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前沿】心脏瓣膜失灵怎么办?王建安教授的办法:用微创给心脏换扇门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2-19 06:59:1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提示点击上方"浙医二院"免费订阅


夜幕已降临,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的心血管介入中心,院长王建安教授刚为一位瓣膜病年长者做完了手术,正准备赶往心内科病区去看一看其他患者,期间,王建安教授不断抓紧时间打电话处理院务,他身形挺拔、气质清隽,打电话时声音很轻,神情严肃。抽着这个“赶病房”的空挡,记者向王院长简单介绍了采访方向,他请我再等他片刻,看完病人再和我聊。


“我不断创新的原动力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病人。现在临床上还有太多问题没有解决,等着人去解决,我早一天找到解决问题的法子,病人就可以早一天摆脱痛苦。”大约半小时后,待他看完病人后,第一句和我说的话。


王教授的科研成果太多,比如在国内领先开展血流储备分数指导冠脉支架植入术;比如开展了全球第一个骨髓干细胞低氧处理后治疗心肌梗死的临床随机对照研究;比如在浙江省首先开展冠状动脉旋磨术、室壁瘤“降落伞”重建术、左心耳封堵术等等。不过他本人最重视也最引以为傲的,是在心脏瓣膜病领域的研究。



随着老龄化社会的来临

退行性变引起的心脏瓣膜病会越来越多

王建安教授说,心脏瓣膜病是由各种原因引起的心脏各瓣膜(主动脉瓣、肺动脉瓣、二尖瓣、三尖瓣)狭窄或关闭不全等病理改变的总称。


瓣膜就相当于心脏各通道之间的门,这个门打不开或者关不拢了,就会影响血流的通畅,致使患者心脏负担加重,最后心力衰竭。


一些基础疾病会影响心脏瓣膜退化的速度,比如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等,但该病主要还是和年龄相关。


“平均寿命拉长以后,退行性的毛病发病率就上来了。瓣膜一天要在心脏开闭十万次,每天循环使用,所以它会发生老化,就像机器零件一样,折旧到一定的程度可能就用不了了,要维修了。”


有研究表明,65岁是心脏瓣膜病的拐点,之前是水平线,之后是上扬线,到75岁以上,心脏瓣膜病发病率高达13.3%,其中部分病人根据情况需要手术治疗。


目前对付心脏瓣膜病的治疗手段有3种:药物治疗效果不明显;外科换瓣手术是传统治疗方法,但需全身麻醉,体外循环,打开胸腔,手术创伤大风险高,这对大多为高龄老人的心脏瓣膜病患者实在是个不得已的选择。


“现在随着心脏外科水平越来越高,70岁左右的患者医生还敢开刀试试,85岁以上的几乎是没有人敢给他动刀了。”


还有一种治疗手段就是经导管(微创)心脏瓣膜置换及修复术,用一根粗不过圆珠笔芯的导管携带人工瓣膜或其它装置,从大腿根部血管进入,通到心脏瓣膜处进行手术,这种近乎无创手术只会在大腿根部开一个小洞,伤口极小,这就是王建安教授一直在研究的领域。


90岁老人因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

救回一条命

心脏的4扇“门”中,有一扇叫“主动脉瓣”,位于左心室和主动脉间。这扇门在心室收缩时开放,左心室内的血流进入主动脉射向全身,在心室舒张时关闭,阻止主动脉内的血液反流回左心室。


这扇门若是不能完全开放,能从心脏出去的血液就少了,这叫主动脉瓣狭窄;如果关不上,那么血液会回流回心脏,叫反流;两种情况都会增加心脏负担,最终导致心力衰竭。


重度主动脉瓣狭窄患者一旦发生心绞痛、昏厥等不适,预期寿命不超过5年,比恶性肿瘤的预后还要差。在中国,每年约有20万新增主动脉瓣膜病变的患者等待治疗,其中,不适宜外科手术的主动脉瓣重度狭窄患者大概有4-5万人,很大一部分为老年患者。


曾经有一位90岁的老人,是广东人,他因主动脉瓣严重狭窄,晚上无法躺平睡觉,稍微活动一下就胸闷气急,甚至会晕厥。他想要做手术给心脏换瓣,但以他的高龄,同时还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手术风险极高,没有心外科医生敢接收。但不给心脏换瓣,老人的预计寿命只剩几个月。


