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7 05:13: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七月半,中元节,鬼门开,逝去的人都要回来看看。阴气重,故而,普通人偶尔也能看到他们。

由于他们有些死后与生前样貌变化不大,混入人群里,也难以被人辨别。因为他们生前有些未了的心愿,所以遇到他们也不用怕,满足他们的心愿就好了。

我是一名高三学生,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我所在的学校以魔鬼式训练,和全省第一的升学率著称,这天早上,我快要迟到了,打算打车去,省的迟到,被罚停课。

一个人提着行李箱,抢了一个大婶的车,大婶气急败坏的说,这么急吼吼的,赶着去投胎啊。

谁知道是不是呢,反正他的太阳穴有一个很深的伤口,刚好冲着我这边,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奶奶以前嘱咐过我,七月半的时候碰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怕,不要因为恐慌而冲撞了它们。只要装作没看见就好了。

出租车上广播说,X中学的学生,高考后离奇失踪,已经出现了许多例案件,初步判断为离家出走。X中学就是我所读的学校,高考之后从那么严酷的环境中释放出来,如果换了是我,可能也会离家出走跑出去玩吧。

我没有忘记我还要去上学,上学期间,感觉没有什么比愤怒的班主任要来的可怕。

迟到的话,不止要停课,还要在走廊站一天。想到这,我就加快了脚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学校门口到教室门口的距离。我奔跑着,迎面碰到了我的同班同学,小高。他的额头上有个伤,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怕迟到,摔倒,头碰在地上了。我叫他快点去上课。他笑着说,反正已经迟到了,不用这么拼了。我说,这里班主任看得到,至少要做出一个很着急的样子出来。让他没那么愤怒,要是他看见我们悠哉悠哉的,会火上浇油的。

好死不死,班主任出现了。

我一回头,小高已经跑了,这个没义气的家伙

我到了班上老师已经在上课了,根据规定,我不能打扰老师,自觉的罚站就好。

走廊里里除了老师的讲课声,安静得可怕。

学校规定,上课不准交头接耳发出与学习无关的声音,一次罚站着听课,两次去走廊,三次叫家长,四次直接开除。

隔壁班有一个同学,上课的时候插了一句话,就被请出来跟我大眼瞪小眼了。老师骂了他一句,以后社会上的败类。

我想,我们班主任应该也是这么看我的吧。

我给隔壁班的难兄难弟打了一个眼神,心想,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个人找个乐子呗。

他无动于衷,扭过头没有理我。

下课后,走廊里的人也寥寥无几,因为学校还规定下课也只能呆在教室里,除了上厕所,不能随意走动。

我们班的小丽去上厕所,经过我身边,她白皙的脖子上有一条深深的伤痕,学校规定不准带首饰,但是小丽说这是奶奶给她求的平安符,如果摘掉会有大难,老师强行去扯她的红绳,两个人打了起来,惊动了校长,请了家长。最后小丽脖子上留下了伤口。

我闲的无聊,站的有点困了,于是从后门玻璃看向里面,大家都在奋笔疾书。卷子是做不完的,考试是考不完的,什么都可以不管,唯独考试,是最重要的。

班长,大林,成绩排名第一,每天担心自己的排名下跌,一丝一毫都不敢松懈,压力大的都谢顶了,看着年纪比我们年级主任都大。

副班长,小木,成绩第二,永远比大林低一分,这一分比隔开牛郎和织女的银河都遥远,牛郎织女好歹一年见一回,而他们的排名,从来没有变化过。小木天天顶着千年老二的名号,对大林恨之入骨。

倒数第一的强子,比起大林幸福一点,至少不用担心成绩下滑,但他被老师发配到垃圾桶旁边坐着,因为老师说,垃圾只配坐在垃圾桶旁边。全班没有人理他,私底下都叫他傻子。因为他实在是不会做那些卷子。

倒数第二的是个纨绔子弟,他老爸花钱让他上学,他不用高考,上完高三直接去国外读书。所以他在班上是唯一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他虽然可以不用学习,老师也不会管他,但他不被允许打扰其他同学学习,唯有强子,这个傻子,任他随便欺负,强子不会反抗他,因为只有他愿意跟自己玩。别人也不会管,因为这样他就不会打扰其他同学。强子说白了没有被劝退,只是因为他可以陪这个大少爷玩。

倒数第三小微的成绩也不好,还好她比较刻苦学习,态度比较端正,所以老师也不好意思放弃她。无奈真的不开窍,老师有时候给她讲题,讲的不耐烦会忍不住骂他一句,你脑子里进水了吗!不过现在看她做题做不出来,急的汗如雨下的样子,倒真像脑子进水了。

