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不想让女人知道的两个秘密.尤其是第二个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9 07:28: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章 一夜情迷

午夜12点。

锦瑟高级会所——

绚烂的灯光,嘈杂的重金属音乐沸反盈天。

苏锦焉白皙的脸颊泛着一抹红霞,她喝醉了,眼前有些晕眩。

好热……

周围那些公子哥们看她的眼神越发暧昧,苏锦焉觉得不太对,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有人在给她灌酒。

尽管意识已经不太清醒,但她还是本能得察觉到了——

危险。

“抱歉,去一下洗手间。”

苏锦焉跌跌撞撞得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推开男子手里的酒杯,踉跄着朝外面走,男人疾步跟上来,“苏小姐,你喝醉了,要不要我扶你去厕所呀?”

他的笑声越发下流,苏锦焉脊背一僵,感觉到男人恶心的咸猪手触上了自己的雪背,身体越发滚烫。

“放开我!”

“砰——”

情急之下,她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只酒瓶,重重砸向男人的脑门,落荒而逃!

喧嚣暧昧的音乐还在持续,少女却抓紧了胸前的衣襟,在混乱的人群里拼了命的奔跑。

不对劲!

这绝不是一场简单的富人Club!

苏玥叫她来这里究竟是什么目的?

身后被她用酒瓶砸中的男人气急败坏得追了过来,隐约似乎还传来同党的咒骂声。

她张皇失措得杵在一个十字型路口四下张望,怎么办?

出口在哪儿?

快速选择了一个方向,苏锦焉一头扎了进去,越往前走,人烟越稀少,走廊崎岖复杂,弯弯曲曲,她没有留意到身旁那扇雕花的豪华大门上刻着的匾额——

云顶温泉。

这里是锦瑟高级会所专门为VIP至尊会员准备的温泉室,苏锦焉晕晕乎乎走进雾气缭绕的室内温泉房,金色的瓷砖,晕黄的壁灯,潺潺流水声在偌大的空间里显得极为静谧。

苏锦焉觉得好像更热了,脑子不轻不楚间,一脚踩空,“噗通”一声落入滚烫的泉水中。

她吓得失声尖叫,忽然水中一双臂膀缠住了她的腰肢,低冷得嗓音从头顶压下,“是Jim叫你来的?”

这声音磁性暗哑,带着一股邪肆的欲念,苏锦焉吓得慌忙伸手想要推开男人的双臂,小手触及腰间,才发现男人的手臂健硕强健如藤蔓,滚烫灼人。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刺激了体内的药物,苏锦焉浑身软成一滩泥水,晶莹的耳垂被含住,男人毫不客气得一路吻向红唇。

苏锦焉只觉得脑子里越来越不清醒,迷迷糊糊中,身体传来一阵劈开般的剧痛,水声缠绵,一场极致盛宴在水底展开……

翌日。

苏锦焉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睁开惺忪的睡眼,混沌的意识逐渐回炉。

昨夜的记忆浮上脑海。

会所,迷药,温泉,男人。

她澄眸蓦然瞪大,猛得从床上坐起来,身上一条真丝薄毯滑落,暴露了肌肤上那一大片吓人的青紫淤痕。

电话铃声还在继续,吵得人脑仁儿疼,苏锦焉一把将床上的手机挥到地毯上,铃声戛然而止,也正是这时,她发现刚才来电话的,不是她的手机。

苏锦焉下意识得朝四周张望一圈,这里一看就是某个奢华的酒店套房,地上还散落着男人的衣物,衬衫,西裤,领带。

显然,昨晚温泉之后,这个男人又把她带回了酒店……

苏锦焉几乎快要崩溃,怎么会这样?

