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出柜[纯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21 16:08:5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出柜》

安日天


萌萌的小甜文

娱乐圈

【看题目,求不和谐!】




  对于绝大多数追男星的女孩而言,最绝望的莫过于喜欢的明星有了女朋友,这只是第一击,之后的绯闻、通告、热搜、情侣活动,每一次都是暴击,最终以结婚生子告一段落。

  遭受暴击脱粉的并不都是女友粉,也有很多的亲妈粉和事业粉。亲妈粉看不上男星的女朋友,事业粉预见到了热度的大幅度退散,再加上黑粉的花式劝退、路人的无情嘲笑,能不脱粉真的很难。

  有好事者曾经在粉圈中做过匿名统计,询问粉丝能够最能接受什么样的“嫂子”,擅长炒作捆绑的十八线女星高居拒绝的榜首,最后讨论来讨论去,总觉得圈外的低调白富美最为合适。

  但真的有男性找了白富美,粉丝也发现,白富美并不等于不作妖。即使嫂子是不作妖的白富美,依旧会让粉丝大把大把地脱粉。

  于是又有人总结说,粉丝本质上不希望男星找女朋友,什么样的都不希望,路人也开始群嘲,嘲讽粉丝果然是脑残,男星多多少少也是人,叫他们不谈恋爱,未免太过没有人性。

  现阶段娱乐圈男星人气最高的有八位,年龄分布从二十五到三十五,都处在大爷大妈眼中该找个对象结婚生子的阶段,这八位男星颜值、性格、业务能力都十分优秀,两两之间的粉群都曾大规模撕过。早年还有过几位男星共同合作的先例,到后来随着彼此的咖位水涨船高,都到了“王不见王”的地步。

  在这种前提下,恋情曝光对粉群而言,无异于是当头棒喝,除了真资源咖外,没人能够打包票自己粉的明星能过得了恋情曝光这一关。

  黎昊在这前八位中位居前列,他十五岁少年出道,饰演古装正剧中少年皇帝一夜成名,难得的又有一把好嗓子,和一张异常适合大屏幕的脸。

  他是正经的科班出身,背后没有什么资源,但自身情商一直不低,早年拿过电视剧配角的金杯,近年来转战大荧幕,主演的电影票房堆到了三十亿,重量级提名也拿到了几个,是这批男星中最有希望拿奖的那一个。发过的唱片虽然没拿过多少奖,但大众传唱度还不错,连续多年登上了春晚,去国外开演唱会,也能勉强凑个场子。唯一的劣势,在于他今年已经三十二了,这是一个转折点,并非戏路,而是——会不会曝光恋情。

  当红小生大多都有些隐秘的关系,八位小生目前曝光了三个,声势都有明显的下滑。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黎昊,但都抓不到什么把柄,前方跟拍的几个炮姐却察觉出了蛛丝马迹,小群里商量了一番,还是联系了粉圈的大粉,希望能给底下的粉丝们打打预防针。

  粉圈不好混,黎昊的大粉没几个智商不够的,恰逢别家粉丝编造出了一些谣言,黎昊的大粉们一边反击一边趁机虐粉打预防针,暗中筹谋了大半年,做好了万全准备。新年探班时,后援会连同三十八个应援站共同打出横幅“宝贝儿啊,你该找对象了。”

  粉丝们在微博刷起了热搜和话题,大家纷纷抱团哭泣,哭够了又纷纷表示,无论如何,希望黎昊幸福。

  当时的自媒体公众号感叹说,黎昊的粉丝为他创造了最好的公布恋情的机会和环境。

  但一夜之间,所有的风向全都变了,黎昊的后援会发布《致粉丝书》宣布就地解散,上百个应援站、个站、图博、空瓶、资源博全部清空微博、更换了黑色的头像,黎昊一夜之间减粉八百万,#脱粉黎昊#刷上热门第一,相关黑料遍地弥散。而在各大论坛区,黎昊也在一夜之间沦为群嘲对象,各种娱乐圈梗只要与嘲讽黎昊相关,都能有数十万的阅读量。

  代言商纷纷宣布解约,经纪公司代替艺人置顶道歉,黎昊本人一夜之间消失不见。

  这一切的缘由,并非黎昊找了女朋友,甚至他仅剩的一点粉丝,巴不得他找了女朋友。

  黎昊找了男朋友,并且在微博上将他曝光了。



第1章 

  安然那一年二十二岁,他是家里的老幺,也是同辈里最小的一个,整个家族的人对他都十分溺爱,不仅仅因为他的年龄,更因为他出生的缘由。

  安然母亲怀上他那一年,这一代的领头人得了白血病,急需合适的配型,但无论通过什么途径,总是匹配不上。那时安然的母亲意外怀孕,原本不打算要这个孩子,但当时的家主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脐带血的功效,竟然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尚未出生的孩子身上。

  安然的母亲原本坚决反对,但当她看到了病床上饱受折磨的年轻人,咬了咬牙,还是决定生了。

  孩子出生前大家都没有抱多少期望,害怕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却没想到经过检测,血液匹配率极高,这一份脐带血生生救回了一条命。

  安然就这样成了整个安家的掌中宝、眼中星,一路娇养着长大了。

  他读了大学、刚刚毕业,在自家的集团下面挂着个虚职,每日也没有什么正事干,就和一群哥哥姐姐瞎玩儿。

  有一日,一群人又去钱柜唱歌,大家都唱累了,就随意点了些热门歌曲,懒得去唱,直接切了原唱,吃着东西聊着天。

  安然坐在最中间,吃了钱哥递的手剥松子,又吃了金姐给的草莓块儿,满足地眯起眼,脸颊的酒窝若隐若现,金姐看着眼热,抬手戳了戳,换来这小祖宗的一眼斜睨,大家笑作了一团。

