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白富美甩我五十万,并把自己和儿子给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23 10:15: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莫凡,终于让老子找到你了!”我刚刚垂头丧气的走出医院的大门,身后就响起了一道恶狠狠的声音。

 

  我连忙回过头,见一脸凶相的刀哥带着几名手下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身后。

 

  我连忙赔笑:“刀哥,再宽限几天行吗?”

 

“我宽限你妈!欠了老子的钱,还想装大爷?你说宽限就宽限?今天你要是不还,哼哼……”刀哥的脸色有些狰狞。

 

  我不由的为难了起来,我是一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孤儿,好不容易熬到大学毕业,没想到院长妈妈却得了脑出血,医生让准备至少二十万。我大学的学费都是院长妈妈资助的,她无儿无女,我怎么能不担起这个责任?

 

  我咬了咬牙:“刀哥,那些钱根本连一周都没撑过去就没了,不如你再借我点,下月我一并还清怎样?”

 

“哟!你妈的,你想得到挺美!”刀哥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打量了我几眼:“你以为老子开善堂的?”

 

“我……”我自然知道他是什么人,可是为了院长妈妈……我把心一横,盯着刀哥冷冷道:“既然这样,那你杀了我好了!没钱,院长妈妈反正是死定了,我是死是活倒是无所谓了。”

 

“哟!妈的!跟我耍横是吧?”刀哥瞪了我一眼,回头对他手下们命令:“带走!”

 

  当我被一盆冷水浇醒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把我弄到了一个漆黑的屋子中,我看了看周围环境,心里有些苦涩。

 

“小子,刚刚不是挺带种么?”刀哥冷笑着看向我。

 

  我翻身爬了起来,冷冷的看向刀哥:“我没钱,你大可以杀了我!”

 

“哟!够种!兄弟,给我打!”刀哥话音刚落,一根钢制的棒球棍就重重的打在了我的肚子上,我闷哼了一声弯下了腰。

 

“哼!给我架住!”刀哥见我只是闷哼了一声并没有出现他意料中的嚎叫,脸上带着怒意的接过手下手中的棒球棍。

 

  见他的手下已经把我架了起来,刀哥一棍,一棍,不停的抽在同一个地方,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昏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被一盆冷水浇醒,刀哥看了看如同一摊烂泥一样躺在地上的我,冷笑:“不是有种么?站起来呀!我就看你挨几下才死!”

 

  我咬了咬牙强撑着身体慢慢的站起身,虽然还是站不稳,但毕竟,我是站着的!即使死也得是站着死!

 

“好!够种!”刀哥突然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刀子一向重义气,既然你这么有种,那就给你个机会,如果办好了,不但你欠我的钱不用你还,你还能再赚一笔,你干不干?”

 

“你想让我干什么?”我有戒备的看向他。

 

“干什么?放心,是好事,不让你杀人放火!还不犯法!”刀哥冷哼了一声,转头对着门外:“丽姐,你可以进来了,人我给你找好了。”

 

  丽姐?我满脑袋的问号,这死光头,不会是打算让我……

 

  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美女我见过不少,可是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尤物,她完全属于那种让男人第一眼看到就会两眼放光,恨不得眼珠子夺眶而出贴到她身上去的那种女人,刚刚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竟完全忽略了她的容貌,因为她的身材实在太火辣太抢眼了。

 

“再这么看我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她带着几分厌恶白了我一眼。

 

  我冷笑了一声,却也没多说什么,毕竟,按照刀哥的说法,他可能会成为我的金主。

 

  她不再理会我,只是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转头对着刀哥冷冷的说了声:“就他吧。”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刀哥拍了拍我的肩膀:“算你小子走运!跟她走吧,乖乖听话,否则老子不介意要了你和那个老东西的命!”

 

“呃……她这是要……”我迟疑了一下最终问了出来,虽然我不介意和这个美女产生什么美丽的故事,可是也要先有点心理准备不是?

 

“自己问她去!”刀哥没好气的把我推了出去。

 

  出了门我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处地下停车场,一辆奔驰S级白色轿车停在门前,丽姐正坐在驾驶位看着我,见我一脸的意外,随意的指了指副驾驶:“过来,车上说话。”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坐百万以上的豪车,那一刻,我心里突然生出一丝满足感,是的,满足感,至少以后再向朋友吹嘘的时候,我有了资本。

 

  我刚刚打开车门,丽姐突然皱起了眉头,一脸嫌弃的看了我一眼:“等等!”

 

  说着,她伸手把后座上趴在毡垫上的泰迪巴拉到了一边,把那块毡垫放在了座椅上,这才指了指毡垫:“上来吧。”

 

  我不知道我怎么坐上去的,但是,我只记得当时坐在那里是如坐针毡,满足?去他妈的满足!如果不是为了钱,老子扭头就走!

