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丰满了,看了好害羞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9 04:31: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001章 小村长
绿皮车驶离老旧的站台,哐切哐切的声音悠扬而深远。

提着旅行包的王强情绪低落地望着远去的火车。

“也许,这一去,将不会再回来了……”

王强心头萦绕着挥不去的愁怅。想着那一抹倩影钻进宝马车时的娇媚,王强忍不住苦笑。

王强是一个孤儿,在福利院长大的他,考上了政法大学。毕业后成为一个普通公务员。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

王强对自己的人生很满意,对自己的女朋友很珍惜。不过,现实却很打脸。

谈了一年的女朋友,突然有一天回到他们租住的地方说她怀孕了。

王强还没有来得及惊喜,女朋友的一句话却让王强呆立在当场。

“别自作多情了,孩子不是你的。是我干爹的。我干爹的车在楼下,我来拿东西的……”

就这样,相处了一年的女朋友带着一些零碎的东西,上了一辆宝马车,扬长而去。

现实的打脸,让王强情绪非常低落,他不愿意再待在这座城市,他想逃的远远的。最后,他得到一个前往大槐树村当村官的名额。

如今的村官,很大程度上是一个渡金的过程,很多有背景的人都盯着,名额非常紧张。像王强这种即没背景又没钱的人,本来是很难得到名额的。

只是因为这个大槐树村没有人愿意去,这才落在了他的身上。

大槐树村,位于十万大山之中,距离最近的城市是柳州,在柳州坐上运木头的绿皮车,两天后能够到达一个名为‘聚山’的小车站。

这是一个货运站,原属柳州林业局,但随着造林运动的开展,这里的木材砍伐已经完全停止。原本每天一趟的运货列车,也改为半月一趟。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小货运站,是大槐树村以及十万大山里的八村十三寨数万山民唯一出山的交通工具,这个小货运站早就停运了。

到达‘聚山’小车站,还要再走一周的山路,才能够到达大槐树村。

王强这是第一次来这里,因为送信比较困难,王强甚至于都不知道自己被派下来的消息,大槐树的人有没有听说。所以,前往大槐树村,只能靠他自己。好在,有导航系统,还有简单的地图,王强道是敢自己上路。

为了路上应付各种突发的病症,王强到车站旁的诊所里,买了五百多块钱的药。

之后,王强又买了些铅笔橡皮之类的文具以及布料还有糖果。算是给村民们的见面礼。

然后王强又准备了些干粮放在旅行包里面,按照地图以及导航所示,背起厚重的包包,朝大槐树村方向走进。

一路艰辛,好在有着一条碎石铺的山路,尽管蜿蜒曲折,狭窄处仅过两人,但却不至于迷路。

经过三天的缓慢前行,王强来到了一个山路拐角处。

与来路不同,走过这拐角处,就可以看到一道三四米宽的沿着河床铺就的碎石土路。根据地图以及导航显示,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就可以到达大槐树村了。

此时天色已晚,夕阳的余辉已经渐渐隐去,找到一处避风位置的王强,正准备吃点干粮睡觉,却听到风中隐隐传来断断续续的呼救声。

王强将包包放好,顺着呼救声悄悄潜了过去,绕过一块巨岩,他看到一个女人正在奋力挣扎,一个身穿兽皮衣服,脸涂的漆黑的男人,正解着裤腰带想要施暴。

王强二话没说,抓起身边一块石头就砸了过去。那男人吃痛,惊叫一声,抓起柴刀转身朝王强扑了过来。

王强转身就跑,那男人速度很快,紧追不舍。实在跑不过那男人的王强,一猛子扎进旁边的河水里面。王强的水性相当好,他相信那家伙如果敢跳进河水里,他有把握让他吃不了兜着走。那男人道是也跟着跳进河水里面,可是连呛了几口水后,慌忙爬到岸边,骂骂咧咧的走了。

直到那男人的身影消失,王强才从河水里游出来,刚一出水,就打了一个冷颤。虽然已经五月多,但山里依然有些冷。王强正准备往那女人的位置跑,却远远看见那女人朝他跑了过来。

看到王强从水里爬出来,那女人长出了口气:“大……大兄弟……你……你没伤着吧!”

