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班老师】我们的十八岁少女莉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9 02:01: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三章 莉莉


莉莉总是变着法儿夸我们,把我们当小小孩,无论我们有多令人头疼。像我这种酸碱不分的历史选手,每次听到莉莉的表扬其实都羞愧难当。

莉莉真的是耐心。一个知识点有些时候班级里的大小傻子会要求她讲好几遍,我就听见她默念

“不生气不生气”

“好我不生气嗯不生气”

然后再耐心地给我们画一遍电解饱和食盐水的图

“嗯不生气不生气”

莉莉还能一眼看出来她的课代表胖了一圈,还能义正言辞地抵制诱惑拒绝我们送她的糖,还能以她标志性的尖叫声震碎好学楼所有窗玻璃。

真是超级可爱。


“接下来就很容易了——知道了开头,就猜的出结尾。”


莉莉绝对是所有老师里最有个性的,没有之一。有趣、率真、寓教于乐,感觉用很多词评价都挺苍白,那我们就结构决定性质,具体事例具体分析吧——


“电离方程式不是才写过吗?你告诉我你哪儿不会??”莉莉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就……为什么……嗯……那个……碳酸氢钠可以完全电离emm.......“我试图寻找合适的语言来解释自己的愚蠢,但是最后还是在莉莉炯炯地、如同看智障儿童一般的眼神下放弃了。这种对话几乎在每节课上都会重演,题目改变,概念改变,但不变的是即使我问的问题三岁小孩儿都能回答,莉莉还是会不厌其烦地再给我解释一遍,“亲爱的大多数盐都能完全电离啊,只是碳酸氢根在水中会进一步水解,这跟方程式有啥关系呢?”然后不忘吐槽一句“哎呀妈呀你是想气死我吗??我以前怎么会觉得你是个认真学习的孩子呢????”我:(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嘛)(我真的是个化学选手吗)


又是一堂气候燥热的化学课。“啊!!!!!”一声尖利的叫喊突然划破教室的空气,惊醒了那些胆敢在化学课上睡觉的盆友们。大家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要么是同学笔袋掉地上了,要么是门被风带着关上发出的巨响,要么是莉莉不小心踩空了教室的小台阶,要么是碰倒了讲台上的水壶,要么是有只蜜蜂飞进了教室。(嗝)莉莉的叫声极尖极细,距四班知情人士透露,隔着整一条走廊,都能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小姑娘的尖叫声”。于是大家笑声四起,没被声音吓到——倒是被莉莉吓到了。这是化学课上大家习以为常的彩蛋,每每想起总是令人捧腹。


于我而言,莉莉更是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由于参加了生活中的化学这门研究课程,我常常要留在化学实验室上(聊)课(天),做(嘎)实(三)验(胡)。她会跟我谈附近哪一家餐厅好吃,然后大家一起在饭店对着想象中的酸菜鱼流口水;会在我们因为要做实验时间很长的蒸馏实验时仔细帮我们检查相关变量;会在我们进行一场紧张刺激的吃鸡活动中进行善(恐)意(吓)的提醒;会和我们鬼扯到天南地北。莉莉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可以和我们疯狂插科打诨的老师,会跟我们聚众讨论淘宝上面哪个钱包好看,会跟我们聊家常和八卦,能一眼看出她的喜怒哀乐。

(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一帮人聚众围观淘宝,gll来抓个正着,情急之下我气沉丹田,大声吼出:“耿莉莉!快来帮我们看看哪个钱包好看!”gll:…… 我:…… 周围所有人:……)


具体情境如下



“酸脱羟基醇脱氢。”“谁弱谁水解,谁强显谁性。”“杨(氧)家(价)将(降)。”“负心(锌)。”这些顺口溜大家都倒背如流——自然是莉莉的功劳。上化学课是场有趣的游戏,看似令人困惑的问题,在莉莉有计划地层层递进下显得十分容易。她经常夸人,问了好问题夸,上课专心夸,回答对了夸,回答错了也要夸——“我觉得xxx这个问题问得特别好”“特别感谢xxx同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反面教材”“唉呀你们怎么这么聪明””所以我就觉得我们现在这个上课状态特别好,真的。你看,所有人都全神贯注,没有一个人开小差。这样,大家就能把这个知识点记得更牢了“。(以上请自行脑补莉莉语气)一节40分钟的化学课经常夸着笑着就过去了,哪有时间想别的事呢!