  就在这时,系统自动播放了下一首曲子,偏古风的前调让安然抬起了头,正好与歌手的脸打了个照面。

  那是一张星眉剑目的脸,好看得像是从画中缓缓走出来一般,歌手穿着纯白的长衫,手中攥着竹笛,乘舟而行。悠扬的歌声在此时闯入耳畔,伴随着身边一个女孩子的一声“草”。

  安然寻声看了过去,才发现那位小姐姐涨红了脸,眼角也渗出些泪来。他想了想,按下了切换键,直接切到了下一首曲子,却记下了方才那首曲子的名字,准备回家再去听。

  这次散场的时间比往常来得要早一些,那位涨红脸的女孩子是金姐带来的,自然也要由她做些解释。

  原来那位女孩子原本是唱那首歌的明星的粉丝,追星追了足足十年,却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

  “那样的事?究竟是什么事……”安然像是很好奇似的,追问了一句,黄姐脸上却多了几分尴尬,怎么也不愿意告诉他。

  安然也不愿意勉强黄姐,他一贯不是太过强硬的性子,等回了家,找到了那首歌,也看到了歌手的名字——黎昊。

  他通过网络知道了黎昊是什么人,也知道对方因为出柜,已经消失了一个月,算是被娱乐圈彻底封杀了。



第2章 

  安然不太喜欢明星,因为家人从事相关的行业,他更能看得清内里的肮脏不堪。他也不喜欢明星与粉丝之间过于狂热的关系,总觉得仿佛在围观大型传教现场,粉丝的滤镜厚得惨绝人寰,包容度也叹为观止,无论什么错误,仿佛都能被原谅。

  但他从未见过这么惨的明星,粉丝决绝地弃他而去,不带一丝留恋。公开出柜男星,对粉丝的伤害就这么大么?粉丝不是说过,宁愿对方出柜,也不希望对方有女朋友的话么?

  他对这整件事产生了久违的好奇心,开始顺着一个月前的遗迹,去探寻缘由,也第一次了解到了什么叫“信任危机”。

  当粉丝试图理解明星的私人生活,正在努力营造一个公布恋情的好环境的时候,明星却公然出柜,宣布了男性的恋人。

  他背叛了粉丝的信任,也毁了自己的事业,所有相关的代言商受损严重,本人却消失不见了。

  哪怕是一句“对不起”也好,哪怕只是单纯地露个脸、什么也不说也好,但偏偏躲了藏了,实在是叫粉丝伤透了心。

  安然在这单方面的谴责中,反倒觉得,那位明星恐怕也伤透了心,从万丈光芒到万劫不复,只因为他相信粉丝会支持他的决定、容忍他的任性,也不知道是犯了傻,还是被盗了号,还是做出的危机公关。

  在他发布微博后没多久,网络上就出现了他与同性友人大量的亲密照,这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已经被拍到了,才做出的自爆举动。



第3章 

  安然那天晚上听了黎昊所有的歌,看了两部电影,他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好奇心。他浑浑噩噩吃了早饭,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都是黎昊的那张脸,连睡梦中,都进了黎昊的那部电影里,看着他快意江湖、肆意妄为。

  睡醒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几个朋友还是约他出门泡吧,安然靠着靠枕缓了一会儿,发了个消息“不去”。

  金姐特地打了电话过来,打探是不是昨天的插曲扫了兴,安然说了句昨夜没睡好,金姐又是一番劝慰,直到安然说累了,才挂断了电话。

  安然洗了把脸,又拿起了PAD,开始刷黎昊相关的电影,他越看越沉迷,越看越喜欢,几乎忘记了吃饭的时间,后来索性直接投在了家庭影院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

  黎昊的电影他看了足足三天,又转过去看各种歌舞的视频,家里人大多忙碌,他又单独出来住了,因而呆在家里十天不出门,也没人会打扰。

  第十一天,安然揉了揉有些泛疼的脖子,打了一个电话给堂哥。安然的堂哥安鑫手下有国内最大的院线,正在听投资方花式吹嘘电影的质量和前景,手机一响却如临大敌,比了比手指,叫众人不要出声,才接通了电话。

  “安然,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最近钱够花么,有喜欢的明星么?”

  “哥,”安然有一点紧张,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么出格的事,“有个叫黎昊的男明星,你知道他去哪儿了么?”

  “黎昊?”安鑫对这个名字有些眼熟,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哪号人物,“是华宇的人,等会儿我帮你打听一下,你这是想怎么着啊?”

  “想见见他人。”

  “成,让你见。就要个黎昊啊?其他明星要不要,那个王子信最近也很火啊……”

  “我就要黎昊。”

  “行,祖宗,你喜欢我就让你见他。”

  “谢谢哥。”

  “哎哟喂……一家人,说什么谢谢。”

  安鑫与安然又聊了几句,挂了电话,看向对面华宇的总经理。

  “给你上映首周加5%的排片?”

  “这……黎昊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

  “我知道他特殊,你就这么转告他,但凡他还有一点想当明星的愿望,就别错过这个机会,”安鑫索性挑开了话说,“大家都是圈里人,他这次被坑得不清,好歹也为你们公司赚过那么多钱,能拽一把,就拽拽?”

  “您这话说的……成,保证让人过来。”



第4章 

  安然在刷黎昊的脱粉楼,一开始团队还会删一些帖子,到后来懒得翻了,脱粉楼一栋又一栋,有还在上学的高中生,也有进入社会打拼多年的高管,每一个字都仿佛浸透了眼泪。

  帖子从最初的震惊到之后的咒骂,渐渐变成了平静,偶尔有人说了句想念哥哥,立刻会有人将她骂醒。

  安然刷到了第一百页的时候,安鑫打电话过来,说找到了人,问他具体的时间和地点。

  安然想了想,说:“他在哪儿,我去找他吧。”

  安鑫没想到安然会是这么个回答,他叫安然等一会儿,切了静音,问了坐在他面前的人:“你家在哪儿?”