 

“你是孤儿,大学是商务英语专业,课余还学习了倭国和高丽的语言,对吧?”丽姐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只顾自己低着头看着一份资料。

 

“是。”我机械性的回答。

 

“嗯,我知道了。”那女人点了点头。

 

“你……”我有些不明白了,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你不用好奇,该你知道的我会告诉你,我叫荣丽,是荣氏集团的副总裁。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为期两年,这两年期间,你什么也不用做,只需要听话就行,作为你的回报,我会替你还了欠刀子的钱,还有,无论你院长妈妈的病需要多少钱,我全包了,而我的条件是,你暂时切断一切你圈子里的关系,好好的听话。”荣丽没说丝毫表情的说着。

 

  然而,我的内心已经汹涌澎湃。荣氏集团,在整个海市乃至全华夏都是首屈一指的公司,早在我没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跻身华夏前百强的行列,她作为一个执行副总裁,她竟然需要我的帮忙?

 

“怎么?你没有在听么?我说话的时候你必须全神贯注!”荣丽突然板起了脸。

 

“我在听,我还没聋!”我心里有些不满她说话的态度,冷冷的回了她一句。

 

“哼!”她冷哼了一声:“我刚刚说的,可以接受么?”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吧?”我冷笑道:“那我需要做什么?”

 

  荣丽白了我一眼,从扶手箱里拿出一份东西递了过来:“先看完再说。”

 

  我接过来一看:婚前协议?!她要和我结婚?我吃惊的看了她一眼继续向下看去:娶荣丽为妻,做荣家的上门女婿,任务完成后,女方会赔付我一百万!想到一百万,我的手忍不住抖了起来,就算被包养,我也值不了这么多吧?

 

  荣丽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有其他问题么?没有的话就签字,然后把身份证给我,我们的协议就算生效了。”说着,她递来了一支签字笔。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没问题。”不就是两年么?一百万呀!而且,还有这么一个尽管有些冷,有些高傲的美女玩,想到这里我竟有些期待起来!我利落的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笔签了名,并掏出了身份证一起递了过去。

 

  荣丽用纸捏着签字笔随手丢出了车外,然后低着头认真的看了看我的签名,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你可以下车了。”

 

“呃……那个,我们协议都签了,我不需要跟你走么?”我有些疑惑。

 

“跟我走?”荣丽冷笑:“你是不是还想和我睡一觉?

 

“难道你让我和你结婚是摆着好看么?”我疑惑道。

 

“好看?”荣丽冷笑着瞥了我一眼:“就你?哼!你最好收起那些龌龊的想法,否则……”

 

“否则怎样?”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深深的鄙夷,心里顿时冷了下来。

 

“否则协议无效!”

 

  无效?这是我现在不愿意看到的,毕竟,我需要钱!最终我终于屈服了下来,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哼!明白就好!你先去医院安排一下,回头我安排人去接替你。”荣丽连看都不在看我一眼把头转向了一旁。

 

  我叹了口气打开了车门,车子便不带丝毫留恋的扬长而去。

 

  下午,医院里,我刚刚和医生说了晚点会把钱交上,就有一个年龄约四十来岁,看起来比较憨厚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请问,你是莫凡先生吗?”

 

“是我,你是?”我有些疑惑。

 

“我是家政公司派来照顾病人的保姆。”

 

“家政公司?”我瞬间明白了过来,应该是荣丽派来的。

 

“你要照顾的人在重症监护室,”说着,我指着院长妈妈的主治医师:“这是陈医师,到时候你就和他联系吧。”

 

“好。”那妇女乖巧的点了点头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呃,莫凡,你这是……”陈医师有些不解。

 

“陈医师,是这样,我最近有些事可能要去外地,暂时照看不了院长妈妈,所以就托人请了护工,等院长妈妈病情有了好转,就交给她了。”

 

“嗯,好。”陈医师点了点头和那妇女交换起手机号来。

 

  我心里正有些疑惑荣丽既然派了护工来,怎么没提医疗费的事,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赶紧接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正是荣丽。

 

“你还在医院吧?”

 

“在。”

 

“护工到了吧?”

 

“到了。”

 

“好,赶紧下来,我在医院门口。”荣丽冷冷道。

 

“可是,医疗费……”我话还未说完,荣丽就冷哼了一声:“别废话!那些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了!”

 

“我……”我正要说什么,电话那端已经挂断。我有些生气了,这女人不仅态度恶劣,还不讲理,我院长妈妈的事,什么时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了?

 

  当我气鼓鼓的走到楼下时,就见荣丽的车已经停在了医院门口,我打开车门张口就问:“钱呢?”

 

“这些你不用管,全部由家政公司代付。现在么……”荣丽一边冷冷的说着,一边指了指后座上的一套衣服一副命令的口气:“去,找个地方把衣服换了。”

 

“换衣服?”我看了看那套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西装:“干吗?”

 

“去接你儿子!”

 

  儿子?老子什么时候有儿子了?老子还是处男! 

(书名:赘婿当自强)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