综上所述,我们班经常是”哎怎么我在其他班上课一问他们怎么全都不知道,你们班怎么都知道呢?“(lyq:因为我们厉害)”哎我们班这次作业做的特别好,比其他班做的好多了!“”看来大家这块知识点都记得很清楚,哎呀真的特别好“。上化学课和学习化学慢慢变成一件令人开心和享受的事情,这大概都是因为我们十八岁的少女莉莉了吧。(嘘,我还要上她一年课呢)



   ——来自 乙酸乙酯装置一辈子都不会搭错的 罡





“我们都有一段那样的岁月,爱的时候不顾一切,被爱的时候浑然不觉。”

 

1

初闻耿莉莉老师,不是在高一一班的化学讲台上,而是在邻居姐姐,2016届毕业生的家中。

 

季夏夜晚的风儿总是吹拂得不急不缓,颇有几分“年年岁岁花相似”的气定神闲。时针戳向九,指尖飞转着圆珠笔的我终于暗暗卸下一口气,市西的第一份作业——寻访校友任务将告尾声。瞥一眼采访簿,记下的内容已经足够我完成一篇不错的报告。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非采访哦!请问,姐姐最喜欢的老师是哪一位呢?”

“最喜欢的老师啊…耿莉莉啊!给你看照片,她超可爱的!”

 

可爱?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用这个词汇来评价老师哎。

 

“一班吗?文科班哇,那她有可能教到你诶!”

“什么!!”

 

 

2

【2016年9月 第一节化学课 上课铃响】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站在讲台上正欲开讲的化学老师。

“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她?.…”

“!…..”

 

莉莉的开场白在0.1秒后响起,语速不急不缓。同学们默默注视前方,聆听得十分认真。而我还揣着一丝意犹未尽的兴奋,说不清是对新老师的好奇还是“终识庐山”的暗喜。

 

云影少歇,从太阳的身前慵懒地挪开去。金黄色的流光抛洒开来,笼罩了小小的传家楼。

在这暑热尚未褪尽的初秋,文科班与她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3

时光推移,大家对莉莉对了解也更进一步。

莉莉的众多特征与属性之中,其嗓音可谓一绝。

 

极具辨识度的中性嗓音,令人入耳三句便印象深刻,忍不住想要模仿。若将老师们的声音录成集锦,各自念白,轮到她时必定是听得到开头,便猜得出结尾的。

 

她的中性声音,也中性得恰如其分,既不会让人误以为成男性、看见真人后瞠目叹奇,仔细听着也能听出几分磁性潜于其中,润物细无声般若隐若现。这种度的把控,是我叹为观止的,就像朝出锅前的红烧肉中浇上糖汁,少一分不行,多一分也不行。

 

若仅止于此,倒也称不上“绝”。那么,其绝究竟体现在哪儿呢。当莉莉受到惊吓时,她会发出直戳云霄的女高音尖叫,有如受惊的小动物,余音绕梁。老实说,第一次听到时我也不免一惊,不仅仅是被尖叫所吓,更被一个人拥有截然不同的两套音域且随状况随意切换的本领所折服。想来,如果莉莉喜欢唱歌的话,想必是能驾驭不少歌曲的吧。可惜两年来,并未能如愿听过一回,有些遗憾。

 

什么?你问我怎么样才能有幸听到她的高音?