  “锦江家园1-3号。”

  安鑫切回了模式,重复了一遍:“锦江家园1-3号。”

  “下午两点可以么?”安然夹着手机,用平板查了下到这个地址的路程,选了最早的时间,“我想早点见到他。”

  “下午两点啊?”安鑫看向了黎昊,无视对方的摇头,直接回了一句,“可以,当然可以。”

  “那我开车过去,谢谢哥。”

  “谢什么。”

  安鑫挂了电话,顺手把手机扔桌上:“黎大明星,怎么着,不愿意了?”

  黎昊揉了揉太阳穴:“这里离我家,起码三个小时的车程,现在是十二点整。”

  “……你怎么不早说?”



第5章 

  安然吃了闭门羹,他打电话给安鑫,得到了一个对方堵车的回复。安然搜了一下路况信息,从安鑫的公司到这个地址一路畅通,况且,他过来堵车和黎昊不在家,又有什么关系么?

  安然的脑子从来都不笨,他当然想到了安鑫和黎昊是在一起的,两个人或许就在办公室里等着他报地址,没有想到他选了一个这么远的地方。

  安然舒了一口气,他的手里拎着一个有些沉的袋子,袋子里装着很多曾经价值不菲,前几天在闲鱼上包邮送的东西。

  有PB、有杂志、有唱片还有明信片,全都是黎昊的。听说,每一个追星狗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将所有和明星相关的东西搜集好,最好每一样实体上都有他的签名。

  时间有限,安然只搜集了一口袋,他从里面翻出了签字笔,再次确认是有墨水的,拎着口袋在别墅的门口跺脚。

  黎昊第一次见安然,还以为对方是自己的小粉丝,但他又反应过来,小粉丝不可能知道他现在的住处,也不可能在经历那一次风波后,再拎着个大口袋等在他家门口。

  直到身边的安总喊了安然的名字,他才知道这个人,原来就是想见他的那位权贵。

  安然与他设想得很不一样,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安然看起来又乖又干净——安然完全不像一个有能力逼迫华宇做出让步的人,但他偏偏有这个能力。

  黎昊原本已经接受了这场浩劫的磨难,因为清楚无力回天,所以有了离开的想法。

  但当机会递在面前的时候,他又可耻地试图抓一把——他不想像个落水狗一样,在众人的痛骂中被渐渐遗忘。



第6章 

  黎昊签了第十三个签名,对面坐着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安然。

  他怎么也没想到,安然率先捧过来了一口袋的东西,直截了当地说:“能请你签个名么?”

  “……当然可以。”

  于是三人进了房间,在客厅的大茶几上,摊平放了一样又一样东西,连签字笔都递到了面前。

  黎昊开始认命地签名,签着签着,恍惚地找到了些许当明星的感觉。说来也可笑,不过一个多月,黎昊就体会到了从高处坠落到低谷的落差,他曾以为,再也不会有人找他签名了。

  黎昊签了将近二百个签名,终于把最后一张明信片签好了,他舒了口气,眼前却突然多了一杯温水,顺着温水能看到安然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喝点水,休息一下吧。”

  黎昊接过了水,抿了一口,这才发现安鑫已经不在了。

  “我们接下来谈的,不适合叫他听见,我叫他回去了。”

  “嗯?”黎昊发出了一声鼻音,安然的耳垂却红了,他心想,不亏是网友评选出的性感男神,连鼻音都那么撩人。

  “我很喜欢看你的戏,听你的歌,看你在大屏幕上。”安然一本正经地说。

  黎昊握住了水杯,低声地说了一句:“谢谢。”

  “我想让你重新回到屏幕上,”安然从口袋里翻出了最后的一样东西,扔在了桌面上,“签了它,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你的人?”黎昊放下了水杯,他的手指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但还是稳稳地抓起了桌面上的文件夹,“你拿什么条件来换?”

  “我给你最好的资源,帮你洗白现在的差评新闻,你做我的人。”

  “恕我直言,我现在的处境,即便最好的公关公司也无能为力。”

  “我能办得到,”安然拿起了黎昊放下的水杯,低头喝了一口水,“所以你答应我了?”

  “我答应你。”

  “不看看文件?”

  “不必。”

  “那好,合作愉快。”

  安然伸出了手,黎昊也伸出了手,他攥着安然的手,低头吻上了他的手背。

  “我以后,就是你的人。”



第7章 

  有好事者曾经做过调研,花多少钱你愿意和某个明星共度春宵,黎昊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定价的,原因是粉丝大部分都不嘴炮,而是干净利落地点击了举报,直接搞垮了这个调研。

  黎昊也不会去想这个无聊的问题,关于他价值多少钱,他从未想过会有人试图包养他,也从未想过他自己会答应。

  而他答应得并没有什么犹豫——他已经无路可走,唯一的路看似充满泥泞,但也是一条路。

  “你欠了两亿三千万?”安然从文件里抬起了头,盯着黎昊看,“你能告诉我你有多少存款么?”

  “一亿八千万。”黎昊脸有些红,躁的,“包括所有的股票、理财和不动产。”

  “剩下的五千万怎么办?”

  “我退出娱乐圈,这笔账就会抹平了。”

  “你欠的?”

  “我爸的赌债。”

  “你爸现在在哪儿?”

