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不爱回家的人(玻璃心勿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3:44:2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Art Space



美/术/空/间

ART

每晚21:50—22:10我们不见不散


说实话,我是不愿意回家的。

 

不是因为我没时间,也不是因为我没钱。我每周末都会放假,买张地铁票200块钱3小时之后就能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愉快地看电视了。

 

我不回家因为我不敢回家。

 

提到童年,相信大部分人都会想到各种玩具,动物园,游乐场。而我的童年,只有一副别人玩剩下的扑克牌和父母无尽的争吵。


我的每一个夜晚都是在父母的争吵中入睡,每一个清晨也在争吵中醒来。可能我比较蠢,5岁的年纪才开始记事儿,但是我仍然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为了什么。其实,你能指望一个5岁的儿童去弄懂什么?就算懂了又能怎么样?

 

上小学的时候,老师经常会问我们有什么梦想,别的同学都说是什么科学家,医生,老师之类的。但是到我的时候,我没有那么虚假地说我想当科学家,也没有高尚地说我想父母不再吵架,那时候的我唯一想的事就是,我要快点长大,然后离开这个家。

老师自然没有任我这种“邪恶”的萌芽滋长,一个转身便通知了我的家长。我爸妈知道后,什么也没有说,但是送了我一个东西,不对,是一顿,一顿打。

 

有句话说得好,人这一辈子,总有一个时间段会达到自己的巅峰,而我的巅峰,大概就是我的小学。我的学习成绩常年在我们这个20人的班级里排名第一。那时候的我,品德也是高尚的。4年级的一次考试,我发现有人在作弊,然后在把自己的试卷交上去的同时顺带告诉了老师。

事后,我挨了那几个同学的一顿揍,一顿胖揍。

当我哭着回家找爸妈的时候,爸妈告诉我,你向老师告状,自然会挨揍。

 

从此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懂了一个真理。如果什么都改变不了,那至少要少挨一顿打。

我开始学着说老师喜欢听的话,不再去管不道义的事,也不再往那些沿街乞讨的人碗里放一毛钱,我开始学着做一个左右逢源的贱人(对,我小学就是个贱人,牛逼吧)。

 

终于我小学毕业了,毕业那天我拿着自己从家里搬来的小板凳,头也不回地离开,心里美滋滋地想着终于能离开这个破地方去城里上学了。逃离计划也提上日程。我无情地丢掉那副陪了我多年的破旧扑克牌,花1元重金给自己买了一副新的。毕竟是大日子,总要置办点新行头。然后我爸告诉我,不去城里上学了,在村里上初中也挺好的,在哪儿学不是学,而且还能每天回家吃饭。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反驳?讲一堆城里教学质量高之类的话?

不,你忘了吗?如果什么都改变不了,那至少要少挨一顿打。

没有刚入学的欣喜和探索新地方的好奇,我的脸上只有,我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心里也一样。

对了,忘了提一句,父母从不关心我的成绩,小学是,初中也是。

所以我又明白一个真理:结果都一样,那就找最轻松的方式活。

虽然我的成绩还是第一,不过这次是从后往前数了。

 

不学习是考不上高中的,怎么办?

我没考上高中,720的卷子我只得了200不到,距离当年分数最低的学校还差70分。

知道成绩后我向父母喊着,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们不能再打我了。我不上学了,我要去打工。

现在想想,我竟然忘记了自己的第一条真理,如果什么都改变不了,那至少要少挨一顿打。

我华丽丽地挨了一顿揍,开始了第一次复读。

 

为了不再挨揍,我暂时把第二条真理改为:为了不挨揍,要先考上高中。而且这高中离家还挺远,也算是逃离计划的再次重启吧。

 

一年后,我以300分的低分考入我们市最差的高中。功德圆满。

 

终于,什么都不管的父母开始注意到我的成绩了。

 

“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儿子?”“我花钱送你上学就是让你拿倒数第一的?”

Blablabla~~~

 

此时的我想反驳,控诉这些年来父母的数宗罪,但最后还是服从了第一条真理。

反正我也改变不了什么,不如少挨一顿打吧。

 

自知对文化课无兴趣的我,走了一条“捷径”,美术。

 

我对我爸说,爸,我要去济南学美术,需要800块钱学费和500生活费。

我爸把我数落一顿之后,还是东借西凑,给了我1000块钱。

 

终于,我离开了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终于长到了能离开家的年龄了。

 

交了800块钱学费,我拿着剩下的200块钱,先去吃了一顿红烧肉,今朝有酒今朝醉,天高皇帝远,从此往后,我自己的事,谁也管不了。

 

接下来的日子省吃俭用每天馒头方便面偶尔还出去搬个砖,终于算是勉强活到春节回家。

这次回家主要是要交下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这次是2000块钱。他还是一如既往地骂我一顿,然后和我妈吵一架。

是不是比以往吵得更凶,我记不清了。只是知道这次争吵的原因是因为我花掉家里这季度卖土豆挣的钱。

我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拿起桌边的铅笔,画着窗台边的假花。

我骂自己,你这白痴,都快成年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哭。

 

大年初三我就离开了,把那副随手画的蓝色妖姬用杯子压在了客厅的桌上。

我当时也不知道我父母看了之后会怎么想,是继续骂我争气,还是会稍微给我点支持。

 

后来那几年我更加发愤努力,我的画也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夸奖,但是那几年我再没给我爸妈画过一幅画,因为我再没回过家,也再没问他们要过钱。

 

记得有一年,具体是复读第几年我记不清了,我在高考前几天和别人打架,受伤进了医院,高考也没去。但我没告诉我爸妈,还是那句真理,如果什么都改变不了,那至少要少挨一顿打。

 

再后来,我一年又一年的复读,终于有一年,文化课过线了。欠了那么多年的文化课债,也终于还上了。

 

我爸说,你考上大学了,回家吃顿饭庆祝一下吧。

 

我终于又回到这个儿时拼命逃离的地方。

 

这次他们终于没再吵架,是他们吵累了?还是终于想明白,我真得只是个脆弱的,经不起他们吵架的孩子。

 

提到家,所有人第一想法应该是温暖,港湾,避风塘。可能是我太阴暗了吧,我竟然只记得父母无尽的争吵,谩骂,满地的玻璃碎屑。

 

每当有人告诉我说,生活要乐观,摔倒了要勇敢爬起来继续走。

我却想说,既然总会摔倒,那就别走了。

 

再次希望所有看到我文章的家长,千万不要在孩子面前吵架。还有那些以后决定为人父母的人,记住,永远教他们真善美,然后你去帮他们挡住假恶丑,因为他们只是孩子。

 

 

 

 

点击阅读原文,关注美术空间微博“艺创美术空间”,时刻关注所有关于美术以及美术空间的信息。



-END-


美术空间

|智能美术教育领导品牌|


下方广告位招租

扫码下载美术空间APP


长按识别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