她和阿泽刚要订婚,竟然就发生了这种事,她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一样,疼到了极致,可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男人还在洗澡,苏锦焉裹着床单,在屋子的角落里找到了自己昨晚穿的裙子,抖着手迅速换上,落荒而逃……

……

第2章 上了头条

十分钟后,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男人精瘦颀长的身上披着一件黑色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腰带松松垮垮的系着,健硕的小麦色胸膛上还在往下滴着水。

他走到客厅,冷冽的目光忽然扫到波斯地毯上掉落的黑色手机,俊眉一蹙,迈开长腿走上前,经过卧室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压骤然降低。

冷着张脸捡起地上的手机,随手拨通一个号码,“那个女人跑了,五分钟内,我要看到她活生生站到我面前。”

不可一世的命令口吻,让电话那头的人肃然起敬,“少爷放心,我现在就去抓人!”

等到助理将一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带到顾凯面前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高大男人神色忽然一怔,眉头瞬间不悦得皱了起来,“她是谁?”

“少爷,这位江小姐,就是昨晚我给您找的按摩师啊。”

Jim还觉得奇怪,他家少爷一向禁欲,哪怕是再漂亮的嫩模明星,洗干净送到床上,他都未必会看一眼。

昨天不过是找了个美女给少爷按摩,居然就让少爷破了戒,甚至爱不释手得带回了酒店来。

“顾少,您找我啊?”

美女按摩师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替顾少服务,忙不迭贴上来。

男人高大的身躯如山一般威严,坐在那里纵使不说话,气场也逼得人不敢靠近,按摩师刚贴上来,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杀气。

她一怔,抬起头,就看见男人薄唇紧抿,吐出一个冷酷的单音节,“滚!”

顾凯从沙发站了起来,“昨晚跟我在一起的不是这个女人,限你半天内查清楚她的身份。”

“是。”

助理退出了房间。

男人已经扣上了最后一颗纽扣,长指拉住领带,他从镜子里抬起头,挑眉,“不管她是谁,从即刻起,她都是我顾凯的女人。”

……

苏锦焉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

爸爸这个点应该在公司,妹妹苏玥去了学校夏令营,继母李巧娥估计在别的富太太家里打牌。

她是掐准了点回家的,可谁知,一脚刚踏进家门,就被客厅里沉重的气压吓到了,本就青白的小脸顿时血色褪尽。

“爸爸,李阿姨,你们都在啊?”

她瑟缩着走进客厅,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苏锦焉,你还有脸回来?”

继母李巧娥冷笑一声,嗓音尖锐刺耳,“昨晚你去哪儿鬼混了?”

“妈,这还用问么?姐姐一晚上没回家,你闻闻她身上这股酒味就知道了。”

忽然一道甜美的声音传来,苏锦焉一怔,转过视线,就看见苏玥施施然得从楼梯上走下来,笑意盈盈得看着客厅里的苏锦焉。

苏锦焉心里陡然一惊,后脊发凉,昨天那个富人俱乐部是苏玥求了她好久,她才答应报名一起参加的,可是昨天妹妹却忽然又说临时去不了了。

“小玥,你不是去夏令营了么?”

苏锦焉看着本不该出现在家里的妹妹,神色愕然。

苏玥一脸无辜,“姐姐,我什么时候说去夏令营了?”

所以,她昨天撒了谎?

苏锦焉瞬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澄澈眸子里折射出冷厉的光,死死瞪住苏玥。

昨天那些人一定是她安排的,故意将她灌醉,意图毁掉她的名节。

好啊,苏玥,你还真是我的好妹妹……

苏锦焉心中苦笑。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揭穿你的。”苏玥一副受惊的模样,吓得躲到苏父身边,“可是,你的事情已经上新闻头条了!”

苏玥将茶几上一沓厚厚的报纸,甩到苏锦焉的脚边,苏锦焉脸色煞白,颤抖着唇瓣,视线下移。

倏然,瞳孔剧烈收缩。

报纸上一道大写加粗的黑色标题,刺激着她的视觉神经——

#苏家长女不自爱,酒店与人私会#

第3章 断绝关系

下面,附着了一张照片,一名男子抱着她走下豪车,男人的背影模糊不清,镜头却给她的脸来了一个特写。

李巧娥指着苏锦焉的鼻子,痛心疾首,“苏锦焉!你到底有没有廉耻心?难道不知道身在我们这样的家庭,名节对女孩子有多重要?你……你简直给你爸爸的公司蒙羞!”