  “车祸,摔成植物人了,在疗养院。”

  “哦。”

  “抱歉。”

  “没什么可抱歉的。”

  安然在那两亿三千万的数字上,用马克笔涂抹了三下,又很不解气地说了一句:“好多钱啊。”

  “是好多钱。”

  “我的零花钱要少一个零头了。”

  “……”黎昊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感觉心情十分复杂。

  “没办法给你买新的房子和车子了。”

  “好……”

  “所以你住我家吧,然后开我的车。”

  “好……”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一般包养的关系都这样的。”

  “……”

  安然噗嗤一声笑了,他看起来和刚刚有些不一样,刚刚说的话,像是在开玩笑似的。

  黎阳调整了心态,但该死的他不知道该调整到哪个方向,他从来都没有试图讨好过谁,他一直都被捧在云端,这是他第一次跌落人间。

  他做好了面对人生最低谷的准备,却没想到会有人试图拽他一把,纵使心怀不轨,纵使关系不堪,但的确有这么个人,在全世界都要抛弃他的时候,伸出了手。

  黎昊记住了他的金主的名字,安然。

  安然带着黎昊去缴清欠款,又带着黎昊去办手续,黎昊一直带着厚实的耳罩,即便这样,也还有小姑娘盯着他的后脑勺看。

  黎昊是华宇的艺人,但经纪约即将到期,公司原本想要同他续约,却出了这件事,不可能再续下去了。

  安然问黎昊有没有熟悉的工作人员,想要带在身边的,黎昊却摇了摇头,说:“全都换新的。”

  “又要好多钱。”

  “抱歉”

  “没关系,你是我的人,我就应该给你花钱。”

  安然开始重金挖人,给黎昊筹备个人工作室,他并不专断,找人前总是与黎昊商量一二,也很认真地听取黎昊的意见。

  黎昊已经住进了安然的别墅里,睡的是客房,安然从来都没进过他的房间。



第8章 

  黎昊从最开始的略带紧张,变得十分自然。他发觉安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用单纯来形容。

  安然总是在早晨八点钟准时起床,坐在餐桌边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但仔细去看,眼里一片迷茫——实际上只是刚刚睡醒,这时候同他说话,他会沉默地抿了一下嘴唇,花费几秒钟消化了内容,再慢吞吞地回答。

  这种迷茫的状态能够持续半个钟头,才会突然恢复正常,有时候安然的头发会翘起来,也会在“恢复正常”之后,再伸手压一压——往往压不下去,就只能去洗手间抹护法精油。

  黎昊有一次实在没忍住,伸出手趁着安然“迷茫期”的时候,帮安然压了压,过了大约十秒钟,才得到了一声软绵绵的“谢谢”。

  但等安然清醒之后,黎昊看着他那清凌凌的眼神,就能克制住想要摸头的欲望了。

  工作室已经基本组建成功,公关公司也联系了行业内最顶尖的一个,安昊划了2000万的公关费,又划了一笔钱作为工作室的活动资金,他花费了一上午,和黎昊的造型师一起挑衣服,合适的就直接打个勾,再刷卡买单。

  黎昊头一次感受到了被包养的感觉,他尽可能委婉地提醒:“用不着那么多……我最近没什么活动”

  “日常穿也好看啊,”安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黎昊,“你那么帅,一定要穿超好看的衣服。”

  “太浪费钱了。”

  “不怕,反正以后你会赚回来的。”

  黎昊突然有些头疼,他索性直白地对安然说:“你要不要看一看各方的评论。”

  “我看过你的六万层的脱粉楼。”

  “……”

  “我知道,你现在处于人生的低谷,”安然仰视着黎昊,一字一句地说,“但我会帮你,重登巅峰。”



第9章 

  重登巅峰么?

  那真是句再诱人不过的话,但黎昊已经三十二岁了,他清楚这句话在娱乐圈并不常见,甚至凤毛麟角。

  大爆之后不容易糊,但一旦糊了之后,就别想再轻易起来,况且他“罪证确凿”,网友很健忘,又很难忘,他们永远都会记得黎昊做过什么。

  安然正在挑选本子,他选中一个本子,就叫工作室的人员打电话去问导演和制片人,一般情况下都对带资进组、塞个人进去表示欢迎,但问清楚了塞的人是谁,要么踌躇不决,要么挂断了电话。

  安然当然可以强行逼迫剧组用黎昊,但他更喜欢好好商量,不爱以权压人。

  剧本暂时压了下去,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时尚晚宴季,安然作为VVIP会员手里接了一堆邀请,他让助理群回了邮件,哪家能让黎昊陪同他一起去,他就去哪家。时尚圈一贯跪得比较厉害,也非常腥风血雨爱炒话题,安然的手上接收到一沓邀请函,都工工整整地把黎昊的名字写到了旁边。

  黎昊出柜是发布了一条微博,微博的内容很简短,就一行字。

  这是我男朋友,@SCLWC

  SCLWC的账号也很普通,就是一个正常大学生模样的账号,被艾特后没过几分钟就清空了微博,并更改了账户名。

  安然没有问黎昊这条微博是不是他发的,也没有问那个人是不是他男朋友,他们有没有分手。

  那些都是黎昊的个人隐私,他尊重明星的私密空间。

  但他们一起出席时尚活动,总要有个关系。

  安然想了想,叮嘱底下人,就说,黎昊是他的人。

  黎昊在出柜风波后的第四十五天,跟安然一起踏上了时尚晚宴的红毯,压轴入场。时尚晚宴的官博之前有预热过会有特殊嘉宾来临,加上采用了极为热门的直播模式,网络关注度极高。

  当黎昊那张极有辨识度的脸出现在镜头中,弹幕直播都暂停了一瞬,随机疯狂地刷了起来,从怀疑到震惊,到反应过来的各方辱骂,沉寂许久的黎昊的原粉现黑号,也重新开始刷新,论坛首页直接被屠版了。

  安然趁机刷了一眼手机,才从车里下来,又极为自然地挽上了黎昊的手腕。

  安然长得很好,他很少参加类似的场合,但也并不陌生,娱乐媒体一贯喜欢爆点,都疯狂地按动快门,重点在两人挽着的手腕上。

  黎昊也不知道为什么,本能地想帮安然挡一挡镜头,却听见他说:“放轻松,我没关系的。”

  两人镇定地走过了红毯,到了红毯的尽头,主持人收到了临时变化的提问卡,纵使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依旧手心渗出了汗。

  “请站在这边。”主持人指了指位置,安然没反应过来,黎昊很自然地拉着安然到了定点的位置开始拍照。

  “黎昊是我们BZ晚宴的老朋友了,您消失的这两个月,有许多朋友都十分关心您去哪儿了。”

  安然皱起了眉,盯着主持人看,黎昊面色不变,回答道:“出国旅行了。”

  “您两个月前的微博,引发了网友的热议……”

  “抱歉,这个问题我不太想回答。”

  主持人脸上渗了些细汗,但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顶着压力,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您和您身边这位先生的关系是……?”