王强摇了摇头,随口问女人是哪里人,怎么会在这里,却被女人的回答给惊住了。

“俺叫苗大花,是大槐树村的妇女主任。俺来这是在这等城里给俺们村派来的新村长。”

王强走了四天的路,可以说是艰难非常,脚都起泡了。很多次都想放弃,但一想到那座城市,那个人,他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大槐树村派来接自己的人。

苗大花是赶着驴车来的,所以,接下来的路,王强就可以不用走了。

“我叫王强,就是你要来接的,大槐树村的新任村长。”

王强见女人有些不相信,连忙跑回到自己放包的地方,拿出自己的证明信。

苗大花认识的字不多,但却看懂了上面的印章,认可了王强的身份。

苗大花今年才二十一岁,比王强还要小一岁。不过山里人,早早成亲,却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只不过她的命挺苦,男人上山采药,被山狼拖进狼窝,找到的时候就剩下一副骨架了。

两个孩子下河洗澡,被水蛇咬了,还没送到村里唯一的大夫那里,就已经断了气了。

老村长看她可怜,就让她当了村里的任妇女主任。是村里除了老村长,书记之外唯一的官员了。

本来按理说出山接人,应该书记带人来接的。可是书记却突然摔断了腿,只能由她顶上。

好在她跟着以前死去的男人出过山卖过药材,认识道。只是赶驴车而来,也只能到这里了。再往前去,驴车不能走。所以,她赶到这时的时候,就在这里等着。

却不曾想,竟然会被坏人袭击。

据苗大花所说,这里自从老村长进山后,就没有土匪山贼了,却没想到竟然……

夜沉沉如水,远天上点点星辰散发着清冷的光芒,两人在一块避风的巨大岩石中间把车停了。拴好驴,又喂了豆料,这才点起火。一来防野兽夜袭,一来保暖。

王强从水里出来,虽然换了套干的衣服,但在面对山里的冷风时,也着实是有点抗不住。

苗大花道是提前准备了棉袄,可她只准备了自己的,却忘记准备王强的了。

“王村长,到被子……被子里暖和……暖和吧,你这样……这样……要……要着凉的。”

苗大花看到王强翻旅行包,把自己所有能穿的衣服都套上,就这还依然冷的打颤,红着脸掀开了被子。

王强摇了摇头,拿起干柴挑了挑火塘里的火,让火更旺些,以驱除寒意。

虽然他很想裹在被子里,可……

苗大花见王强没有动,想了想,抱着被子递给王强:“王……王村长……俺……俺们山里人惯了,不怕冷。你盖着吧……”

王强连忙推辞,苗大花硬要推给他,如此推拒再三,王强最终决定与苗大花钻同一个被窝。

山里这么冷,无论是他还是苗大花,万一生病了,可就麻烦了。尽管有药,但还是不要生病的好。

“王……王村长,你……你不脱衣服吗?”苗大花羞赧地低下头:“不脱衣服很容易生病……”

苗大花已经将她的花棉袄与裤子脱了,穿着一套灰色的秋衣秋裤,也许是因为衣服有点小,显得苗大花的身材曲线更加诱人。

非礼勿视,王强有些尴尬地扭过头,虽然钻进了被窝,却终是没有脱去衣裤。

折腾了一路,夜深人静,鼻间萦绕着女人特有的体香,耳边听着山间穿梭的清风,偶尔夹杂着一两声狼嚎,王强很快便沉沉睡去。

因为穿着几层衣服睡的,一夜就没有暖和过,第二天,王强终于还是病了。

好在带了药物,吃了药算是好一些。但头重脚轻身软无力,可把苗大花吓坏了,一路上不停地说是自己没有照顾好王强,很是自责。任王强怎么劝都没用。

第二夜,两人在一个小山洞里住处的,苗大花准备了许多枯柴树叶,又把火塘里烧热的石头塞进去。并再次劝说王强把衣服脱了。

王强不愿意,吃药之后沉沉睡去。

等第二天一大早,王强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紧紧的搂着,脑袋上传来了淡淡温柔的触感,鼻间萦绕着女人淡淡夹杂着汗味的体香。

王强猛地挣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衣服被脱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与衬衫,脑袋紧紧地与苗大花那硕大胸部隔着一层秋衣紧紧相连。

“王……王村长,你醒了……”

苗大花连忙推开王强,发现王强要倒地,生怕摔着他,又连忙拽住王强的手。

可王强毕竟是一个一百五六十斤的大汉,苗大花一个没拉住,整个人扑到了王强的身上。
第002章 舒爽的感觉
“啊……”

苗大花猛地弹起来,脸红红的看了王强一眼,结结巴巴地说了句出去喂驴,匆匆穿上衣服往外跑。

刚刚扑到王强身上时,她的手不小心按在了王强那隐晦的所在。

作为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苗大花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男人死了有三年了,突然摸到另一个男人的东西,苗大花的心几乎要从嘴里面跳出来了。

昨夜抱着王强一夜,两人几乎算是肌肤相亲,但苗大花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只是想着让王强能暖和一些,病早点好。老村长待她不薄,交给她这么一个任务,千万不能办砸了。

