了就对这方面的美学失去了自己的看法。苏州园林是很美啊,但是我对那种对称性的建筑更感兴趣,这就像是一种强迫症,连我每次无聊的时候在本子上画各种堆叠立方体,最后都会把画完的成品修一修,让正方体的长宽高一摸一样。”


       “其实我,挺想学建筑的,但是家里都是医生,怕是他们要让我传承衣钵。”陈知远又顿了顿,“但是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自己的想法了。就像是我一直在这个环境之下,时间久了它于我而言反而失去了吸引力,生命的起点无法改变,终点也未知,但是过程属于我们。”


       “陈知远,你知道选择自己的未来的好处是什么吗?”季知然突然抬头反问到“自己的决定,无论是成功也好,失败也罢,你都不会后悔。在人生各种各样的时候,家里的长辈或许都想干涉子女的决定,他们是很博学,读的书也比我们多,人生经历也比我们丰富,没错。但是他们不生活在这个时代,也不是以我们现在这样的年龄,所以他们的想法,很多时候不适用于我们的未来。”


       所以,你如果走了别人为你选的路,以后就算你挣了很多钱,你也会觉得遗憾。因为你没有为自己去尝试过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这个别人,统称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


       那次见面之后又是两周,季知然突然想起了什么,撕了陈知远草稿本的一个小角写了QQ号递给他。


       陈知远急了:“你差点把我的瑞士雪山给砍了!”


       “没那么夸张吧,哎呀我下次小心点儿就是了。”

 

       “这上面都是我的心血,别人如果弄坏了,得赔一个亿,给你打个折,五千万。”


       “那我的那张纸条你可得留好了,说不定我以后成名了,可以卖五千万。”


       季知然很庆幸当初换了新手机号以后没有告诉陈知远,她在写手机号的那瞬间鬼使神差的留了qq号,逢年过节的祝福,就只用在空间里送个小礼物。感谢QQ空间免去了现实生活中面对面的那些礼尚往来的尴尬,也感谢那个新换的手机号让季知然可以更加坦然的在两年后的高考前,发短信祝久不联系的人一切顺利。生活的有趣之处就在于,在面前放了一堆政治历史资料的时候,一个文科生却跑去用数学的规律背下了一串的电话号码,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她却没有把那串号码存进手机。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