  “你从事主持工作多久了?”安然突然打断了主持人的话。

  主持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安然也不需要对方的回答,只是继续说:“不管你干了多久,你让我很不开心,你可以准备转行了。”

  “……噗。”主持人忍笑忍得很辛苦,弹幕也刷起了哈哈哈,谁也没把安然的话放在心上。

  但就在此时,全网多平台的直播瞬间掐断了,就在粉丝以为现场设备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晚宴的主办人提着裙子小跑着过来了,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解雇了主持人。

  黎昊看着那号称时尚教母的女人低着头同安然攀谈,一时之间觉得有些荒诞不经。安然倒是很习惯这样的对话,不过分热情也不过分冷淡,又拉着黎昊的手,同那位女人郑重介绍:“我的人。”

  黎昊没出事前,也得不到这位主编如此亲昵的对待,几句话间,就敲定了下月上旬的封面。

  时尚晚宴终于姗姗来迟,安然坐在最中央的位置,堂而皇之地喝着果汁,场内群星闪耀、光怪陆离,安然格格不入、又分外惹眼。开始有人低声交谈,询问安然的身份,得知答案后又诡异地看向了黎昊,眼中带着艳羡。



第10章 

  BZ晚宴之后,安然又带黎昊参加了几个时尚晚宴,没人敢再询问一些有的没的问题,网络上的黑贴却层出不穷,直指黎昊被包养。

  但黎昊的身高比安然高一头,安然整整比黎昊的身形小了两号,怎么看,都很难把上下弄反。

  这年头还有包养人草自己的?

  当然有,知名的同**科普博,发了一条长微博,主要分析圈内1少0多的现象,最后在文尾写了一句——谁不想被黎昊*呢?

  这篇长微博也成了此次事件中唯一一个被新浪官方删除的微博,并被诉讼法院,一时之间,大家纷纷觉察出,这或许恰好“戳痛”了黎昊“金主”的痛脚,传得越发真实起来。

  安然让人处理这条长微博的原因很简单,竟然有人觊觎黎昊的身体,挂断了电话,他带黎昊去见导演。

  这位导演是国内的一线导演,但运气不太好,所谓运气不好就是拍摄的电影经常会被卡住,进行大量的删减,或者干脆不予放映。

  倒不完全是尺度的问题,有些电影的尺度要比这位导演的大多了,但这位导演早年有过把未经国内审核的片子送去国外参赛的黑历史,也就成了广电总局严厉打击的对象。

  这次他的片子又被卡住了,有能力动作的人他大多够不上,但那天BZ晚宴,他也参加了,心里就有了主意。

  用这次的电影的顺利过审,换接下来的这部片子的男一号,附带一大笔资金投入,这位导演认为十分合适,他当然知道黎昊最近的风波,但他拍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赚钱,投资的钱也不是自己的,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黎昊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些恍惚,他偏过头,看向了安然,安然吸着果汁,浅淡笑着,一点也没有居功炫耀的意思。

  这个自称是他的粉丝,包养了他却从不触碰他的男人,远比他想象得更有力量,他不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但短时间内,拍好这部戏,是他唯一能做的。

  他同导演握手交换了合同,摄影师挑着最好的角度“偷拍”了数张照片,再发布到营销号,网友哗然。

  黎昊与国内一线导演即将合作文艺片——《风》。

  无数同期小生的粉丝恨得牙痒痒,冷嘲热讽黑贴遍布。黎昊过往的粉丝们心里却有些复杂,再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黎昊原本是全靠自己的,现在却成了资源咖。

  她们是憎恨他的,但过了这几个月,除了爬墙的、回归生活的,还是有一部分人,压根忘不了他。

  那不是一天,不是一个月,也不是一年,黎昊的粉丝最久跟了他十五年。

  人生还有几个十五年,能够完全无私地爱一个人。尽管这种爱并非爱情,却完全发自内心、不带杂质。

  看着曾经捧在手心,生怕受一点伤害的明星,因为某种缘由被男人包养,纵使那个男人长得并不难看,这也让粉丝们心里不是个滋味。

  憎恶的人愈发恨,天天圈着黎昊的微博辱骂,却也有一点粉丝心软了,发了些询问的私信,却淹没在无数的辱骂私信里。

  黎昊没有看到这些,安然给了请了表演老师,他正在努力上课,他离开镜头有些日子了,得重新找到感觉。而那位导演的文艺片对演技要求一贯不低,纵使他是科班出身,也要多学一些。

  安然正在同黎昊的公关团队进行商讨,黎昊出柜这件事,已经为大众熟知,几乎无法磨灭。

  安然不知道黎昊的出柜对象是谁,但知道黎昊已经同对方分手了,他转了一圈笔,说:“粉丝慕强,如果黎昊的对象是我,能不能洗掉一点黑点,这样以后我砸什么资源给他,也名正言顺。”

  安鑫进门的时候,恰好听见了这一句话,他头皮发麻地说:“你疯了么?堂弟!”

  “堂哥,这是最便捷的途径。”

  “你爸妈大哥那边怎么办?”

  “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他就是一个小明星……这样的明星虽然不多,你想要,我还是能给你抓一大把出来。”

  “我喜欢他,”安然不理解安鑫为什么这么惊讶,他很镇定地解释,“我只喜欢他。”

  “他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他没有给我灌什么迷魂汤,我就是喜欢他,如果你再这样说他,我会不高兴的。”

  “……疯了,疯了。”

  安然觉得安鑫莫名其妙,他知道对方是担心他,但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知道什么是他想做的,什么是他不想做的。

  他想叫黎昊重登巅峰,偏偏他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去做呢?

