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咋啦,本姑娘的花季才开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8-21 06:41:5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京祺

禁止转载

他们都说,如果一个男人拥有了同时挑选两个女人的机会,那么,他一定会选胸大的那一个。

可惜,事不如意,我输给了胸小的那一个。

我和我男朋友廖凡在一起十年了,分分合合刚好十年整。

凡是见证过我们这段感情经历的人,都认为我和他的感情已经达到了可以相扶相依一辈子的程度,甚至就连我自己,都深信不疑。

所以,在我三十岁生日的那天,我主动向廖凡求了婚。

道具是我自己,地点在他的公司,观众是他的同事。

不出意料的,他同意了。

当天下午,,可是,等在我们面前的,,而是,我怎么都没想过的,一脸无辜的小三。

小三看到我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就跪在了我的面前,那“扑通”一下膝盖撞地的声音,听得我脑瓜仁一阵嗡鸣。

小三真的不愧是小三,从她下跪到她的自述,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事先编好了一样。

从她和廖凡的第一次相识,到他们两人的干柴烈火,再到如今的苦命鸳鸯,她无不在向我发出悲鸣而暗藏玄机的信号:她和廖凡是真爱,而廖凡和我在一起,不过是为了那可怜兮兮的责任感而已。

责任感……真是一个高尚到无法拒绝的借口。

听完她苦戚戚的陈白之后,那豆大的眼泪就噼里啪啦地从她的眼睛里往外落。

我很是无奈地看了廖凡一眼,只问出了一句话:“她说的都是真的?”

廖凡特别羞愧地点点头,晃了好半天,他也只憋出了一句话:“对不起。”

我原本以为,十年的感情,在这磕磕绊绊的过程里难免会腻,如果他知错,我可以给他时间去整理,但如果他考虑之后还是觉得小三更好,那么我也无可厚非。

可是,老天爷并没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因为小三怀孕了,还是双胞胎。

毋庸置疑的,三十岁生日的这天,我被带了一顶绿油油而且还长了杂草的帽子。

结婚证到底是没能扯成,而我也没能挽留住这段感情。

出轨的事情发生后,我一个人静默了好多天,这些天里,我有找他和小三闹过,大概是因为从前的回忆太深刻,我总是自我矫情地觉得,他不会真的狠心抛弃我。

但是,当我冷静情绪约他见面的时候,他却给了我一个直截了当的答复。

他和小三要结婚了,婚宴举办的地点选在了全市最好的一家酒店,而那家酒店,是我和他曾经商议过的地方。

他结婚的那天,我一个人在酒吧里喝得烂醉如泥,脑子不清醒的一刻,我在他洞房的时间段,拨通了他的电话。

好在,他并没张口骂我,只是给了我一个最彻底又最伤人的理由。

他腻了,十年的感情,腻得一口都吃不下去。

我挂了电话,拎着酒瓶子在酒吧最显眼的地方大吼,“可是老娘我还没腻啊!”

那天是怎么回家的,我已经忘记了,总之,从那天开始,我的三十岁人生,开启了漫长的相亲路。

相亲,相亲,不停地相亲。

为了摆脱前男友带给我的痛苦,我必须通过这种粗俗的方式,来减轻心理上的压力。

可是,相亲的过程里,不断地有人和我说,三十岁的女人不值钱,我在这个年纪相亲,明摆着就是要把自己打折出售!

我一开始不这么认为,但是相过的男人多了,我深信不疑!

不过,不是说三十岁的女人不值钱,而是一部分男人眼太浊,看不出好女人值钱的地方。

分手后的那半年里,我见过不少男人,他们像是流水线一样,从我的传送带上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过。

而我们所有人,人手拿着一个“不合格”的印章,在彼此的脑门上,狠狠地戳下了来过的痕迹。

所以,每每我照镜子,都会问自己一句,三十岁,有错吗?