苏锦焉站在客厅的大理石地板上,浑身冻僵,她拾起地上的报纸,揪成一团,声音明显带着压抑,“为什么要陷害我?苏玥,要不是你求我陪你参加那个聚会,我怎么会报名?”

苏玥说着说着,眼圈一红,泪水簌簌落下。

苏锦焉想不到这对母女这么能演戏,陷害了她,居然还在爸爸面前恶人先告状,她气愤不已,向前一步,急急想要向父亲解释,“爸爸……”

“哐当!”

茶几上的瓷杯被人重重掷在地上,始终一言不发的苏父终于发怒了,“你给我闭嘴!”

茶杯里是佣人新沏的茶水,刚好泼了苏锦焉一脚,灼烧的痛楚顿时令她小脸一皱,苍白如纸。

可是,当她对上父亲那双怒意滔天的浑浊眸子时,一颗心顿时凉透了,“爸爸,我是被陷害的……”

“你还在狡辩!报纸上都登得清清楚楚!照片都给人拍了!你知道网上现在怎么说我苏国豪的女儿么?你知道权家今天早上打电话过来,是怎么把你父亲骂得狗血喷头么?”

苏国豪越说越激动,铁青着脸忽然就拿起桌上的水果刀,“让我捅死这个不孝子!若不是因为她,我们苏家怎么会名声扫地?若是这次与权氏联姻失败,公司就极有可能濒临破产,我们一家子都要等死!”

苏国豪面目狰狞,李巧娥和苏玥吓得赶忙上前拦住,水果刀被夺了下来,他就索性解开裤腰带,一鞭子朝苏锦焉抽过去。

苏锦焉下意识得抬手挡了一下,鞭子落在手臂上,顿时痛得跪到地上,蜷缩起来,冷汗顺着额头滑到下巴,再滴到大理石地板上,汇成了一小滩水。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还是从前那个疼她,宠她,爱她的爸爸么?

自从苏玥出生以来,爸爸满心满眼就都是这对母女,现在甚至连一句解释,都不愿听她说。

苏锦焉倔强得扬起下巴,心头的怨气和委屈统统涌上来,她直视着自己的父亲,眼神犀利。

“你是不相信我被人陷害,还是压根不在意我是不是被人陷害?在你眼里,现在只有那对母女,不如索性打死我!从此以后,你们一家三口,幸福美满。”

她睁着眼,染着血丝的眸底是无尽嘲讽。

苏父顿时愣住,气得浑身发抖,“你怎么敢这么和你父亲说话?好,既然是你不孝忤逆在先,就别怪我这个做父亲的绝情!拿纸笔来!”

苏国豪这次是真的被苏锦焉气到了,佣人们不敢怠慢,很快就捧着纸笔上来,苏国豪,接过签字笔,在A4纸上刷刷得写下一段话,最后末尾签上自己的大名,又从兜里取出签章,印到落款处。

一系列动作做完,他将文件丢给一旁的苏玥。

“然然,你把这张声明拍照发到我的官方微博,从今天起,我苏国豪与苏锦焉断绝父女关系,往后,我们苏家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你苏玥!”

苏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想不到,她期盼已久的一切,如今竟能唾手可得。

苏锦焉瘫坐在地上,无声的自嘲从眸底慢慢溢出来,一切都结束了……

想不到爸爸竟然如此绝情……

就在这时,管家前来禀报。

“老爷,门外有人求见。”

苏国豪正在气头上,抖了抖胡子,“不见,叫他改日再来。”

“这……”

管家正为难着,忽然一道沉稳的男中音从外面传来,“苏老板,恐怕这次由不得你了。”

来人气势如虹,家里的佣人来不及拦住他,他已站在了苏国豪的跟前。

Jim查了足足两个钟头,才查到昨晚陪少爷度过一夜良宵的女人是苏家女儿,通知了少爷之后,他就急急忙忙率先来苏家报个信,生怕那苏小姐临时出门,少爷过来扑空。

他目光掠过客厅里的几人,最终落到沙发上苏玥的身上,本能的就将苏玥当成了少爷要找的人,“苏小姐,我家少爷20分钟后就来接您,请做好准备。”

“请问阁下,贵主是哪位?”

