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李与陈文骥的对话 |(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1-12 12:45:3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关注文化艺术



引言——

哥哥眼中的弟弟


陈李长得像个杀猪的,说话像一位焦虑患者,其实是一个画画的。大学毕业后就得到一份工作,半年后跟单位不辞而别,去做了画家,还能养活自己。所以陈李的人生还是很顺利的,但他的情感发育得不顺利。由于一次失败的恋爱,人生的这一页怎么也没能翻过去,当年陈李的厌恨和姑娘的委屈,那种折磨感,至今历历在目。当年我背着陈李,跟姑娘说你们分手吧!看着姑娘泪汪汪的离去,我心里生出一丝歉意!之后我想我该如何向陈李交代呢?后来陈李知道了这事,也没有看到他有什么不对的表现。多年后,我察觉到:他还在“恨”姑娘, 他的心智似乎也停留在了当年。陈李不修边幅,基本不太出门,也没有别的欲望,整天待在屋里,皮肤白,缺日照,每次吃饭吃得很多,越长越胖,人也越来越丑。恋爱就像一杯酒,之所以好喝,是因为它不好喝。也许,世间最无奈的事情是:谁都没有错,是事情错了!陈李现在的生活就是吃饭、打游戏、画画、看历史书,平时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有时与他聊天,说说心里话,感觉他说出的话,都被过滤了的,不知道讲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陈李不是很会画画的那种画家,说他是个画匠或者画工更合适!他喜欢用细笔,将物体硬生生的画出来,我看着都累,他自己沉醉于其中!画面基调主要是红色和橙色,仿佛空气在燃烧,天空在颤栗,各种不同年代、不同地域的器物,被他不合理的堆积在画面中。画面中的人,多是女人和小孩。他总是不自觉的,把男人画成了小孩。画面中的女人,总会有一些当年姑娘的影子。那些不合理的元素放在陈李作品中,都合理了!有时,他会跟自己的画说话,声音很小,没人知道他在说什么!陈李的绘画,反射出他的真实自己。他制造了一个不属于物质世界的地方,当年的美好和不美好的记忆,都消逝在了岁月里,他的愿望和烦恼,也都消化到了他的作品里......


陈李2002年在自己的画室里


这几年,陈李积累了十几张画,子桐画廊打算给陈李做一次个展。与画廊商量后,陈李打算不搞开幕了,做画册的图还缺几张,请了田兄来帮补拍一下 ......                                          

——陈余


《白日梦》布面油画 120x110cm  2010


 

陈文骥访谈(上)


陈李:今天对于我来说是第一次做访谈,以前在画廊也做过,但他们问得不专业,比较套路。

 

陈文骥:咱们就是随便谈谈。你是哪一年考学的?

 

陈李:我们那一届是97届的。

 

陈文骥:那是你第一次考学吗?

 

陈李:我考过两次,96年考过一次,也是壁画系,当时考的第一名,但外语没过,所以97年又考了一次,把外语过了。


陈文骥:两次考试好像壁画系的老师们对你的创作很认可,你知不知道自己当时创作考的情况。

 

纸上白描 1999


陈李:96年第一次考的时候,临场发挥还比较满意的,比较扣题,但97年第二次考的时候,我觉得画面肯定没问题,但多少有些跑题了。

 

陈文骥:有点儿不扣题了是吧,我印象中第一次创作考的特别好。

陈李:对。

 

陈文骥:第一次老师都感觉你这个创作水平已经相当于我们那个本科毕业生的创作水平了,当时大家都感到很惊讶。

 

陈李:因为当时我记得,96年第一次来考的时候,到考创作那一天,孙景波老师来考场监考,他就在那转圈看,当时,他还转到我的后面看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样子。

 

陈文骥:你当时是不是对自己的创作特别自信。

 

陈李:关于创作,当时在构图、造型方面还是很自信的,但就是怕跑题。为什么我在造型方面这么自信,是因为从小就经常练习画一些想象画。觉得我在想象、造型方面比较早熟。

 

陈文骥:是,因为从画面里面看,大家的感觉就是你画得已经相当的完善了,不象一般考生的这种水平和状态了。

 

陈李:对,我的写生能力其实比较一般,但对于想象、造型方面我一直是比较自信的,这方面比较早熟。

 

陈文骥:还有一个就是你姐和你哥都是上版画系的,但你自己报考的是壁画,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吗?