我相过的男人里,大部分在得知我的年龄以后,都没再有继续下去的念头。

不过其中也有“善良”的,他们在确认了我的身份证号以后,遗憾地来了一句:

“真抱歉,我觉得我们各方面其实还是挺搭的,可惜,我想找一个二十五六的,这个年纪生出的宝宝,会聪明一点。”

这样的话,我听过不下三四遍,每次遇到这样的人,我都会特无奈地说上一句:

“我明白了,你妈妈生你的时候,应该也超过了三十岁。”

结果,不欢而散。

我不是一个习惯隐忍或是性格温柔贤淑的那种女人,毕竟,我没必要对每一个目的不纯的人都充满了理解或耐心。

人啊,还是棱角分明点好,否则,就连相亲都被人欺负。

经过这半年多的时间,我在相亲的战场已经算是老手,但是,是属于失败者的那一堆。

所以,在媒人都已经对我无可奈何的时候,我妈给了我最后的通缉令:“何亚轩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好好相亲,你就别认我是你妈!你爱哪去哪去!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所以,为了保住我妈,我求了媒人最后一次。

只要是男的,活的,就行。

我现在,不挑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媒人就把她手里的压箱货拿了出来。

据说也是特别能挑的一个主儿,不过因为离过婚,所以一直没太有合适的人介绍。

见面的地点依旧是咖啡馆,我点了两杯拿铁,照旧例,用一杯咖啡的时间,来判断我们是否适合,适合就继续点餐,不适合,喝完咖啡就走人。

见面的一刻,我没太仔细看那男人的脸,我一边往自己的杯子里放糖块,一边熟练地自报家门:“我叫何亚轩,今年三十,年薪四十万,有车无房,无不良嗜好,只想找一个不太讨厌的人结婚。”

话落,我抬起头,等待他的答复,而这一刻,我才算是真真正正地看清了他的正脸。

要怎么形容?被岁月洗礼?或是……看尽了人间沧桑?

他倒不是老,而是,真的有一种布满了岁月时光的味道,麦咖色肌肤,星星点点故意不去修剪的胡须,冰潭似的眸子,一副老干部的正派作风。

我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这才稍微正式地给了对方应有的尊重,我坐直了身,静等他的开口。

他很漠然地看了看我,终于开口说了话,“我叫阮凌辰,今年三十七,离过一次婚。”

话落,我们俩之间沉寂了好一阵。

我皱了皱眉,“结束了?”

他点点头,“结束了。”

这还真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最有个性的相亲对象。

以我往常的经历,同我见面的那些男人,无不在标榜自己的丰功伟绩,房产几处,车子几辆,工资以年薪计算,以及未来的发展宏图。

他们都恨不得把自己钱包里还有多少零钱告知于我,而今天的这位,只给了我两个,特别让人打消好感的信息。

三十七岁,离过一次婚。

本来,面对这种情况,我已经在心里预测到了接下来的相亲走向,但是,我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很意外的,想要继续和他交谈下去。

好,既然他不想聊隐私,那么,我们就聊工作,聊生活,聊兴趣。

我主动开启了话题,并招呼服务生加了餐。

他倒是没有拒绝我的加餐行为,但是整个人的状态,也不是很热络,感觉,就是平平淡淡你一句我一句的礼貌应付,并没有多大兴致。

餐点上齐之后,我已经将我肚子里的所有话题都讲完了,每讲一个,他都只是平静地点点头,或是“嗯”“哦”的应声,感觉,并没多大的兴趣。

后来,就当我自己都快撑不下去的时候,突然,他抬头看着我,主动开了口:“你和别人相亲的时候,也这么热情吗?”

我热情?我热情吗?如果我热情,也不会单到现在了!

我摇摇头,“我选择性高冷。”

他终于勾着嘴角笑了笑,“我也是。”

说实话,他的笑容很干净,虽然长了一张被岁月洗刷过的面容,但是他笑的时候,彷佛是暖阳照在雨后的草坪,温温凉凉的。

我盯着他摇了摇头,说:“你是一直都很高冷。”

这时,他放下了手里的叉子,拿起规整的纸巾擦了擦嘴角,冲我说:“抱歉,今天只能谈到这里了,我公司下午还有会,现在需要离开。”

话落,他直接起了身,我跟着站了起来,有点错愕,“可是……”

我的话挂在嘴边,只是还没说完,我就在心里打消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

哎,算了,他说的那个理由,都是逃避相亲的惯用伎俩,他一定是对我不满意,才突然打算要走的。

难道是我刚才说错话了吗?

我刚刚说了什么?哦对,说他高冷……

难道这个词对他来说,是禁忌词?