可是刚刚那一碰,感受到上面传来的强大力量,苗大花心头酥了。脸红的像熟透了的山柿子,只能以喂驴为借口匆匆避开王强。

王强自己也非常的尴尬,男人早上因为生理的原因,一般都会硬硬的,被个女人一摸,差一点就控制不住。

一路上两人都很尴尬,有意识地不说话。不过每到晚上,苗大花总会让王强脱光衣服,搂着她的身子睡。开始王强还拒绝,可苗大花总会趁他睡着脱他的衣服。

折腾几次之后,王强也只好接受苗大花的好意。

大槐树村,位于十万大山之中,唯一一条出山的山路,还是当年进山剿匪的军人们为他们开凿的。

这条山路蜿蜒曲折穿山过河,虽然不太好走,却总是一条出山的道。

老书记名叫赵得胜,是当年剿匪时留在大槐树村的军人。

曾经的十五岁少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了。

大槐树村村口有一株三人合抱粗的巨大槐树,这棵槐树长多久已经没有人知道了。每年五月份,这槐花的香味就会弥漫整个村庄。

没粮吃的年月,槐花救了不少的人命,所以这大槐树,也是村里面的宝树。

赵得胜捏着烟袋杆子,叭唧叭唧地嘬了两口,觉得没味,又在鞋底磕了磕。这时书记黄麻子凑上来说道:“老村长,这苗大花怎么还没到啊,会不会出了啥事啊!”

“出个屁的事!”赵得胜朝黄麻子吼了一句:“她一个女人出山接人,你能不能盼着点好!”

“老村长,俺是要去接的,可你看俺这腿不争气不是……要俺说啊,这人能不能来还不一定呢?谁愿意来咱这穷山沟沟。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老那样思想觉悟高啊……”

黄麻子本名黄二,因为脸上长满麻子,所了就有个外号黄麻子。

黄姓是大槐树村里的大姓,大槐树村有一千多户人家,黄姓就占了四百多户。这次民主选举书记,黄二得黄姓的支持,成功当选。

不过黄二这人一向风评不怎么好,年轻时偷鸡摸狗踹寡妇门的事可没少干。只是赵得胜无法干涉选举结果,但对黄二也没什么好脸色。

老村长年纪太大了,很多工作都力不从心,连年打报告上去,让镇里给派一位新村长,可都没有人下来。

黄二当选书记后,就想着老村长退休,他顶上去,村长书记一手担。却没想到竟然有人要下来。

黄二自然不高兴,让他去接,他故意说自己的腿伤着了,让苗大花一个女人出山接人。接不到最好,如果接到了,他就准备让这个新来的村长看看黄家人的力量。看看民心向背。

这次迎接,黄二把黄姓族人叫了一多半,老老少少的来了几百口子,准备给新村长一个下马威。

“得、得、得、吁吁……”

驴车摇摇晃晃从远而近,行至大槐树前,苗大花勒停了驴,麻利地从车上跳下来:“老村长,俺把新村长给接来了……”

这一路得苗大花细心照顾,王强病已经完全好了。从驴车上跳下来,看着村口人山人海,不由地心绪难平。

在城市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连女朋友都守不住。因为没有什么背景更没用钱,他在同事中也是比较被人看不上眼的那一个。

可是,从遇到苗大花那一刻起,他感受到了对方那种发自内心的尊重。再看这村口迎接自己的那么多人,王强感觉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王强同志,我叫赵得胜,大槐树村的老村长。我代表全村,欢迎你的到来,大家鼓掌。”

雷鸣般的掌声过后,赵得胜给王强介绍:“这是黄二,大槐树村的书记。苗大花你认识了,村里的妇女主任。这个是刘二狗,一队的生产队长。王力,你本家,二队的生产队长。三队的生产队长一直是我兼任的……”

王强一一跟他们打招呼,介绍完毕,赵得胜正准备让大家散了,先回村委会。黄二这时轻咳一声说道:“老村长,你来的时候可是给咱们大槐树村带了大礼的。这新村长来不知道带了什么大礼……”

黄二这么一说,那些黄姓族人开始起哄。

“是啊,老村长来,不只是给咱们山里人开了出山的道,还把那些为害咱们的土匪给灭了……”

“不止呢,老村长还教咱们村娃娃认字。”

“就是,就是,新村长来,总要表示表示吧……”

“不会是光着手来咱们大槐树的吧……”

……

赵得胜脸沉了下来,能够来这穷山沟沟的人,绝对不会有什么背景有什么钱。这黄二开口就说‘礼’,显然是有意为难对方。

赵得胜之所以坚持让上面派村长下来,就是因为他看到大槐树村开始渐渐形成的宗族团体。

如果换作以往,黄二这种品性差的人,是不可能成为书记的。可现在……

一想到老一辈革命者用无数的鲜血与牺牲,终于打破了封建的牢笼,却因为基层组织涣散的原因,渐渐失去了对基层的掌控,老村长就无法安心的退休。

终于,有人愿意下来了。无论来的是什么人,总好过让黄二当上这个村长。

也因为这个原因,黄二对新来的村长表现的很有敌意。

这个礼,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赵得胜刚要开口喝叱黄二,王强这时笑着说道:“礼物我带的不多,都是些铅笔橡皮还有糖……”