 

纸上白描 1999


陈李:最早我是想考油画系,因为那时考油画的人比较多,也是比较时髦的。但那个选择是比较盲从的。因为我从小就画的很满、很多,所以我爸觉得考壁画系可能更适合我。而且壁画跟油画不一样,油画很多的创作是有照片的,拿照片做资料,照着写生下去,可能都继承了前苏联的那个风格所谓的现实主义。但是,壁画创作的想象空间很大,造型都是很自然的,就是自己想象的造型,我觉得跟我创作风格很一致,所以后来就选了壁画系。

 

陈文骥:实际上也能看出来,你从考学之前所掌握的一种表达方式,一直到你毕业前搞毕

业创作,甚至到现在,好像这个方式还是很连贯的,或者说这套路子一直保持到现在。

 

陈李:对。

 

陈文骥:你觉得,你上壁画系,这个选择对你来说,还是很对口的。

 

陈李:对。

 

纸上白描 1999


陈文骥:那你这四年学习过程中,你感觉壁画系具体给你什么东西?

 

陈李:我觉得创作上对我帮助很大,进壁画系以前,我的创作还是有些局限性的。但是上了壁画系以后,就发现它在我的思路方面打开了更大空间,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想象。比如可以把不同时间、不同历史阶段的东西揉在一起,不同空间和各种场合的东西可以揉在一起,显得更加自由,更加随心所欲,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战争的恐怖》纸本铅笔 大学一年级作品 1998


陈文骥:对。实际上这个时期社会上都是以这种形式作为壁画的创作方式来完成的,我感觉到你这个方式确实很符合,形式也很对口。但实际上我们这个壁画形式中,可能有传统的部分也有国外的因素传进来的方式,比如说文艺复兴时期的,当代的甚至有墨西哥壁画等元素,我想从你的画里面是不是也能看到这个因素?

 

陈李:应该能看到的。比如在具体的造型方面,像我就很喜欢波提切利,他的造型很严谨,也很细腻。从构图上面,我受墨西哥的壁画比如里维拉的影响更大一些。因为像文艺复兴那个阶段的很多西方画家,比如画壁画的米开朗基罗、波提切利等,他们的作品从构图上还是显得过于严谨了些,而相对来说墨西哥的壁画,它更自由,可以把不同时间段的东西揉合在一起。所以从构思上,我可能受墨西哥壁画影响深一些,而从造型上,我可能又受西方的壁画影响更大。

 

《历史的印记》纸本铅笔 大学二年级作品 1999


陈文骥:我感觉你在毕业创作的时候,体现的你的创作倾向,,这一点对我来说有一点点意外,但我想你也不一定会关心那个层面,更多的可能是从自身的精神状态或者人文角度去作为自己的表达方向,但你的毕业创作甚至是学生时期参加的一些学社的创作活动时,。这一点我很意外,我想这是跟你进入学校后才有的表达转变还是在上学之前已经开始有了这种思考?

 

《瞭望》布面油画 100x80cm  2010


陈李:这可能跟我本人的大学经历不太一样。因为当时我周围的很多同学,在艺术管理方面他们更像是生活在象牙塔里,遵循传统。但当时我可能因为我哥的关系,一方面生活在比较传统比较象牙塔的大学空间里面,另一方面我也经常跟他接触一些很当代的东西,在中国当代艺术圈子里面,,我也多少会受影响。还有一点,,,,它具有很强的时代文化感,比如像绿军装,它本身不光是军装,也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在画面中我更喜欢表达一些带有文化符号的东西。

 

《进城》布面油画 120x109cm  2008


陈文骥:从表达历史社会的一种态度,,这是当代艺术表达的一种方式,这样的艺术家很多。至于你自己选择一种什么方式来对待,我感觉跟其他艺术家比较下来,你有自己的特点。很难说从你的作品里能看出自己的世界,,但只是完成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好像只是说在展示一个时代的信息,但自己却并不想刻意介入的意思。直到你现在的作品都有这一个态度。

 

《约会》布面油画 130x110cm  2012


陈李:其实说我是旁观者,这个定位还是很准确的。因为我毕竟没有真正完全经历过那个时代。我就是看了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他们有些经历过那个时代,落下了那个时代的烙印。对于他们画中的那些符号,好玩儿的、有意思的东西,可以传递出各种文化信息的东西,我一般都比较感兴趣。

 

《事物的另一面》布面油画 110x96cm  2012


陈文骥:那你这种表述里面,有时候从内心有没有那种对抗式的?