苏国豪板着张脸,对于这位不速之客,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堤防。

“哎呀,老爷,想必一定是权家的人。”一旁的李巧娥见这位助理谈吐不凡,又听他说什么少爷,顿时心中一喜,立刻用胳膊肘捣了捣一旁的苏玥。

苏玥闻言一喜,两眼顿时放光,“权泽哥哥来接我了么?我这就去准备。”

说着,她便提起裙角,兴奋得跑上楼去。

……

第4章 继妹代嫁

苏锦焉蜷缩在角落里,原本剑拔弩张硝烟四起的客厅,此时已经风平浪息。

身边传来李巧娥谄媚的笑声,“老爷,幸好我们玥玥和阿泽的关系很好,说不定苏权两家联姻还有希望!”

“你是说用玥玥代替锦焉?”

苏国豪皱了皱眉,抿唇点头道,“现在看来,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听到父亲苍老的声音,苏锦焉心尖一疼,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原来在她在爸爸心里的价值,就是商业工具。

她算是看透了……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阵雀跃的脚步声,苏玥打扮的花枝招展跑下楼,“爸妈,你看我穿这身见阿泽哥哥怎么样?”

苏锦焉本想直接甩手走人,可阳光照在苏玥身上,有什么闪到了她的眼睛,她一愣,转过视线,瞳孔愕然得放大。

苏玥脖子上戴着的那条珍珠项链,赫然是母亲临终前留给自己的。

“把项链还给我!”

苏锦焉几乎是本能得冲了过去,苏玥的胳膊被她掐住,顿时一张小脸吓得花容失色,“姐姐,这条项链是你前几天送给我的,你如果不想送我了,我脱下来还给你就是,不要打我。”

苏玥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换做任何人在旁都要同情三分,何况是如今心已经长偏的苏国豪?

苏锦焉还没回过神,就被一股大力推开。

她的手里还拽着项链,被这么一推,链子被整根扯落,无数色泽通透的珍珠雨滴般落到地上。

苏锦焉顿时愣住了,眼眶一股隐忍的泪水打转,这是妈妈生前最爱的一条项链,也是妈妈唯一留给自己的一件遗物,如今,就这么被毁了。

眼泪一颗颗不受控制得决堤而出,她用充满恨意的眼神狠狠瞪了苏国豪一眼,然后颤抖着手,去捡拾地上的珍珠。

珍珠项链被拉断的那一刻,苏国豪也认出了项链,看见女儿仇视的目光,他心里一顿,忽然多了些不忍。

“吴妈,帮大小姐一起捡。”

“谁都不要碰!”

苏锦焉色厉内荏,她像只受伤的刺猬一样,竖起了全身的尖刺。

这时,Jim从院子外走了进来,“我们家少爷马上到。”

苏玥一听,顿时两眼放光,立即提着裙摆跑出去迎接,李巧娥捣了捣苏国豪的肩膀,“我看呐,锦焉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我们也去迎接阿泽吧。”

苏国豪皱眉看了女儿一眼,转身和李巧娥一起走了出去。

第5章 掌嘴

李巧娥和苏玥站在苏公馆的大门口,像两只大白鹅一样伸长脖子,往外张望,没一会儿,远处便传来汽车引擎的响声,一辆奢华大气的跑车缓缓驶了过来。

银色车身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低调中透着一股雍容和贵气,这可是劳斯莱斯最新款跑车!全球限量3台,价值5000多万!

苏国豪顿时愣住,识货的他,忽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权家虽然有钱,可也没有豪到这种程度啊!

车里的人,当真是权泽么?