王强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大群孩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他们才不管大人们是什么心思,他们知道,铅笔、橡皮与糖代表了什么。

当孩子们冲到王强的身前抬着手要铅笔橡皮与糖的时候,那些黄姓族人都不说话了。

这些孩子大部分是他们那一姓的,王强将铅笔橡皮与糖递给他们的孩子,如果再说什么,那可就真的没脸没皮了。

村委会就在赵得胜住的院子里,那是两进三开泥木结构的房子,只有地基位置加了石墙。

老村长一生未娶,后来过继了一个孤女作孙女,名叫赵丫,今年十七岁。

简单的吃了一顿饭,黄二与那两个生产队队长走了,赵德胜把王强带进他住的地方小声的交待着大槐树村的情况。

大槐树村是八村十三寨里第一大村子。也是通往山外最近的村子。

大槐树村可以说是整个八村十三寒的经济中心,单纯从经济方面来说情况还算是可以的。

“王强同志,我希望你明白相信群众,发动群众的重要性。还有,党的组织需要重新建立起来,作为新的村长,你还要带领全村人走向致富的道路。你身上的担子很重啊……”

说到这里,赵得胜忍不出发出剧烈的咳嗽,好一会才平复下来:“我的身子不行了,也不知道哪天就倒了。但只要我还活着,黄二就不敢乱来。你放心大胆的做……”

王强沉沉地点了点头,他也是党员,对于现在的党员,他也只能呵呵。因为他入党,也是投机的,并非他有多么高的信仰。

可是看到这个老村长,王强由衷的敬佩。

“走,我带你村头村尾去看看,了解一下村里的情况,以方便你开展工作!顺便把你住的地方落实下来。”

老村长带着王强从村头往村尾走,一路上介绍着大槐树村的各种情况,人物风情。老村长说话带着很浓的政治风格,这一点王强理解。

毕竟是那个时代的人,而且还在这个村里干了那么多年,一直没离开。估计死了也在这里了。

“王强同志,我们党之所以能够有今天,靠的就是组织。你是新任的村长,大槐树村的党组织已经变混了。需要重新净化。我的身体不行了,撑不起来了。以后要靠你了……”

当王强听到‘净化’两个字的时候,先是愣了愣,再看赵得胜,只见赵得胜一脸神圣的表情,看着远天的骄阳缓缓地抬起手,敬了一个礼。

王强不明白赵得胜是什么样的心理,但他知道,这个老党员,信仰一生从未改变的老村长,此时已经像是在交待后事一般的告诉他问题的所在了。

中午那顿饭被黄二以各种理由灌了不少的酒。酒是村民自酿的果子酒,虽然酒精浓度不高,可是却涨尿。

跟着老村长从村头走到村尾后,尿涨的不行了。有心问老村长哪里有厕所,可看老村长那虔诚的样子,王强也不忍心打扰他。

看到不远去有一个柴禾堆,王强连忙跑过去,本想着趁着没人在柴禾堆角落里解决。可一转过柴禾堆,却发现旁边有个类似于厕所的废土墙圈圈。

土墙圈圈中间用柴禾分隔,门前未写男女。王强也顾不了许多拉开拉链对着柴禾就开喷。

“哦……”

憋了那么久,终于得到释放,王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种舒爽的感觉着实是难以形容。

尿液划过一道亮丽的痕迹撞击到柴禾上,王强的舒爽劲还没有过去就听到了一声尖叫。

“啊!”

尖叫声从柴禾墙对面传来,接着就听到一连串的大骂声。

女人的骂声连续不断,各种各样污七八糟的词飞翔在空中,骂了足足超过一分钟,就没有重样的。着实是让王强开了眼界。
第003章 兴奋的尴尬
不过,王强也从女人花样百出的骂语中弄清楚了怎么回事。

原来刚刚自己尿尿的时候对着柴禾墙。可那柴禾墙可不是砖墙土墙,上面都是木棍树枝编制的,虽然隔了一些草席,但是草席时间久了也会有些小洞。

王强这一尿,水喷到了木头树枝上面,顿时那些树枝木棍将一股尿迸溅分散成了如雾雨似得,就好比机关枪变成了散弹枪一样,溅到了对面正在小解的女人身上一点。

王强觉得应该只有那么一点点……当然他信心不足……

弄清楚事情真相,王强尴尬异常,拉好拉链准备往回走,刚一出门,就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正一边束着带子,一边骂骂咧咧地出来。

看到王强,女人停了骂语,迟疑下问道:“王村长,里面还有人吗?”