 

陈李:您说的对抗是指什么?

 

陈文骥:。

 

陈李:我自己感觉比较抽象,您能不能说的稍具体一些。

 

《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

布面油画 170x130cm  2014


陈文骥:,应该是可以看出来的,起码是对某件事情的看法,但是没有那么强烈。所以我说你这种对抗式的程度,是不是特别强调,或者表达上的一种含糊,不是主动的。

 

《指挥部》布面油画 100x80cm  2010


陈李:其实我自己感觉我的对抗性并不强,我就是觉得好玩儿,把这些可以传递各种文化的符号,我都想把他们揉到作品里面,觉得很有意思。至于对抗性的,我觉得也有些。,都可以揉到我的作品里。

 

《从文化革命到网络革命》

布面油画 250x100cm 2000


陈文骥:我感觉从你的作品里面会带给人更多的解读,但从你的画里可以感觉到你的某种倾向和态度,,但更多是作为视觉表达的一种态度来完成,所以比较模糊,可能也符合你的个性,因此在表达上你更多的是在强调一种形象符号和视觉语言来完成,但我们或多或少都能从你的作品里看到你个人的情绪。

 

《文明与倒退》布面油画 190x280cm 1999

大学三年级作品


陈李:对,其实那种冲突感还是有的。

 

陈文骥:对。我想你不会一点态度和倾向都没有。但从你的个性角度来说,你可能不会用一种强烈的方式来完成。但是跟在你上学以后这个阶段里,你认为这种思考是学校给你的成分多呢还是社会给的成分多?

 

陈李:我觉得两方面给我的营养都不少。学校给我感觉是,比如说创作一幅作品或者说营造一幅作品的构图时,在表达我的思想方面,学校告诉我你可以更自由、更奔放、更放松地去表达,不用拘泥于某种标准。但是社会的东西,比如像当代艺术,它又给我暗示了一些非传统的东西,这些都可以揉进我的作品里。

 

陈文骥:你感觉这两个力量哪个对你的影响更大?

 

陈李:学校更大一些。

 

陈文骥:你自己有没有主动地愿意介入到社会这个层面上去,作为自己的艺术表达方式?

 

陈李:嗯.....怎么说呢,我比较矛盾。因为作为我个人,对社会不太有兴趣,因为我基本上都是长期比较封闭的。


《夜》布面油画 100x90cm  2004

 

陈文骥:但你的作品里面始终好像没有跟社会太脱离。

 

陈李:是。比如我哥的一些朋友,他们说我有点人格分裂。说我像是一个从外星来的孩子,跟周围和社会没有关系。但我的画又带有很多社会因素。其实这个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陈文骥:那也许这个事情就需要有个人帮你去分析了。但我们特别想从你身上获得这种信息,,但从你的性格角度和个人的一些生活态度来说,似乎又想远离这种喧嚣的社会。

 

陈李:有时候比较矛盾。我个人在很多态度上都比较矛盾。

 

《逛街》布面油画 110x110cm  2008


陈文骥:在艺术范畴里这种矛盾很正常。作为艺术家可能本身也是一个矛盾体。他其实有时候是跟周边,更多的是在跟自己在较劲,他也在理解过程中来完成自己的作品。所以我感觉你的作品里面,还有一点就是想侧重矛盾的气场。你的作品其实让人家不是说能完成一个答案的,而是多种答案的视觉现象。可能不是你自己主观的安排设定,但你的表述上肯定有原因,这个原因是多种多样的,有你的艺术表述的出发点,还可能跟你个人的性格和意识有关。

 