从胡思乱想中挣扎出来,眼前的他递给了我一张名片,低沉道:“这上面有我的号码,晚点你联络我。”

我点点头,“嗯……那你慢走,这顿饭我来请就好了。”

他微微笑了笑,“我已经付过款了,我们晚些联系。”

“嗯……”

我愣神,他付过款了?什么时候?我明明……一直都在盯着他看的啊……

眼下,他已经走出了店面,我看着那一桌子的食物,几乎没动几口。

看来,我被放鸽子了。

不过这次有点难受,因为我第一次对一个相亲的男人,有了兴趣。

坐回位置里,我低头看了看那张名片,上面写的是一家广告公司,下面是他的署名,但是并没有写出职位。

名片的下端,是他的电话号码。

其实这样的桥段我遇到过不少,每当相亲对象在吃饭中途要离开,并礼貌地留给你名片的时候,就代表对方已经不想和你继续接触下去了。

留名片,不过是一种礼貌的告别。

因为,这种小伎俩,我曾多次在别的男人身上做过,而且,留给对方的电话号码,还是一个不用的空号……

现在看来,当初造下的孽,都报回来了。

这感觉可真糟糕,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冷漠对人了。

眼前的食物对我来说已经是食之无味,我拿过包包起身,打算离开餐厅。

不过刚走到餐厅门口,服务生就追了出来,“小姐等一下!”

我回头,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

那服务生点头,跑到我身边,随手递给我一张白色小卡片说:“这是您的叫车牌,现在应该在门口等候了,您出门右转的停车区域就能看到了。”

我看着白色卡纸上用圆珠笔写的车牌号,皱眉道:“我并没有叫车……”

服务生很礼貌地笑道:“是和您同餐的男士帮您叫的!刚刚他特意嘱咐过的!”

莫名下,我道着谢点了点头,随即上了车。

这大概是我遇到的,最有礼貌的拒绝了吧。

他叫什么来着?哦对,阮凌辰,阮凌辰……

我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却越来越觉得,熟悉……

突然,我的脑子瞬间变得灵光,阮凌辰!

我的天……我的记性怎么会变得这么差!

我急忙拿出刚刚的那张名片,看着上面的广告公司全称,忽然想起,这个公司就是廖凡跳槽后去的那家公司,也是他和小三认识的地方。

而且,我一个月以前还去那家公司闹过,甚至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

我拿着手机就百度了一下这家公司,在上面看到董事人阮凌辰几个大字以后,我确定,我碰见硬茬子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驴脑袋,何亚轩你招惹谁不好,你招惹前男友的上司!

回家的一路,我的心思都停留在那个阮凌辰的身上。

不过确切地说,我的心思,盘旋在一个月以前发生的一场闹事上。

一个月以前,在我第一次得知廖凡准备和小三结婚的时候,当时我正在参加公司的圆桌会议,得到这个消息的一刻,我直接从会议桌上拍案而起,连招呼都没和领导打,就冲出了会议室。

我很深刻地记得,就是因为那天的鲁莽举动,我的直属领导,压下了我半年的绩效奖金。

不过,这并没控制住我心里的怒火,在我反复确认了结婚消息之后,我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杀到了廖凡的公司。

那家公司的全称叫做凌辰广告,地址在市中心商业圈最贵的一栋写字楼里,和我的公司隔了两条街。

我是步行杀到凌辰的,而这一路,我的思绪完全被仇恨吞噬,我恨不得,拿着长矛棍棒去和廖凡理论。

要是让我形容那一刻的精神状态,应该就是神智不清的持刀屠夫吧。

我是真的疯了!

现在回想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记忆的片段零零散散,但我依旧很清晰地记得,那天,我打碎了人家公司里的陶瓷茶杯,撂倒了两个男同事,还无意打了一个男人一巴掌。

不过,那个男人不是廖凡,而是那家公司的老总,阮凌辰。

脑海中的一幕幕渐渐浮出水面之时,我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我看着手中的名片,手心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我狠狠地叹了口气,感觉这辈子的颜面都丢光了!