王强尴尬地摇了摇头,那女人脸色一寒,冲上前来,一把抓住王强的衣服凶巴巴地吼道:“王村长,原来是你射的尿!”

“我……我不是有意的!”

王强心中歉意非常,连声道歉,表示自己真的不是有意为之。女人却步步近逼,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哼!不是有意?俺看你就是故意的!你是不是偷偷跟着过来,想要偷看俺!”

女人说到这时,故意挺了挺胸前那几坨肉,很是自豪地说道:“是男人都想偷看俺……你是男人不……”

王强被眼前这个女人的大胆与直白弄的尴尬非常,想要让开,却被那女人拉着。直到老村长的叫声传来,那女人才妖娆地笑着松开王强。

王强连忙跑过去,耳边隐隐约约地传来一句话:“晚上到村西头第一家,给你留门。不来俺就告诉老村长……”

王强头都大了,老村长看王强从柴禾垛后面跑出来,猜出他可能去方便去了,也没有多问。带着王强往村西头走去。

“前面是娟子的家,姓杜。娟子家是咱们村里唯一的杂货辅。娟子男人死的早,总有些不三不四的男的撩持她。不过娟子性格泼辣,寻常人不敢招惹……黄二有一次得罪她,被堵在家里骂了三天……”

老村长说到这时笑了,王强却根本没听进去。因为那女人说了让他晚上到村西头第一家,这岂不是娟子家?这下麻烦可大了!

王强心不在焉地应着老村长的话,眼睛则打量着眼前这间用泥土与茅草搭建成的三进五间带院子的房子。

院子是用柴木扎成的篱笆,一米多高,一眼就能够看到院子里的一切。

院子里此时正站着一个女人,上身穿碎花夹袄,xia身穿黑色毛呢裤子,脚上却出奇的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身材玲珑,尤其是毛呢裤子包裹的臀部,庞大而圆润,让人一看就不由地想入非非。

穿的衣服以及那长发像极了刚刚在厕所无意间得罪的女人,只是不知道样子是不是也一样……

王强的心跳不由地加速,老村长推开柴门走进去招呼道:“娟子,晾衣服呢!”

“啊!老村长啊!哪阵香风把你老给吹来哩,快快,屋里坐。”

女人转过身来,王强一看女人的样子,脸色一下子变了,果然就是厕所里得罪的女人。

杜鹃留着一头秀雅的长发,直达腰部,正应了那句‘长发及腰,美丽妖娆’的古话。

长发用一水晶蝴蝶发夹夹住,别至耳后的长发将她那张嫩白的瓜子脸完美的展现出来。

鼻子小巧,微微的香汗在夕阳的余辉中闪动着晶莹的光。

尤其是那双眼睛,妖娆中夹杂着倔强,一看就不是好招惹的主。

见王强尴尬地低下头,杜鹃撇了王强一眼让着老村长进屋。

“这晚了还洗衣服啊,晾不干了,露一夜跟没洗一样……”老村长坐下后介绍道:“咱们村的新村长王强同志。杜鹃,咱们村的致富能手……”

杜鹃妖娆一笑:“也不知道哪个缺德兔,弄了俺一裤子水,不洗摆在那也不是法子。”

说这话的时候,杜鹃还有意无意地扫了王强一眼,然后给老村长点了老烟:“老村长你寒碜

俺,俺哪算什么致富能手哩……”

王强看得出,这院子虽然与村里其它的院子相差不大,但是屋里的摆设却偏现代一些。甚至于还有一台小小的收音机。只是不知道在这大山里是不是还能接听到电台的信号。

“全靠你哟,这八村十三寨弄来的药材,皮毛都由你这中转,多少人家里可是靠着你哟!”

老村长叭唧叭唧地抽着旱烟。

王强这时轻咳一声:“我叫王强,村里新来的,很多地方不懂,有冒犯的地方,你别见怪。”

王强这话隐隐地向杜鹃道歉,不过杜鹃显然不怎么领情。

“哟,这话怎么说的,俺一个死了男人的女人,哪里敢说什么见怪的话。王村长,你可是别这么说……”

“是这……”老村长见两人之间不冷不淡的,插话说道:“娟子,你也知道王村长是城里来的。咱们村太落后,能沾点城里味的,也就你这。我想让王村长住在你这,你看……”

“啊!不行!”