正疑惑着,车门已经打开,只见铺撒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耀眼光芒被一个影子打破,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从容不迫得下了车。

“少爷,这边请。”

助理Jim连忙上前引路,男人冷厉的目光朝着助理指引的方向扫去,气场瞬间威慑过来。

苏国豪看清那人的五官之时,整个人完全愣住了。

如果没记错,这张脸时常出现在财经杂志头条,他是宁市的商业天才,神话一般的存在。

“顾……顾凯?”

苏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是顾凯!那个全宁市,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他他他……是来接她的么?

顾凯朝大门口扫了一眼,没有看见苏锦焉的身影,俊眉一蹙,压低的声音透着几分不满,“那个女人呢?”

苏玥害羞的满面通红,连忙整理了一下裙角,扭扭捏捏上前来,“顾少,我……”

她的话音未落,男人已经一把将她挥开,不容分说得走进苏家客厅。

客厅里,苏锦焉终于将最后一颗珍珠捡齐,她珍视将它们全部装进一个小布袋里,深吸着气双手合十,默默闭上眼睛。

妈妈,我苏锦焉发誓,从今往后,绝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自己!

她扶着沙发准备站起来,可能是蹲得时间太久了,站起来的一瞬间,她眼前忽然一黑,趔趄着朝身后摔倒。

“砰——”

后脑勺深陷进一个健硕温热的胸膛里。

下一瞬,手腕被人大力握住,带着强烈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将她包围。

“小东西,终于找到你了。”

耳朵一麻,陌生的低沉嗓音钻进耳孔,带着几番深情,却又透着不可一世。

苏锦焉一怔,慢慢转过脸,当她看清身后那张刀削斧刻的俊脸之时,一丝惊叫顿时哽在了咽喉里,吐不出,咽不下……

“是你?”

昨夜的噩梦侵上脑海,苏锦焉只觉得太阳穴一阵猛跳,后背接触到男人胸膛,隔着层层衣物,都能感受到对方健硕的肌肉,有多么紧绷火热,透着摧毁一切的力量。

她顿时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从他怀里弹开,冷着小脸,神色戒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此时,李巧娥和苏玥已经尾随进了客厅,看到客厅里的一幕顿时吃惊得瞪大双眼。

苏国豪更是瞬间顿悟,“难道……顾少您要找的人,是小女苏锦焉?”

顾凯俊眉一挑,看向苏锦焉,大手捏住她的下巴,勾起薄唇,“原来这三个字才是你的名字。”

苏锦焉被他逼得退到了墙上,撇过脸道,“放手,男女授受不亲。”

“哦?原来苏小姐知道这个道理?”顾凯随之一笑,粗指在女孩凝脂般的颊上摩挲,“那昨晚,又为什么主动投怀送抱?”

苏锦焉浑身顿时僵住。

一想起昨晚,她就浑身止不住发冷。

她一定是被人下了药,否则,不可能那样反常,还有那个灌她酒的男人,她记得那人是苏玥的异性朋友之一。

顾凯的话不仅令苏锦焉呆住,客厅在场的其他人也全部愣住了。

苏玥更是快要崩溃!

怎么会这样?

昨天她明明安排好了一切,苏锦焉怎么会好端端得爬上了顾少的床?

不!

她决不能便宜了苏锦焉!

苏玥眼中闪现一抹刻毒,连伪装都忘了,高声道,“顾少,我姐姐就是典型的口是心非,装清纯装得比谁都像,骨子里实际上是个下贱肮脏的女人,您可千万别被她骗了。”

“哦?”

顾凯挑眉,薄唇勾起一抹轻笑,目光望向苏锦焉,像是在求证,“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

苏玥一看奸计得逞,心中窃喜,忽然,男人话锋一变,含情脉脉,“这么有情趣的女人,倒是很合我心意,跟我走吧,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顾凯的人。”

什么?

有没有搞错!

苏玥顿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得看向顾凯,男人已经打横抱起了苏锦焉,不容拒绝得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忽然,他脚步一顿,转过脸,眼睛看着苏玥,却是对尾随进来的保镖所说,“这个女的刚刚说了让我不爽的话,掌嘴。”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