我?我是这个班上的中等生,70个人,我经常考35名,谁也记不住我叫什么名字,老师也不会注意我。我就处于这么一个不尴不尬的成绩上,自生自灭,坐在教室里坐个爱打瞌睡的“特困生”。

晚自习的时候,突然停电了,一时没有照明的工具,学校又不肯放我们回家,于是班主任大发慈悲说让我们去操场散步,劳逸结合。

学校里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就在操场边。我们几个人决定去湖边走走,走在湖边我突然想起一个鬼故事,就想讲给他们听。

一个女子是厉鬼,站在桥上向来往的人索命,一个书生死后不自知,还拉住女鬼说有鬼,小心。其实大家都是鬼有什么好怕的。

突然小微从水里面钻出来,吓了我们一跳,她抓住了同样站在湖边的班主任说,老师,我的脑袋,真的进了水。说着就要把班主任往水里拖。我们几个拼尽全力才拉住了他。班主任大喊,小微,你不要放手!老师拉你上来!话音未落,小微放了手,不见了,远处的湖面上浮上来一具尸体。

打捞上来才发现是小微,尸体已经浮肿了,死了好几天了。她不会做题被老师骂的狗血淋头,羞愤之下,投湖自尽,但是她一直以为自己没有死,所以还跑回来跟我们一起上课。所以我看到她汗如雨下,只是湖水而已。也许是我的故事触动了她,她想起了自己已经死了。她只是想告诉老师,她不是故意那么蠢,真的是因为她脑子里有水。如果可以,老师能不能耐心地给她讲一次题。不要放弃她。

我们惊魂未定的回到操场,还是没有来电。但是学校买来了蜡烛,白色的。我们只能回到教室里借着烛光上自习。

大林由于长时间精神紧张,又过度劳累,患上了心肌梗塞。昏暗的教室角落里又传来了他痛苦的急促的拿药的声音。小木奋笔疾书着,仿佛只有这个时候才能比大林多学一点。

强子又被大少欺负了,大少用圆珠笔在他身上戳着小蓝点,他说他在帮强子纹身。我实在看不过去,回过头跟强子说,你别让他这么欺负你了,他不跟你玩就算了呗。我给了他一块橡皮,把笔印擦一擦吧。

他接过橡皮,突然冲我笑了,没说什么。

班主任进来,手里拿着一根白色蜡烛,低声念念有词。

我突然发现了同学们都出现了问题。

大林没有了呼哧呼哧的痛苦的喘息声,小木也停下了笔。

小高的额头流出了鲜血。小丽的脖子上的伤口变得很深。

强子不见了,大少的喉咙插了一只圆珠笔。

没有人发现他们已经死了。因为我们都只在意自己的作业做完了没,月考成绩有没有进步。老师也没有在意过,反正他们都还坐在那里,孜孜不倦的写着,听着。

整个教室里都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我转过头,教室后面的黑板上写着离高考还有1天。

班主任开口了,同学们,对不起。是我害死了你们。你们放过其他同学吧。

我环顾四周,还活着的同学们都惊恐的望着我。

我想起来了。

我死了。

因为成绩怎么也达不到考上本科的水平,在家庭压力下,我在教室里服下安眠药自尽了。

死在教室里的,还有大林,他的药被小木换掉了,心肌梗塞死亡。小木目睹大林死亡,心理崩溃,疯了,不停的写作业,一直写到猝死,没有人拦得住他。

强子被大少欺负的太惨了,后来大少用尽一切手段欺负他,逼他吞墨水,用刀片在他手上刻字,最后还撕坏了强子去世的妈妈的照片。强子终于忍无可忍,抄起圆珠笔,捅向了大少的喉咙。然后自己割腕自杀了。

小高因为迟到,要被停课一周,害怕父母知道会责备自己,绝望之下从四楼跳了下来。

小丽,与老师的争执中,老师怒火中烧,用力想把红绳拽下来,红绳断了,小丽却被红绳勒死了,应了那句话,一旦摘下,大祸临头。

还有投水自尽的小微,我们死后不记得临死前的事情,只记得自己要上学,要高考。

七月半,鬼门开,我们又回到了学校,我们每天重复着上学,上课,学校怕我们影响学校名声,请了大师来,大师说,只有七月十五这天,召集所有同学和老师回到这里,完成我们的心愿我们自然会离开。