还没等杜鹃说话,王强首先反对道:“老村长,我怎么能住在这呢?瓜田李下的。再说了,村委会又不是没地方住,我就住在村委会办公室里面好了。”

老村长摇了摇头,拉着王强走出院子,然后低声说道:“鹃子在八村十三寨都有影响力的。要不然单凭她一个死了男人的女人,也不敢堵着黄二的家门骂。你住在她这,没事帮着干点活什么的,只要能取得她的支持,你以后的工作就好开展的多了。”

“老村长,工作方面以后再说。你说她一个女人,我一个男人,住在这里怕是有人说闲话。这不利于工作吧……”

王强没想到,这话一说完,老村长就呵呵笑了起来:“你啊,多想啦……这有什么,鹃子家三天两头有男人过来住,也没见什么人说什么闲话……”

经老村长一解释,王强才明白。这杜鹃以前是十三寨头人的女儿,嫁到大槐树村,丈夫出山送药材被落石给砸死了。这杜鹃就一直住在大槐树村。

后来经十三寨头人牵了个头,十三寨的药材,皮毛等山货都由杜鹃这里中转。杜鹃也靠着这个成为村里首富。

不过,在这十万大山中,首富也就那个样子,无非是多点肉食,多点现代化的日常生活用品而已。

八村十三寨的人三天两头来送各种山货,要集齐一定量的山货,由头人派的人一起运出山去。所以杜鹃这里三天两头的有男人过来。因为过来再回已经夜了,往往就会在这里睡下。

杜鹃的房子足够大,三进五间,两间放货,一间住着杜鹃还有她的杂货铺。另两间就是给八村十三寨过来送山货的人住的。

“你不要多想,鹃子人虽然泼辣难相处,但心眼不坏……”老村长拍了拍王强的肩膀:“我先回村委会,你与鹃子认识认识,回头再去村委会……”

老村长进去与杜鹃说了几句之后,转身就走了。杜鹃笑着把老村长送出门。

王强呆呆地站在院子里,站在门口的杜鹃那有些夸张的身子充满了诱惑力。人长的漂亮,胸与屁股更是夸张,如果在城市里,杜鹃足以让无数男人为之流口水。

等杜鹃转过身,王强连忙伸出手去,歉意道:“那个,杜大姐,在厕所那我真不是故意的。我……”

“老村长说,你可是城里人,住大高楼,吃肉肉,坐香油车车,咋就愿意到俺们这穷沟沟哩?”

杜鹃没有理王强的道歉,一边抖着挂在绳子上的裤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也没啥,想来就来了。”

王强想起跟着她干爹走的女朋友,苦笑了笑。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还有纯朴的人。也许,这才应该是自己这个无牵无挂的人应该来的地方吧。

“进屋吧……”

杜鹃又拍了拍挂在绳子上的裤子,卟哧一笑:“那么硬,把柴禾都呲个洞,俺屁股都疼着哩……”

王强更是尴尬,但杜鹃说的那么露白,却也让王强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再看杜鹃,那扭动的玉臀像是在发出某种诱惑一般。

“俺正说给你留门哩……没想到老村长把你安排到俺这哩……呐,你就住这屋……”

屋里很简单,一个土坑,还有一个老旧的柜子,一张桌子。不过,屋里很干净,显然杜鹃经常打扫。

“楞着干啥哩,到这坐,别客气。尿都尿俺屁股上了,俺就是你的人了噻,还客气啥子嘛……”

杜鹃说了一句,到了她住的房里,一会端了一个竹盘盘,上面放着几颗山桃。看到王强依然愣愣地站在那里,走到他面前伸手一推,把他推坐在土炕上。

“山里人,也没啥好吃的,你这折腾一路,要好好休息。我给你烧锅热水,烫烫脚……”

王强脑子有些当机,他不知道这个杜鹃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想想以前的女朋友,自己几乎把她当神仙贡着了,可是呢……

而这个杜鹃,虽然王强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可她能如此对王强,却也让王强心里感动。

杜鹃用木盆打来水放在王强的脚下,伸手去脱王强的鞋子,王强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避开。

“杜大姐……”

“叫俺小娟,鹃子也行……”

杜鹃硬扯过王强的脚:“俺男人死的早,连房都没圆。俺这屁股这多年就被你给呲到了。这是命……俺认命。今后俺这屁股就是你的,想咋弄就咋弄。”

水漫过了脚,微烫感觉让王强不由地想抽回脚,却被杜鹃硬拉了下来:“缩啥哩,就要烫烫才好。晚上俺再给你用果子酒揉揉,保你不疼,舒舒坦坦……”
第004章 女人的小嘴
“那个……你……我……谢谢你……”

王强穿好鞋子,也不好意思说啥,只能道谢。

“那啥,俺做好菜等你。记得回来俺这困觉……”

看到王强走出院门,杜鹃连忙从里屋冲出来,见王强停下脚步,杜鹃伸手顺了顺长发俏生生地道:“俺相中你哩,就要跟你困觉,你不来,俺就到老村长那找你,在老村长那跟你困觉……”

山里女人的直白与大胆,王强算是见识了。相比起城市里女人玩一夜情的暧昧与露骨,山里人的这种直白,却显得那么的纯净。

杜鹃说要跟王强睡觉,王强觉不出一点的淫意。但是如果城里女人给他发一个‘约’字,王强就会有种强烈的冲动。

因为王强知道,杜鹃说的要跟他困觉,是跟定了他的意思。而城里女人的一个‘约’字,却只是想要解决生理的欲望而已。

突然之间,王强觉得这个女人很好。也许自己应该得到这个女人。

王强猛地转身来,冲到杜鹃的身边,一把将她抱起,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杜鹃的房里,将她扔在了土炕之上,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

杜鹃咯咯地笑,抓住男人的手,将它放在自己的胸前:“俺都说哩,是男人都想偷看俺,都想跟俺困觉。你也想跟俺困觉是不是哩?”

