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丝袜包裹着一双修长丰润的美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9 08:07: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夺舍重生

“无量他母亲的寿佛!”

东海最负盛名的仁心医院,一间原本安静肃穆的大会议室内,陡然传出一声宛若惊雷的怒吼声。

这声叫声,把正在主讲小型学术讲座的皮肤科主任医师张茜吓了一跳,在座的同事们,纷纷转过头,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坐在角落里的一名年轻的实习医生身上。

陈阳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这帮人穿着白衣白褂,装束奇特,莫非是某个神秘的大门派?可修真大陆上,没有这号门派啊!

坐在台上的那位,大白褂没有系上扣子,天气有点热,让她白色的衬衣上,显得水汽氤氲,若隐若现地浮现出她黑色内衣的轮廓。

一滴晶莹的汗珠,从她的圆润的下巴滑落……

陈阳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三流门派?怎么穿着如此暴露,不知检点,实在是不堪入目啊!

无量他母亲的寿佛,我堂堂神丹门渡劫期的修士,突破的时候,一不小心遭遇了天劫,魂飞魄散,只留下一缕元神和一枚储物戒指,被真元包裹着逃逸而出,夺舍寄生。这已经很悲催了!

穿越夺舍也就罢了,怎么穿越到这么差劲的门派!陈阳心中暗暗叫屈!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会议室内,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张茜无框眼镜后的一双美眸闪过一丝寒芒,指了指会议室后方,厉声道:“陈阳,你给我到后面站着!”

张茜不过二十五岁就担任了皮肤科主任,偏生又长得漂亮,难免有人不服气,甚至有人造谣说她是靠潜规则上位,所以,她一向不苟言笑,严格约束手下的医生,以树立权威。

这小子不好好听讲也就是了,还敢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那眼神……简直让人不寒而栗。她能不生气吗?

“这位仙姑既然知道我丹阳子陈阳的名号,就应该对贫道尊重点!否则,即使贫道答应,贫道的宝剑也不答应!”陈阳缓缓地站起身来,摆出一代宗师的范儿,鄙夷地看着张茜。

这女人虽然长得很漂亮,但身上没有储物袋甚至连个储物戒指都没有,一看就是一个低级的修真者,竟敢对他陈阳这个修真大陆上鼎鼎大名的绝代高手如此不敬,实在是找打。

哄!

在座的所有医生,再也无法抑制磅礴的笑意,无不笑得浑身乱颤,汹涌的笑声,似乎要把房顶掀起来一般!

不少实习医生满脸嘲讽地看着他,议论纷纷起来……

“他在梦游吗?这种废物也能进入仁心医院,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

“这批实习生都是本科生,就他一个专科生,不知道他走了谁的关系,进了这么好的医院!”

“唉,就是进来又能如何呢?这小子医术烂,人品差,恐怕实习期过不了,就会被赶出去吧!”

“上周有个患者过来,说肚子疼,他竟然给人开了一副名目的药,说只要眼睛好,下次看清楚吃了什么东西,就不会拉肚子了!这厮倒是一个活宝啊!”

“哈哈哈……”闻听此言,大家的笑声更加凶猛了。

“你说什么?”

瞪视陈阳,张茜气得俏脸儿通红,腾地站起身来,走下主席台,玉指几乎戳到陈阳的鼻子上,厉声喝道:“你是不是想被开除?滚出去!”

张茜真的是气急了,陈阳这小子,医术烂得一塌糊涂不说,平日里还天天翘班,有事没事儿就非礼调笑小护士,简直就是害群之马。

这次竟敢公然挑衅自己的权威,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开除……什么意思?仙姑莫非要把贫道逐出门派不成?”陈阳不明白“开除”是什么意思,但隐约猜到了一些。

他扫视了一眼她那黑丝袜包裹的美腿,心中砰砰狂跳,这个门派打扮怎么这么奇怪?不过……还挺好看的!

“哈哈哈!这小子还‘贫道’呢!”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觉得陈阳耍宝的能耐真是非同一般。

“陈阳,你不要惹张主任生气,先出去吧!”身旁一位长着一张圆圆的苹果脸,穿着粉红色护士服的女孩,轻轻拉了他的袖子,小声说道。

察觉到女孩的善意,陈阳虽然满心迷惑,但还是依言地走出了会议室,失魂落魄来到了走廊。

“无量他母亲的寿佛,这,这不是修真大陆!”

扶着走廊的栏杆,陈阳打量着周围和修真大陆建筑风格迥异的建筑,还有一个个有四个轮子的铁盒子,小声嘟囔了一声。

攸地,一道道信息流汹涌而至,挤入了脑海,他的脑袋钻心地疼痛,嗡嗡直响,仿佛要轰然炸裂一般。

第2章 傲娇美女主任

这是一个叫地球的地方,有着完全不同的文明和科技。这座叫东海的城市,乃是岭南省的一个地级市。

而被夺舍的这个肉身的主人,碰巧也叫陈阳。

他是中医世家燕京药王陈家的子弟,但他身份并不光彩,据说他是是母亲偷情养汉的孽种。

在他三岁的时候,母亲就郁郁而终,而他,因为行事乖张叛逆,也被逐出了家门,剥夺了继承权。

意识到这一点,陈阳首先就是体察这幅肉身的体质,神识一扫,心情更为悲催!