我忽然替阮凌辰感到了一丝丝的心疼,真的难为他了,难为他假装若无其事地坐在我面前,陪我吃了这样意味深长的一顿饭。

他一定记得我的,虽然我对他的印象已经模糊,但是,他肯定是记得我的,毕竟他是挨打的那一个。

所以我想,这一次的相亲,又失败了。

回家的这一路,我的思绪都停留在忏悔状态中,不得不承认,我对阮凌辰的印象是好的;也不得不承认,他是我遇见的这些男人中,难得稳重的一位。

但相比下,我有些差劲,有些……配不上对方。

我猜,他应该也是这样认为的,否则,不会把礼节做得那么充足,也不会把结尾收得这么完美。

我端着手里的名片,照着上面的号码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今天的款待,其实很希望能回请一顿的,但似乎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刚才应该当面和你道歉的,对不起,之前的鲁莽举动让你受惊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们可以做朋友。

短信发完,我死死地攥着那张名片等了很久,直到眼前经过了三个红绿灯,直到司机师傅催促我下车,直到我不得不面对,他并没有回复短信的事实。

下车,我将名片撕成两瓣,扔进了路旁的垃圾桶里。

也难怪,有些缘分开始得很意外,结束得也很意外。

回到家的这一晚,我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我全神贯注地期待着会接到某人的信息,可惜,并没有。

而令人惊讶的是,我接到了廖凡的电话。

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熟悉号码,我的眼睛跟着一亮,他联系我做什么?难道有事要求我?

抱着些许忐忑的心情,我按下了接听键。忽然,那头响起了廖凡极尽嘲讽的声音,“何亚轩!你是太爱我了吗?还是想要报复我?我和你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何必处处缠着我不放!”

我一头雾水地问道:“你喝多了?你说什么呢!”

廖凡冷笑两声:“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在勾引我老板!你发给我老板的短信,我都知道了!如果不是我老婆看到了你发的短信,我都不会想到,你是这么恶心的人!”

原来,是小三告了秘。

或许,小三就是阮凌辰的秘书吧。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如果说自己是相亲认识的他们老板,或许太丢脸,别的理由,我一时间也想不到。

我沉默着不说话,因为我觉得,无论廖凡说什么,我都无所谓,随便他怎么以为好了。

那头,廖凡继续说道:“我劝你死了这份心吧!你发给我们老板的短信,已经被我老婆删掉了!其实我真的不想打击你,不过出于好心,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我们老总交往过的女人,都比你高级多了!

“而且你应该知道,他是离过婚的人吧?你知道他的前妻是谁吗?女明星啊!你以为凭着你那点三脚猫功夫,就能把人家拿下?何亚轩,你除了性子死倔以外,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特点?哼,一无是处的女人!”

原来,我在廖凡那里的印象,不过是一个性子死倔的廉价女人而已,原来,我们十年的朝夕相处,不过是白费一场。

可是,我以前不是这样的,刚毕业那年,我也会撒娇,我也想成为被人呵护的亲密爱人,我也曾期盼过,我和廖凡各司其职,我负责一个温暖的家,他负责蒸蒸日上的事业。

可事实呢,从我们毕业的那一年开始,廖凡因为受不了突然的社会压力,日复一日地萎靡在家中。他什么都不做,整个家的开销,全都靠我一个人。

我帮他投简历,帮他找工作,帮他做设计,甚至,偷偷地往他的钱包里塞钱。

生活啊,就这么血淋淋的,把那个柔弱的我逼成了风雨无阻的女强人。

我是倔强,我是不再纯真、不再年轻了,可是,又是谁把我变成了这般模样?

是廖凡?是爱情?还是我自以为是的天长地久?

当我听到廖凡对我评价的那一刻,我终于彻底醒悟,原来,我变了这么多,原来,是我引以为傲的努力,推走了他。

此时的我已经说不出话,而电话那头的廖凡忽然清了清嗓,转移话题,“好了,我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我和你彻底结束了,我已经结婚了,有了自己的新生活,你就不要再来干扰我了。还有……”

廖凡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今天给你打电话,还有另外一件事。我们分手前,我在你的电脑里,放了一份设计文案,你一会儿把文案发到我的邮箱里,谢谢了。”

他的话说完,我们两边留出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空白。

我努力地平复着情绪,说:“那份设计文案我记得,是我帮你做的……”

廖凡的语气再次生硬,“不管谁做的,你发来就是了。”

我一口否决,“不,那份文案,是我帮你做的,我有权利拒绝你!而且,你之前所有的设计文案思路,都是从我这里拿走的,或许,我应该让你的老板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值得高薪聘用的员工。”

这句话说完,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而那之后的一个多小时里,廖凡一直在拨打我的号码,后来我关了机,没再去管。