“是,我现在就要你,要你的一切!”

王强红着眼睛紧盯着咯咯笑的杜鹃,这个女人美的让人忍不住。

王强的手也有些不老实了,毕竟他也是个男人,怎么可能抵挡过这种致命的诱惑呢,所以他乱摸了起来……

“别急哩,晚上来,俺都给你哩……”

话是这么说,杜鹃却趴在王强的身上,用胸部蹭了蹭王强的胸膛,那简直就是摆上台面的诱惑啊!当然王强也不可能会被那么容易打败。

激动的心情渐渐过去,王强从杜鹃的身子上起来。虽然没有真正发泄欲望,却也让王强刚刚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得到了满足。

看着衣衫有些凌乱的杜鹃,站起来的王强又扑了下去,照着杜鹃的嘴就亲下了去:“等我……”

“俺今晚洗白白,等你困觉!”杜鹃一边整理着衣裤一边朝走到门边的王强说道:“俺屁股又大又白,就像城里人吃的刚出锅的馒头哩……”

“你这妖精!”

王强好笑地说了句,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不能再跟这妖精说话了,要不然非得现在就将她正法了不可。

“俺就是妖精,俺爹说哩,俺男人就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八村十三寨都信服地英雄。俺看你就是英雄……”

都走到院门口的王强又不由地停下脚步。

他很奇怪为什么杜鹃会这么对自己,要说帅,也帅不到哪去,至于别的,也没啥出彩的。就杜鹃那模样与身材还有身份,怎么会看得上自己呢?

模样身材不说,这杜鹃可是十三寨主人的女儿,要是换在城里,怎么也算是官二代啊。怎么就看上自己了呢?

“我哪里是英雄了?”王强走回来盯着杜鹃问。

“尿个尿都能呲破柴禾洞,还不是英雄哩!俺爹说哩,英雄就要有男子汉的气概。俺就想哩,你尿个尿都能把柴禾墙呲个洞,就一定是男子汉哩。”

“呃……”

王强没有想到杜鹃的回答这么简单,不过没关系。既然她这么认为,就让她这么认为好了。

“等我回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男子汉!”

“要不要屁股洗白白哩?”

杜鹃探着脸咯咯地笑,就像是一只得意的百灵鸟。

“到时一起洗!”

王强被杜鹃说的性起,伸手把杜鹃搂在怀里,大手更是不安分放在那挺翘的屁股上。弹性十足,圆润无比,真是一个尤物。

“啪啪啪”

连拍了三巴掌,宣誓主权之后,王强转身离开了。他真不能再待这里了。要不然真的会走不出这个院门的。

山村的道路由碎石与泥土混合而成,前两天刚下了雨,河水都涨了不少,坑洼处还多有泥泞。

王强顺着这条泥泞的道路一直往村委会走。

村委会在村东南角,王强没有按原路返回。好在村里许多人都认识了这个新来的村长,他问道时也热心的指路。道也不用担心会找不到路。

想着杜鹃的妖娆,王强的脚步不由地加快。

突然巷子里面冲出几个,一直往河边跑,一边跑一边还喊:“那女人哩,咋就想不开哩,跳啥河嘛,可怜哟……”

“奏是说哟,下山的河子,蔓山的岭,这天跳水,不死也半条命哟……”

“他家男人怂的很,瓜娃子的堂客也是苦命人哩……”

“奏是奏是,那小翠可是美的很胸部那大,床上定是厉害的很,可惜了哟……”

“你个骚棒,是不是又看人家洗澡哩,你个老光棍,还真是老不正经噻,就不怕挨打……”

“挨打?谁敢打俺,俺赖他……”

“就你这老棍还赖人家,一脚踢飞你……哈哈……”

……

王强从村民乱七八糟的话语中大致也了解了一些情况。显然一个叫小翠的女人因为什么事情想不开跳河了。

虽然已是五月,可是毕竟是大山里面,水依然是刺骨的寒。在这缺医少药的地方,救上来也可能因为各种寒病感染要了命。

王强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很快便来到清水河边上,几十个村民在那里叽叽喳喳地指指点点,说着闲话。

