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6:35:0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马云乡村教师奖合作媒体《钱江晚报》日前推出一组三篇“新乡村教师”特稿,文字细腻悠扬。作者说,如果我们身边有一群人可以被冠以“守夜人”名号,他们应该是中国的“乡村教师”,荣耀亏欠他们的,时光将为其加冕。

第二篇:


80后黄兴铭,穷游了3年后,停在雁荡山

  山野小学堂,换种教法,换种活法

记者 王益敏


  雁荡山能仁上园村山间,有数间修缮一新的百年老屋,名为雁山学堂。

  在这里,10来岁的孩子都习惯把黄兴铭叫作——老黄。老黄今年31岁,这个来自广西桂林的小伙子,在这片大山深处已待了4年。

  来雁山学堂之前,黄兴铭花了3年时间,在全国各地寻找“归宿”,他在海南搬过砖,在丽江端过盘子,在西安的商场发过传单。

  攒够了路费,黄兴铭就开始到处穷游。从广州到拉萨,从深圳到新疆,从贵州到上海,从桂林到云南……坐火车、搭车、徒步、做沙发客,甚至,会在没有帐篷睡袋的情况下,靠一件军大衣整晚睡到公路边。

  直到4年前,黄兴铭的大学老师邀请他来雁荡山任教。他说,这间小小的学堂和雁荡山水,让他“走不动了”。


  1、爱折腾的老黄

  山里深居简出的黄兴铭,看上去很“潮”—— 一头茂密的卷发,皮肤黝黑发亮,外出时,还喜欢带上一副像极了熊猫眼的墨镜。

  而他最初的职业规划里,和教师这个行业没有半点关联。

  黄兴铭参加过两次高考,第一次,他怀着梦想,如愿进入某学院。“最开始,感觉人生都快到巅峰了,头顶光环若隐若现。”十多年过后,黄兴铭依然记着入学之时的兴奋感。但是,读到大二时,黄兴铭觉得,“仿佛预见到了自己一二十年后的生活。”

  黄兴铭决定退学回到家乡复读。

  第二次高考,他没有那么幸运。因为志愿填报失误,他被录取到了海南一所不算知名的师范学校。不过,他隐约觉得,教书育人是合适他的。

  大学毕业后,黄兴铭却没有找到适合教书的地方。他去深圳,找到待遇丰厚的私立学校,又跑到上海,在家教机构上课,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理想中的教师不是那样的——书教得疲惫,且不育人。

  

2、7名老师,14名学生

  雁山学堂与目前的义务教育是不一样的。

  王美茜在小学二年级结束后,从老家连云港转学来到雁山学堂,之前两年的小学时光,她过得并不愉快,因为她是个左撇子,但在雁山学堂,她可以自由地使用左手书写。而来自温州乐清的郑舒,则是因为父母不愿意她走应试之路,希望通过这样的学习,孩子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创业。

  这是一群突破了常规教育和父母另有打算的孩子。

  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木屋,是黄兴铭的卧室。卧室边上,就是学堂,三间砖木结构的二层楼,顶上铺着黑瓦。边上还有一个竹教室,屋顶是厚厚的黄灿灿茅草。

  最初,雁山学堂是一位母亲因10岁女儿找不到理想的学校后,独自到山里开办的学堂。

  “学堂刚刚办起来。加上我,总共4名老师,4名学生。”黄兴铭说。如今,学堂依然很小,7名老师,14名学生。学生们根据年龄分为大班和小班,相当于初中和小学学龄。黄兴铭是小班的班主任,也是学校唯一的数学老师。

  每天两节课,剩下的时间,老师和学生一起生活。黄兴铭说,他很少离开学堂,在他看来,孩子的教育,更需要的是陪伴和实践。

  教室的墙外画着云、花朵和字母,仔细看能发现绿色的线条上冒出点点苔藓。“我们用苔藓、酸奶、白糖和酒,混合做成颜料,然后涂在墙上。”一位大班的学生说,这幅涂鸦,是自然科学课的作业成果。

  在每天的生活中,黄兴铭在这里感受着大自然的馈赠,更体会着和学生的感情交流。比如,学堂里的孩子定期还有哲学课,选题从孩子间的一次争吵,到老师的一个梦境,再到未来的一场恋爱,孩子分享着困惑,探讨怎么样才会更好。


  3、山野中穿行也是学习

  黄兴铭说,他们不仅平常每天行走在山里,每周还有一天的远足课——走到“滚滚红尘”中,去看见,去感受,去面对,去学习如何和自己、和伙伴、和陌生人相处。

  每一学年,学堂的孩子还会花一个月时间去全国游学。黄兴铭说,一路上,他们会让孩子们把每一餐饭、每一张门票的费用一一记账,在结束后汇总。这既是数学作业,也是在培养学生们的理财习惯。

  两年前,黄兴铭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这是他最值钱的“家当”之一。他说,有空的时候,会一个人骑上车,在山野之中穿行,“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中,更能感受到,要让孩子身体和精神都得到健康发展的重要性,每个人都需要自然山水的滋养。”

  说起摩托车,黄兴铭想起一件小事。之前,一位同学丢了铅笔,觉得是同桌的恶作剧,同桌不愿承认,直喊被冤枉了。黄兴铭开着摩托车,带着两个人一起到最近的瀑布边聊天。老黄告诉他们,自己小时候也偷过东西,还偷父母的零钱,拿去买零食,事后同样不愿承认。他说,这样的事不涉及到道德问题,但错了就是错了,得改。后来,犯了错的孩子,凑到老黄耳边承认了。

  对于未来,黄兴铭没有很远大的目标,每个月除了把赚到的钱,寄到家里一部分外,其余的,没有过多规划。他说,在山里一个人生活久了,也希望能找到一位生活和事业上的伴侣,“她最好能和我一起在这里生活。”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