停电把我们叫去操场其实是为了方便大师布置作法。让我们现出原本的样子,想起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小微的心愿已了。已经离开。

小丽只是想要回自己的护身符。她老老实实学习,不吵不闹,只想好好表现,才能跟老师要回来。老师把护身符还给了小丽。小丽也走了。

强子也已经离开,因为我的那块橡皮。他只是很想有个人跟他做朋友。哪怕是一直欺负他的大少。

大少不愿离开的原因是因为他暗恋我们班的班花。也许是他欺负强子有点太过分了,班花也看不下去了,大少向班花表白之后,班花痛斥了他一通。最后告诉大少,要想跟她在一起,要好好学习,不要老是欺负强子。大少决心痛改前非好好学习,却习惯性的欺负强子,他假装撕掉了强子妈妈的照片,其实只是个小魔术而已,想看强子愤怒的样子,谁知道强子当了真,一怒之下杀了大少。大少死之前把照片还给了强子,强子自知误杀了大少,自杀了。大少只是想告诉班花,他真的有想过为了她好好学习的。

班花泪流满面的走到大少面前,轻声说,我知道了。

大少也消失了

小木对大林说,对不起

大林说,没关系。

他们对老师说,老师,我们想高考。

班主任掏出两份卷子,你们就在这里做,做完老师给你们打分。

两人相视一笑,低头开始奋笔疾书。

如果他们没有死,以他们平时的成绩,肯定稳上重点大学。

其实何必把自己逼的那么紧,第一第二又有什么重要的,高考是跟自己比赛,跟别人无关。

他们两个的身影渐渐淡去。

小高的心愿是下次迟到,老师不要再停他的课。他总是循环在迟到被骂停课的噩梦里。他又气喘吁吁的跑来,冲进教室,低着头,畏畏缩缩的不敢看老师。老师流着泪,冲他笑着说,下次别再这么晚了,进来吧。小高抬起头,不再是平时愁眉苦脸的样子,笑容满面的应着,恩!然后消失在教室门口。

老师看着我,就剩你了,你为什么会回来?

我?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回来。可能我只是习惯了。我习惯了每天两点一线,习惯了庸庸碌碌的在这个班上待着,没有人记得我是谁,也没人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可能我想摆脱这些束缚吧。被这些条条框框束缚着,时间久了,可能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呢。

也许我只是想找回我自己是谁。我说。

我喜欢拍照,相机被没收了,他们说我拍出来的照片很丑。我喜欢写小说,被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撕了,他们说我又不能成为小说家。我喜欢打球,他们说反正你也进不了国家队,还是好好学习吧。高考考不好,你的这些爱好都帮不上忙。

老师把相机还给了我,我给全班同学拍了一张照。老师说,拍得真好。

其实有些鬼也没有那么可怕,他们可能只是有一些很简单的心愿,却被这些心愿牵绊着不愿走,遇到了,帮助他们就是了。


二十年后…

我就读于X中学,老师都很和蔼,开学第一天,老师跟我们说,高考并不是一切的结束,那只是一个开端,我们的学习也不要只是为了高考,学习知识对以后的人生道路是有帮助的。正确的对待高考。

我听到一些小八卦,说很多年前,我们学校以严格出名,升学率很高。但实际情况是,成绩差的很多都受不了压力自杀了,所以升学率高。后来学校就改革了。


二十年前…

我们几个在一个很舒适的教室里。老师很和蔼,我们听的也很认真。偶尔大少打个瞌睡,强子一脚把他踹醒,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做。大林和小木相互讲题,气氛很融洽。小丽脖子上戴着护身符,红绳格外的鲜艳。小高没有迟到。小微积极的回答问题。

你问我在干什么?

我在记录这个故事。


后记:

这篇文章写于两年前,大学毕业。

高中的时候因为学业的压力,有人吃过安眠药,有人自残,有人与好朋友反目成仇,每个人都像是疯了一样,因为一点点分数,一点点的不顺遂,就歇斯底里。但当我真的走过那段岁月,我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又可怕又可怜。

有人说这个故事把高考班妖魔化了,我想说,是因为十年前的我们把高考妖魔化了。高考并不能改变命运,改变命运的是你自己努力读过的书,认真流过的汗。高中三年认真学习的人,即使高考失利,学到的知识是自己的。而靠作弊,运气考上好的大学的人,终究会在大学里把偷来的东西还回去。

愿还没高考和今天在高考的学生们,都好好加油,不负自己,不负青春。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