老人的亲属查阅了各方资料,最后查到浙二王建安教授能微创置换主动脉瓣,可能还可以给老人带来生的希望,于是他们专程从广东来到杭州。王教授最后用1个多小时为老人做了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一周不到,老人就出院了。随访到现在已有半年时间,老人一直健健康康的,各种不适症状明显缓解,和常人基本无异。


“我们现在已经完成将近160例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手术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是国内开展手术量最大的单中心。主动脉瓣换瓣时间最快的一例只有了26分钟,患者平均年龄在78岁,年龄最大的90岁。手术即可成功率99%,1年生存率高达92.5%,显著高于国际上报道69.3%~85.8%”王建安教授说。


单纯主动脉瓣反流是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的相对禁忌症,但王建安教授也克服了技术难题,在国内率先成功开展该项技术。


谁说二叶式主动脉瓣畸形

不能用微创置换?

为了更好地治疗中国病人,王建安教授还通过研究创新,打破了许多手术禁区。


正常的主动脉瓣由3个瓣组成,是三叶式,但很多中国人因为人种、基因的缘故,天生主动脉瓣只有2瓣,叫二叶式。做二叶式的微创置换难度更高,并可能增加手术并发症,因此,国际上把二叶式畸形视为微创主动脉瓣置换的相对禁忌症。但王建安教授觉得,他一定要解决这个难题。


“微创换瓣手术中西方只有3-9%的二叶式病人,而我们中国占到40%!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难题,就意味着中国有将近一半的病人不能得到有效治疗。所以我做了术式改良,改变了二叶式主动脉瓣置换的手术方案。现在二叶式和三叶式在我们的手术中,没有丝毫的差别,并已得到全球同行的认可。”


杭州70岁的屈阿姨就是一位二叶式主动脉瓣重度狭窄患者,3月份的时候,她刚刚由王院长成功置换了主动脉瓣。术后两天时,我曾去病房探访过她,屈阿姨确实恢复得不错。


“我去病房厕所的时候试着走过了,一点也没有不舒服,原来的话这么点路我也走不了的。”屈阿姨当时告诉我。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屈阿姨用的是中国第一个经导管人工心脏瓣膜,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它根据中国人心脏钙化较重、二叶式主动脉瓣膜畸形比例相对较高等实际特点进行改进,不断增强其支撑力,比进口瓣膜预计还能降低30%左右的费用。


这个经导管“中国人工瓣膜”是浙医二院与研发企业产学研用合作的成果之一,也是由王建安教授牵头做起来的。


“中国人工瓣膜会更适合中国人的心脏特点,我们的目标是经过二、三年的努力,开发出主动脉瓣、肺动脉瓣、二尖瓣、三尖瓣等全套人工瓣膜。”


二尖瓣反流怎么治疗最好?

十只猪做“半(瓣)环收缩”实验

最近,王建安教授又在为二尖瓣反流的病人研究一个新的课题。


二尖瓣这扇门在左心房与左心室之间,关不紧的话,会造成左心室收缩时,左心室内血液部分反流到左心房。有数据统计显示,二尖瓣反流的病人甚至比主动脉狭窄的病人更多,此类病人也往往因心脏衰竭而死亡。


“二尖瓣、三尖瓣介入治疗是世界性难题,目前为止全国有几十个二尖瓣产品在开发,但除了经导管(微创)二尖瓣夹闭术较为成熟外,几乎没有好的办法。”


王教授又想出了一个主意:门关不紧,那试试能不能把门框缩小?把二尖瓣的半环缩小,门是不是就可以关紧了?


说做就做,王建安教授开始研发经导管二尖瓣、三尖瓣治疗的新器械——“线性垫片环缩装置”,并率先在国内利用大动物进行了安全性和可行性的临床前研究。他和他的团队分别给10只猪做了二尖瓣、三尖瓣的经导管半(瓣)环收缩手术,全部成功。


目前这种尝试在国内没人做过,国外也只有零星地临床试验,相关技术已申报国家3个发明专利。


这项技术一旦研究成熟投入临床,又将是二尖瓣、三尖瓣疾病以及心力衰竭病人的福音。


浙医二院官方微信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