  于是在这个下午,安然注册了一个全新的小号,名字就叫SCLWC,刚刚注册成功,就收到了无数的艾特。

  他想了想,转发了黎昊的微博,并写道:“我是安然,我们不是包养关系,我是他男朋友。”

  这条微博很快就被发现,因为总有好事者顺着黎昊的微博点进去,一贯的此账号已被注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条微博,甚至加了认证——黎昊的男朋友。

  微博爆炸了,瘫痪了一个小时,黎昊下了表演课,才从助理的异样中得知了这个消息,他迈开了大长腿,闯进了安然的书房,安然正在看黎昊的剧本,他得确保黎昊的人设足够好,这才能安心。却没想到,一抬起眼,就看到了黎昊。

  “安然,你为什么这么做?”

  “抱歉,没有同你商量,这个是公关公司的提议,我觉得合适,就这么处理了。”

  “你这么做,只是因为是公关公司的提议?”

  “对。”

  黎昊的心脏像是被针扎了一下,却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

  “如果是别的人,他被你包养了,你也会这么做么?”

  “我不会。”

  “为什么不会?”

  “我只会包养你,也只会为你做这些。”

  “只为我?”

  “嗯,因为我喜欢的人,只有你。”



第11章 

  粉丝并不是愚昧的,况且当时早有眼明手快的人,将黎昊男友的相关资料存了下来,部分粉丝知道,黎昊的男朋友并不是安然。

  但如果是安然,那可真的是太好了。

  无论如何,“靠男友上位”要比“被金主包养”更让人接受得多。

  安然砸了重金,邀请了国际一流的音乐团队,为黎昊量身定做全新专辑,他说:“我不在意什么榜单和销量,听着好听就可以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黎昊变得很忙碌,他要忙着录音,忙着看剧本,还要忙着拍杂志,好在他原本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适应得十分好。

  安然经常用自己的微博拍黎昊工作的照片,配字也很简单,大多是“他在忙”、“他好看”、“他好帅”、“啊啊啊”。

  一开始,评论的热门都是黑粉和看热闹的路人,大家的留言都不怎么好听,直到有一天,一条评论顶到了热门——“拜托,好好照顾他,谢谢了。”

  安然截屏了这条评论,发给了黎昊的微信,黎昊已经很久没有接触网络了。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黎昊回了一条微信,替我谢谢她,安然嗯了一声,回了那条微博,“黎昊说,谢谢你。”

  “黎昊说 谢谢你”瞬间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很快又爬到了前十的位置,安然甚至还没来得及买水军,点进去已经有人自发卖起了安利,安利博下当然有很多人群嘲,但那位Po主反驳道:“我喜欢的明星没吸毒没犯法没约炮没道德败坏,不就喜欢男人么,老娘认了。”

  安然笑得眉眼弯弯,有点想点个赞,但又怕引起不必要的风波,忍住了。

  《风》终于开机了,安然背着背包,直接跟组了。新的专辑也迅速发布了,并没有起多大的水花,因为榜单和销量都要靠粉丝去打,而黎昊,并没有剩下多少粉丝了,安然问过黎昊要不要买,黎昊捏了一把安然的鼻子,说:“留着钱吧,也不在意这个了。”

  专辑的评分倒是不错,改编的版本有很多,安然点进那位卖安利的粉丝的微博,发现她已经买了100份电子版,分享给首页去听了。

  一切都在变好,黎昊的封面陆续出街,沉寂许久的时装科普博,在有一天悄然更新,密密麻麻的图鉴贴满了,伴随着一句“满贯”,黎昊也成了这一代小生中,第一个时尚封面满贯的。

  纵使许多人嘲弄资源咖、靠男友,事业粉还是在悄悄地回拢,颜控也默默地开始舔脸。

  《风》拍摄了四个月,在某一天,剧组现场出现了几个小姑娘,她们的脸冻得红扑扑的,却提了几个袋子,正在和剧组人员争执。

  安然注意到了她们,走了过去,问:“怎么了?”

  那位剧组人员正想说话,却被打头的小姑娘打断了:“您是安然先生么?”

  “嗯,是我啊。”

  “能……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们给黎昊准备了一点礼物,可以麻烦你送给他么?”

  “是吃的么?”

  “不是不是不是,”小姑娘迅速地摇了摇头,“是一点小礼物,准备了好久。”

  “我答应不太好吧,”安然面无表情,看着明显难过起来的小姑娘,“你们亲自去送给他吧。”

  “可以么?刚刚剧组人员说全封闭拍摄,不让我们进去。”

  “没关系的,”安然笑得狡黠,“我是投资商,我偷偷地把你们带进去。”

  剧组的工作人员忍笑忍得很辛苦,还要叮嘱说:“不要瞎拍照哦,跟着安总走吧。”



第12章 

  黎昊和小姑娘们聊了几句,签了字,把贵的礼物退了回去,只留下了零食、游戏机和信。

  黎昊把游戏机递给了安然,说:“要不要玩儿?”

  安然反问说:“你要和我玩儿游戏么?”

  “嗯,你不会的话,我教你。”

  “我会的。”

  一句过后,黎昊操控的小人零血扑街,安然又重复了一遍:“你要和我玩儿游戏么?”

  黎昊不信邪,屡战屡败,最后选择了放弃。安然拍了一张黎昊的游戏记录,发到了微博上,配字是“原来也有黎昊不擅长的事啊”。

  下面的妹子们一律23333333,笑得很开心。

  剧组转场,黎昊得了几天假期,安然同他一起参加了几轮慈善活动,诚然慈善仿佛已经成了明星洗白的手段,但去做这件事,总归是有意义的。黎昊在过往的十几年里,一直有暗中捐款的习惯,如今被网友挖了出来,风评有了明显的改善。

  随着拍摄时间的增多,前来探班的妹子也越来越多,有的妹子甚至扛上了大炮,拍起了日常,安然一般都为妹子们提供些便利,但也不过分亲昵,直到有一天,有妹子在给黎昊礼物的时候,又递了一个袋子给安然。

  “这是……给我的?”