之前的那个陈阳,被家族抛弃后,便一蹶不振,自毁自弃,这些年沉溺于酒色,没事就是抽烟泡网吧泡酒吧泡妞泡面。

这幅肉身,别看身材挺高大,但其实完全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体质孱弱无比不说,还邪气入体,五脏六腑充满了毒素。

“无量他母亲的寿佛啊,贼老天,您老不是在玩我吧!这厮连练体的修为都没有啊!”陈阳仰天长叹,欲哭无泪。

陈阳继续扫描,却又有了惊人的发现,这位陈阳同学体质差还不算,肾阴阳跷脉在出生不久,就被人用真气之类的东西封禁了,这么阴毒的办法,这得多大的仇恨啊!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就是陈阳的储物戒指还在,里面还有一些修炼用的丹药、符箓和灵石。

不过,陈阳在修真大陆上,一生也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心理素质堪称一流,短暂的怨尤和愤怒过后,就平静了下来。

长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道:“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好好地生活下去吧!否则,也对不起这幅臭皮囊的主人啊!”

“陈阳,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呢?来我办公室一趟!”

耳边,响起一个甜美清脆但却冰冷的声音,陈阳吓了一跳,背后顿时冒起丝丝凉意。

陈阳转过头,就看到张茜一张俏脸冷若寒冰,站在自己身后。

平心而论,张茜绝对算是一个大美女,乌黑发亮的齐肩长发,两道柳叶眉展露出女人中少见的勃勃英气;无框眼镜下,一双大眼睛如同秋水般明澈,充满了理性和睿智的光芒;鼻梁高挺,嘴唇莹润粉红。

张茜身高达到一米七,有着堪比模特的绝佳轮廓。黑色铅笔裙束腰很紧,勾勒出她纤细腰肢处柔和的线条,黑色丝袜包裹着一双修长丰润的美腿。

美女是美女,但是太冷了点。陈阳面对她的时候,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压之感,好像看见师门大长老。

“好的!”陈阳双腿没出息的一发软,就跟了过去。

到了办公室,张茜坐在办公椅上,凤目含威注视着陈阳,盛气凌人地道:“陈阳,你干嘛不好好听讲座?你这种懒散的态度,怎么做好本职工作?怎么对得起院方对你们的期待?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陈阳无奈道:“昨天我晚上值班,到现在一直没有休息!上课的时候,难免犯困,这也情有可原吧?”

这厮话锋一转,暗藏机锋地说道:“再说了,您要是讲的精彩,我就是再犯困,也睡不着啊!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张茜为之语塞,合辙在这小子看来,他在讲座上睡觉,还是自己的错了?

没有想到陈阳讲起歪理还一套一套的,张茜不禁心中着恼,柳叶眉一扬,道:“上课睡觉?你知不知道这是对领导的不尊重?”

“尊重?我只尊重患者!”

陈阳笑眯眯地道:“日内瓦医生宣言上说了,我们要将病人的健康当成我们的首要顾念。您说,我要是不在您的讲座上补眠,昏昏欲睡,精神状态不好,要是给病人开错药了,那岂不成了罪人?”

“少在我跟前油嘴滑舌!”

张茜气得一拍桌子,冷声喝道:“什么样的实习生我都见过,你这样无组织无纪律,医术又差的实习生,我开除的多了!”

两人怒视着对方,目光在空气中激烈碰撞,好像要爆出电火花一般。

办公室内,鸦雀无声,气氛剑拔弩张,充满了火药味,空气一时间变得凝滞无比,仿佛能滴出水来。

“啊!好痛!”陡然间,张茜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呼。

她银牙紧咬,秀眉皱成一团疙瘩,双手捧着小腹,弯下腰身,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之上,浑身都止不住地发抖。

“张主任,您是不是不舒服,我家是世代中医,要不我帮您看看吧?”陈阳语气里透着关切,拿捏出一副献媚的表情,去搀扶张茜。

毕竟这个俏夜叉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搞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

再说了,陈阳一向遇强则强,从来不欺负弱者,更不会欺负一个病人,尤其是一个美女病人。

“滚开!”张茜一巴掌打开他的手。

小腹刀搅针扎一般的疼痛,冷汗已经冒出来了,但依旧盛气凌人地冷声道:“不用你管,我这肚子疼,多少年了都没有治好,你医术那么烂,能治好?”

“我医术差?今天就让你见识贫道……本神医的神奇医术!”

陈阳上前一步,左手插到张茜后背,右手在她腿弯里轻轻一抄,轻而易举地将女人横抱在怀里。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