我坐到书桌旁,打开电脑,当我翻找出那份设计文案时,我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出来。

滚烫的液体不停地烧灼着我的皮肤,有些刺痛,又有些温暖。

那是一份有关情人节的策划案,而那里面的内容,满满的,都是我的幻想。

确切地说,是我对廖凡的幻想,幻想着有一天,我能在那样的场景下,走进廖凡的怀抱,走进婚姻的殿堂。

我关掉了文案的页面,随手将文件拖到了u盘里。

我想,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

早早起来的第二天,我画了一个简单的淡妆,雷厉风行地穿好职业装,就冲出了家门。

我的目的地,是凌辰广告公司。

抵达公司的路上,我途经了一家瓷器店,我鬼使神差地走进了店里,第一眼,就被一个青瓷蓝的茶杯吸引了。

付过账,我飞速地走进了凌辰的大楼。

在找到办公大厅的时候,我一路询问,才算是问清楚了阮凌辰的办公室位置。

不过我刚走到门口,就迎面撞到了廖凡的新婚娇妻,白芷。

对,她叫白芷。

果不其然,她的胸前,挂着一枚工作牌,上面写的很清楚,总经理助理。

我还没来得及张口,白芷就冲到了我面前,她倒吸一口凉气,恶狠狠地说道:“你……你来这里……”

我打了一个终止的手势,说:“我要见你们老板。”

白芷上下打量我一眼,完全没有放行的意思,“老板还没来,你不能进去。”

我微微笑了笑,“那我就在这里等好了。”

这时,白芷冲着大厅外面疯狂地打手势,我侧头看了一眼,原来是在招呼廖凡。

廖凡见到我的时候,整个人都慌了,他大步地冲到我身边,拉着我就要离开。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臂,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今天来,不是找你的,我有公事要办!”

廖凡压根就不信,“何亚轩你到底闹够了没有!你非逼着我报警是吗?”

我耸耸肩,“如果你的老板不介意,你可以报警。”

廖凡被我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而这时,身后的老总办公室里,忽然就传出了脚步声,接着,是开门的声音。

我们三人都定在原地不动,果不其然,阮凌辰一直都在办公室里。

阮凌辰看到我的时候,还有些意外,我趁机推开了廖凡,转身冲阮凌辰说:“对不起打扰了,我……”

话没说完,阮凌辰突然冲我打了一个手势,“进来吧。”

我跟进办公室以后,门外的廖凡就虎视眈眈地守在门口,我倒是无所谓他做什么,自顾自地提着手里的礼物盒子,放在了阮凌辰的办公桌上,说:“这是上次在你公司打碎瓷杯的补偿,可能不及你的那个贵,但也算是我的心意。”

阮凌辰就坐在老板椅中,安静地看着我,一如往常的保持着他的沉默。

我从包里拿出了u盘,推到他手边,说:“这里面,是有关情人节的策划方案,不过只做了三分之二,后来我和廖凡分手,这方案,就搁置在我那里了。”

我抬头看了看阮凌辰,他正一本正经地听我说话。

我继续道:“其实这份方案的内容,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如果你想要全版,我可以抽时间把它弄好,不过,我不建议你让廖凡去做剩下的方案,因为……我并不相信他有这方面的创意。”

说完这些,我松了一口气,“好了,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两件事,可能来得有些唐突,给你添麻烦了。”

我挤出了一个并不算尴尬的微笑,而阮凌辰依旧保持着他迷一样的笑容和姿态。

我转身就要离开,这时,他从座位里站起身,嗓音低沉地说:“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这些事吗?你是不是……还有问题没回答我?”

我茫然地回过头,“什么问题?”

他指了指我的挎包,“你都不看手机吗?”

我愣了一下,急忙开始翻找手机,等我打开手机屏幕的时候,这才发现,他竟然给我打了两通未接来电,还发了一条短信:

“昨晚太忙,没抽出空联系你。今天中午有时间吗?我发现了一家比较不错的泰餐厅,要不要陪我一起?”

我回过头,看着这位让我抓心挠肝的阮先生,我忽然觉得,缘分对了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吧。

让你欲罢不能,又让你如释重负。

或许老天爷真的是公平的,他会在生活的某一处让你痛彻心扉,然后又在另一个地方,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稍有羞涩地点点头,“嗯……那我等你下班。”(原题:我等你下班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