  “情侣服,不贵的,然然拿着吧!”

  “然然……?”

  妹子捂住了嘴唇,有点后悔刚刚嘴快,怎么能把私下里的称呼直接说出来。

  黎昊在此时伸出手,极为自然地揽上了安然的肩膀,说:“不要叫他然然,然然只能我叫。”

  “好好好,”妹子拼命地点了点头。

  安然双手接过了袋子,说:“谢谢你。”

  “不用谢、不用谢,你要和黎昊好好的。”

  黎昊出柜风波后的第二百天,《风》剧组杀青,沉寂了很久的黎昊全球后援会,转发了剧组的杀青照片,配字是“我很想你,祝福大卖”。

  而评论区的热评,齐刷刷的都是,“我很想你,祝福大卖”,同一天,安然全球后援会正式成立,第一个互关粉丝,就是黎昊全球后援会,黎昊仅剩的粉丝们,交出了他们思考很久的答卷。

  《风》杀青后,黎昊参加了几期快节奏的综艺录制,安然每一次都坐在台下,镜头总会不自觉地挪动到他的方向,他的眼睛一直在看着黎昊,任谁都坚信,他是深爱着黎昊的。

  综艺录制结束,《风》的片酬也下来了,黎昊挑了一块表,送给了安然,安然立刻就换上了。

  黎昊伸出手,摁住了安然的后脑勺,凑过去想亲他,安然却很自然地偏过了头,让吻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两百多天了,却还没有一个真实的吻,黎昊闭了闭眼,将心里的那点诡异摁了下去,他说:“我喜欢你,安然。”

  “我也喜欢你,黎昊。”



第13章 

  安然砸了重金,给黎昊氪下了一个迪士尼巨作的试镜机会,他叫工作室瞒着黎昊,只跟他说是对方提出的邀约,但黎昊看了看本子和班底,就知道安然又出了不少力。

  他心里很不好受,并不是因为靠安然而滋生的挫败感,而是因为安然又耗费了很多钱和精力,他是喜欢安然的,尽管这种喜欢并不单纯。

  黎昊开始节食和塑形,每日都睡得极少,安然很心疼,又没有办法,只能陪着黎昊一起,吃很少的食物,做很多的运动,然后没过几天,就因为低血糖晕倒了。

  黎昊抱着安然从健身房狂奔到医院急诊,最终被医生评价“实在是大惊小怪”,这一幕也被很多路人拍到了,一时之间,成了网络热点。

  经过多轮面试,黎昊终于得到了出演迪士尼片子男主的机会,但尚未官宣的时候,网络上的各大营销号,却齐刷刷地下场了,顶着“黎昊官宣的男朋友并不是安然”的话题,将原本那个男孩的资料和分析公布于众,雪上加霜的是,那个男孩接受了南都媒体的采访,直言:“风波发生后,黎昊立刻同我分手了,找了安然帮他度过危机。”

  安然连夜与公关公司开会,正在讨论应对方式,黎昊久未更新的微博,却发布了一条长微博。

  《祝大家新年快乐》

  感谢媒体和网友们的关注,最近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的视频中,主角的确是我曾经的男朋友。

  就在三百天前,我们之间发生了又一次的争执,关于是否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作为明星,在享受了粉丝带来的追捧与福利的同时,也必须习惯私生活被放大监督。很抱歉我没有处理好我们之间的关系,在当天发生争执后,我得知了父亲欠下巨额赌债,并发生车祸的消息。

  我赶到医院,在急救室外呆了一夜,第二天得知了我的微博,艾特了我曾经的男朋友的微博,并向粉丝公开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无法澄清,因为那的确是真的,我欺瞒了广大粉丝,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试图继续欺瞒下去。

  我想要道歉,但赌债公司找到我,并告知我,如果我愿意保持沉默,直接退圈,能够抹平我变卖所有资产后,剩余需要缴清的款项,这个缺口,一共有五千万。

  我的经纪公司为了应对广告商的赔款焦头烂额,无法再帮助我,我尝试拨通过很多电话,但鲜有人接通。我也曾拨通了我前男友的电话,他接了电话,向我提出了分手。

  言语很难证明我所说的是真是假,人总是感情用事,愿意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譬如我,曾经想相信这条微博的发布是出于单纯的愤怒,而非利益交换,却在试图挽回这段感情的时候,见证了一次私下的结清尾款。

  我有录音,也有照片。

  但我想,我们曾经相爱过,我不愿意让结局太过难看。

  我已经迈过最泥泞的时候,身旁有了我能够遇到的最好的伴侣,不想再回头看。

  祝大家新年快乐。



第14章 

  安然看完了这则长微博,他转发了这条微博,附上了一行字。

  “陪你走过泥泞,陪你重登巅峰。”

  他发出了这条微博,恰好听见了敲门的声音,打开门,就被黎昊抱进了怀里,紧紧的、像是怕他跑了似的。

  这太亲密了,安然想,明星和粉丝之间,不应该这么亲密的,但他奇异地不想推开,甚至回抱住了对方。

  “谢谢你,”黎昊贴近了安然的耳畔,他的心中有犹豫也有挣扎,最终化为一句,“我爱你。”

  安然的理智被这一句话冲刷得干干净净,他很想去发一个帖子,名字就叫《喜欢很久的大明星突然说他爱我,怎么办,在线等》。

  安然一直没有说话,黎昊的心也一点一点地凉了下去,他一直在想,安然对他的感情,究竟是什么。

  是爱情么?似乎并不是的,哪里有人喜爱一个人,却不愿意触碰他的呢?