很简单,你只需要在上课的时候把你的水杯碰到地上就行了。

 

 

4

莉莉讲话通俗有趣,偶尔也会蹦出一些颇有哲理的句子。

今天讲卤素的性质,而午休刚结束不久的同学们都在竭力拒绝周公的邀请,教室内小脑袋上上下下,仿佛山呼万万岁。

“氟氯溴碘单质的氧化性依次减弱,但是它们阴离子的还原性却依次增强…”

“这很好理解,就比如氯单质比溴单质氧化性更强,更‘愿意’抢夺电子;所以,它抢来以后就更‘不愿意’丢弃它,离子还原性就更弱。相反,如果越不珍惜一样东西,它就越容易失去。

“嘛,其实虽然有这些差别,不过相同的是氟氯溴碘最外层都是7个电子,它们都很想得到电子。”

 

可正因为如此,它们也越难做它们自己本身。

 

 

5

默走时光,在这不长不短的年数中,似乎还有许多值得细细品味。

莉莉用热情教授大家化学,大家也都用热情来回馈她。

 

她的吐槽是大家津津乐道的焦点,这样的场景在文科班中屡见不鲜:

“酸、碱、绝大多数盐都是电解质。强酸、强碱、可溶性盐在电离方程式中要拆,不是才写过吗?你告诉我哪儿不会?”

“我….不是….嗯….就….为什么….”

“你是想气死我吗?看好看好..….”

 

“高中阶段六大强酸,初中学了三个,盐酸硫酸硝酸,还有三个是什么?”

“嗯...嘿嘿…. 氢氟酸…”

“…....氢溴酸,氢碘酸,还有高氯酸!氢氟酸是弱酸!!”

 

莉莉的课上,总有一位很积极的小姑娘,迫不及待地抢答她提出的问题。

“工业合成氨,提高生成氨气速率的方法有哪些?”

“移!移走产生的氨气!!!”

“…….感谢xxx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这是个经典的错误。移走产物则浓度下降,怎么可能提高速率呢?”

“(눈∧눈)”

 

几分钟后

“诶你们说我这样讲是不是不太好啊.…以后不这么说了.…”

“嘛……我们继续看这道题……”

“我!我知道!…..”

……..

 

我低头盯着试卷中的题目,看着四个似曾相识的实验装置,却突然怎么也想不起它们的用途。不过我知道,那位小姑娘,只有在耿莉莉的课上,瞳孔中才会闪烁出那样鲜艳耀眼的光。

 

白驹过隙,从刚刚踏进高中化学的门,走到了如今的合格考复习,文科班和莉莉之间的故事又还剩下几章呢?

 

并非痴情学习,也并非天生热爱化学,我们只是想听你的课而已。

 

岁岁年年人不同。

 

 

6

瞟了一眼电脑上的时间,2018.6.9,11:45,第一轮外语听说测试已经结束。

再过5个小时,今年的高考就将落下帷幕。

看戏人即将成为戏中人,文科班和莉莉之间的故事已经没有几章可讲。

 

突然回想起高二年级全民备战科创大赛的情景,我和小组成员坐在化学实验室,和莉莉一起盯着蒸馏烧瓶中的黑色粘稠物质翻滚沸腾。

 

蒸馏的过程很漫长,莉莉看着装置,忙里偷闲着回忆起了她的大学时光。

 

讲她的大学实验,讲她的导师,讲和闺蜜一起游玩,讲她经历的趣事儿。

 

还没讲完,蒸馏就结束了。

 

我听得入神,一转身就打碎了一只扭脚管。

之后的实验便很悲剧的再也没有扭脚管用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城,住着一个小小的自己。于朝阳满院时起床,擦拭着小小的桌子和桌上精选的相框,细细掸去一层薄灰,缀上符合时令的花儿。

 

莉莉的相框中,是她19岁时的样子。

 

文科班的相框中,是你的样子。

 

 

8

夏风熏熏,前些日子传来喜报,12楼的一个学弟被市西预录取了。

“学长学长,市西有哪些老师比较好哇?”

“嗯?xxx,xxx,xxx特别好,xx也不错,xx很有意思,4C好老师其实很多的。”

“哦….”好的好的。”

“对了,还有一个老师叫耿莉莉,教的很棒,而且人超可爱的!”

“诶?!!”


——涛涛



文字:狂热的莉莉粉丝的罡罡和涛涛

图片:大橙砸

编辑:大橙砸

审阅:dl小姐姐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