这个季节,山里男人都进山采草药打猎弄山货,留下来的多是妇孺孩子与老人。这些人却是不敢也没办法进河里救人的。

“谁……谁进去救下俺堂客啊……”

一个中年男子在河边跳着脚,河里的那个女人在扑腾了几下之后,眼看就要沉入河底。

王强顾不上那么多,把衣服裤子一脱,穿着裤衩一个猛子扎进河水里面。

河水清冷刺骨,扎进河水里的王强不由打了个哆嗦,腿上一痛,似乎有抽筋的迹象。

王强连忙用手揉搓腿肚子,感觉好些之后,扎猛子进去搜索沉下去的女人。

好在河水虽深,但却清澈,王强在岸上已经看到女人沉的方位。不一会的功夫,就把女人拖上岸边。

此时女人已经面部青紫肿胀,完全没有了呼吸与心跳。王强顾不上许多,一把将女人的衣服撕开,正准备给女人做胸部按压以及人工呼吸,这时那个在岸上跳着脚的男人却一下子冲过来推开王强,吼道:“你个骚棒,凭啥要碰俺堂客,这是俺堂客……”

“堂你妈!给老子滚开,别耽误老子救人!”

王强火起来,一脚踹开那中年男人,将女人的衣服完全撕开,露出白晃晃傲硕的胸部。王强连忙按压,然后嘴对嘴朝女人嘴里吹气。

“救啥子人嘛!人已经死哩,你再扒人衣服,死了都没脸见祖宗哩!”

“奏是奏是,新村长咋个啥子都不懂哩。看起来登登度度滴,咋个哈戳戳滴!”

“俺看哩,这新村长八成是个瓜娃子,要不哩,咋个会到咱这穷山沟沟哩!”

“你们这群哈匹,新村长救人还救出个错哩?怂娃子只会说别个,刚人跳水时,咋个不见你们跳进去救人噻!”

……

众人七嘴八舌,旁边被王强踹倒的中年男人骂骂咧咧,却也不敢再往前,只是不停地说着所谓的家门不幸,自己堂客被别的男人又摸又亲,他此时已经将唐客给休了,这女人不再是他的堂客,他也不用感到丢脸之类的。

说到后来,旁边的村民实在看不过眼,纷纷骂起那中年男人是怂货,自己堂客跳水了,自己在岸边也不跳进去救。有人更是说出,这中年男人是个天阉,好不容易弄成一家人,却又天天打自己堂客……

那中年男人也是反嘴开骂,谁说他,他就骂谁,东家长西家短的说哪家的堂客背着汉子跟哪家的男人钻柴禾垛。

哪家的男人背着堂客跟哪家的女人钻山沟沟。哪家的男人棍子不争气,找哪家的男人借的种……

如此种种,听的王强脑袋都要炸了,只是救人关头,王强实在不想节外生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王强不停地做着按压胸腔与人工呼吸的动作,女人渐渐的传出微弱的呼吸,并不停地从嘴里涌出水来。

溺水之人已有起色,王强加快的按压胸腔与人口呼吸的动作。

“哇!”

伴随着呕吐与剧烈的咳嗽,躺在地上的女人猛地醒了过来。看到自己光着身子被一个男人按着胸口,女人下意识地想要护住自己的胸口,却被王强给按住。

“别动……”

为了给女人控水,王强一把抱住女人,让他趴伏在自己腿上,然后用力地拍打她的后背。

女人的意识还处在迷糊状态,哇哇吐着水的同时,脑袋不停地左右晃动。时不时的那张小嘴擦着王强双腿中间位置过去。

开始时王强为救人,还没怎么在意。可随着女人意识的恢复,身体有了反应能力。王强焦急的心也渐渐的放了下来。

可这心一放下,下面就感觉不对劲了。一个漂亮女人的小嘴在那个位置不停地蹭来蹭去的,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没有反应。

而随着那根东西的慢慢变大,王强也不好意思再给女人拍后背了。

此时女人的意识已经完全恢复,只是身体还异常的虚弱。王强看到匆匆赶来的苗大花,连忙让她把女人送到安全的地方保暖。

“哇!”

等将女人送走,王强回去穿衣服的时候,人群里面传来阵阵惊呼声。王强转身看众人,众人却眼神闪烁,闭口不言。

只是等李凌走开时,才窃窃私语。

“看到没有,新村长床上一定很厉害哟,哪个女人可以放在下哟!”

“奏是说噻,真给弄进去,疼都疼死哩,哪个女人嫁给他,可是倒了霉哟!”

“你们这些瓜娘们,咋个不懂事噻,女人那东西,连个娃娃都生得出来,难道还放不下噻?要俺说,哪个女人嫁给他,才是一辈子的好事哟……”
.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后继续阅读本文小说!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