  是崇拜么?又不太像,安然一直强势又温和,在他的眼里,黎昊只是黎昊,并不是其他人。

  那么,是粉丝对于喜欢的明星的爱么?

  安然在此时终于找回了理智,他说:“你是要和我交往么?”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回答,绕过了问题本身,却递出了想要的结果。

  黎昊伸手摸了摸安然的头发,他狠了狠心,笑着说:“是啊。”

  “好吧,那……那我们试试吧。”



第15章 

  网络上的风波慢慢地归于平静,黎昊进组了迪士尼的电影《雨声》,安然依旧跟组,他是黎昊工作室的出资人,却也在工作室下面领工资、缴纳五险一金。

  黎昊一面紧张地拍戏,一面同安然谈起了恋爱,而最让黎昊意外的是,安然压根没谈过恋爱。

  他没有同人牵过手,接过吻,滚过床单,甚至连爱情的感觉,都似懂非懂。

  黎昊有一丝负罪感,他总觉得,安然值得更好的伴侣,但叫他放手,他又是做不到的。

  安然却没有想那么多,他发现和喜欢的人交往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能够牵牵小手、亲吻嘴唇,能够直白地表现出喜爱和占有欲,恋爱太过甜蜜,让他总忍不住扬起嘴角,换来探班的迷妹们的尖叫。

  黎昊的粉丝中,有一部分已经成为黎昊和安然的CP粉,大粉们权衡利弊,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危险,就默认了这部分粉丝的扩张。

  营业CP和真CP还是有明显的不同,加上黎昊和安然这对经历太过玄幻、甜度又刚刚好,吸引了大批新粉的加入。

  《雨声》杀青后没多久,《风》在国内上映,一举斩获了多项国内外奖项,并撸到了五亿票房,刷新了国内同类型文艺片的票房历史,黎昊也拿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影帝。

  他在颁奖典礼上亲吻奖杯,感谢了早逝的父母,感谢了导演,感谢了粉丝,最后一个感谢,送给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也最爱他的人。

  镜头切到了安然的身上,安然用力鼓着掌,笑得很欢快。

  他们手牵着手,从颁奖礼后的酒宴里溜走,灯光下两道影子也手牵着手,静谧而暧昧。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了口,安然噗嗤一声笑了,他说:“我的大明星,你先说。”

  “你……”

  “我怎么?”

  “你喜不喜欢我?”

  “我当然喜欢你啊,你可是我的男朋友。”

  黎昊的手心沁出了一点汗,纵使方才的颁奖典礼,他也没有这么紧张过,他盯着安然那张清澈又了然的眼,终于说出了口:“你今天晚上,要不要来我的房间?”

  “为什么不是你来我的房间呢?”安然的脸上连一点惊讶都没有,他自然而然地补充说,“明明我房间的床要更大一点。”

  黎昊感到了一点点的挫败感,他的爱人在这方面好像格外地单纯,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说:“算了吧,今天也太晚了,以后再说。”

  “你分明已经准备好了套子和润滑剂,还要拖延到什么时候啊,”安然的声音带着戏虐,他看到了黎昊惊讶的表情,感到心满意足,愉悦极了,“我也是个成年人了,我也想和我喜欢的人做些成年人能做的事啊。”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你知道你套用了电影里的台词么?”

  “你什么都不懂。”

  “你是个好老师,对么?”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如果不和你在一起,我才会后悔呢。”

  “你确定,你是喜欢我的么?”

  “我不喜欢你,”安然冷漠地说了前半句,故意停顿了一秒钟,“不喜欢你才怪,我喜欢你喜欢到快找不到自己了。”

  黎昊再也按耐不住,他扣住了安然的脑后,俯下了身,吻上了他浅粉色的唇,舌头轻易地滑进了安然的口里,引着彼此意乱情迷,擦枪走火。

  第二天清晨,安家的两位主人并没有出现在餐桌上,佣人们咬着耳朵轻声说话,指了指楼上,眼里都是笑意。



第16章 

  黎昊仿佛开了运,自拿到第一个影帝后,电影《雨声》票房大爆。

  而自那以后,安然就不再插手他的事业,黎昊凭借自己的能力接到了一部又一部好电影,并凭借极高的资源转化率,一步步站稳了脚跟,当他凭《追日者》席卷各大颁奖礼的时候,观众们也对他每次的最后一句话习以为常。

  “感谢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也最爱我的人。”

  黎昊的粉丝来来往往,神奇的是大半都伴随着黎昊又走过了十年,而有一天,微博又一次瘫痪,原因是黎昊阔别十年后,选择再次出柜。

  “我老婆,@安然然然然。”

  安然正在刷牙,听到了特别关注的提示音,一刷新,就发现了黎昊的这条消息,他利落地转发了这条消息,附带一句话。

  “我老婆比较调皮,但我会爱他一辈子。”

  这条消息发送过后没几分钟,洗手间的门就被拉开了,安然从容地漱了漱口,把嘴角的湿润擦干,下一瞬,他被抵在了墙壁上,黎昊那张好看得不像话的脸一寸寸靠近,他的脸也渐渐烧了起来。

  “再说一遍你刚刚在微博上说的话。”

  “我老婆比较调皮。”

  黎昊略低下头,轻轻地咬了一下安然的鼻子,说:“下一句话。”

  “我会爱他一辈子……”

  “草……”

  两个人在浴室里厮混了一个上午,又疲倦地躺在床褥上交颈而眠,丝毫没有体谅被这个消息开心得下楼跑圈的粉丝们。

  团队和公关公司谨慎地观察着网上的风评,却发现满目都是祝福与感动,粉丝是这个世界上最苛责的人群,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黎昊的这次出柜,终于让大家都感受到了幸福与快乐。

  从此以后,他和他的爱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完)



——  E N D ——

欢迎小可爱推荐给我们好看的短萌文~

笔芯,(づ ̄3 ̄)づ╭❤~



小小说后宫

关注后宫 解决书荒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