陈李:我自己感觉在我的画里,画面中的东西更像是一种潜意识的产物。因为我其实跟很多画家不一样,我并不爱看书,对文字上的东西不太有兴趣,我画画全凭感觉。但最终有一个终极结果,就是这张画好不好,首先要感动我自己。也就是说我首先考虑的是感动我自己,打动我自己,直到我自己满意为止。不管画面中的主体物还是各个局部怎样去填加,怎样去谋划,最终完成后要打动我自己。当然在营造这幅画的过程中,我很少去思考别的东西,这完全是一种凭感觉,凭潜意识的表达。

 

《闯入》布面油画 140.4x110.4cm  2010


陈文骥:从作品里能看得出来,其实你在学习阶段,也接触到了其他艺术家的影响,像刚才说的墨西哥画家,而比较明显的是受比利时画家德尔沃的影响,从你的作品里面,有那么一点点精神潜意识的那种不是很光明的、内心有点阴暗的东西,当然这对于艺术家不存在好坏,感觉就是属于那种从正能量角度来看的话,有那么点阴暗的意思。其实这种表述方式也挺吸引我的,因为我对他的作品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我曾经也接受过马格力特的影响。他们都是比利时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里面都带有一些这样的因素。我就想了解一下,他们对你的作品有什么直接影响。

 

陈李:我一直对造型比较立体的东西感兴趣,一看会激动。举个例子,我小时候,父母是学国画的,家里放了很多种国画画册,但也放了很多西画的画册,我一般只看西方画册,也就是说对二维的东西没有兴趣,但三维视觉却很吸引我,可能从小就有这种基因。所以我对那种造型比较严谨的画家都比较喜欢,德尔沃这点对我有影响,而且他的画中有一种神秘或者说很孤独的东西,因为我本身也是挺孤独的,精神比较孤独,很少与人交流,另外我本人对那种神秘主义的东西也比较有兴趣。像对我比较有影响的画家中,还有墨西哥的卡罗,她经常画很多子宫、妇女分娩、婴儿等,所以我的画里面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这样的东西。


《妊娠时期》布面油画 100x86cm  2012


陈文骥:但是你的画面里还有一点,就是发展到你这个表述层的时候,你都把它华丽化,这个华丽也许在近几年的作品里跟你当学生时期都不太一样,这个演变过程,从毕业后到现阶段发展过程里,有些什么因素出现了变化。


陈李:这个我其实也说不准。我如果回忆起我过去闲暇时间画的一些创作,包括勾勒的人物造型,本身就有很多华丽的成分,比如小时候画的一些贵族、帝王等,本身都带有贵族的东西。所以说我对这种华丽的东西比较有兴趣,比如我画一块布,就想把它的花纹也画上去。但至于这个转变,可能也是不知不觉的,华丽这种东西出现在我的画面上应该不是偶然的,我本身骨子里面就带有对这种东西的偏好。

 

陈文骥:但这种华丽在你的画面里,我体会其实是带有一点点神秘性,甚至还有一点视觉上的暴力性。我想你肯定不是想主观地想强调这些,因为这里面有点张扬的华丽,而并不是说用一种华美来完成,所以让人在视觉感受上,跟华丽这个词从神秘角度来说是相反的。

 

陈李:我个人感觉,陈老师您是一位专业性很强的画家,这话不是吹捧,我一直是这样看您的。所以您的眼睛比较毒,您看我的画能够剖析出很深的东西,就像一个心理学家,通过一段话就能分析出这个人的心理状态。您说的可能是很准,但我自己创作时,很多时候全凭潜意识,可能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不知不觉地表达出来的。

 

陈文骥:作为一个画家,他自己的行为并不是说一定要有意识地去支配他,但他的意识也一定是有根据,有因素影响他,才会做到某一步。所以我只是在试探性地去认识你,去接近你。但是从视觉上我体会到一点,就是在你的画面里,有那么一点视觉攻击的成分在里面,哪怕你自己说没有意识到,但我能体会到。有很多人,他平常的行为下是平和的,可一旦到了他需要艺术表达时,就会把真正的内心层面的东西表现出来。

 

陈李:对,我是有的。在现实中,我其实是一个懦弱的人,很胆小,而且经常是瞻前顾后、畏手畏脚的,但是我内心其实是很狂妄的,可能这也跟我画面的矛盾性和我个人的矛盾是有关系的,我自认为很狂妄,但这并不是我妄自清高,小时候在家里,我就被捧得比较高,因为从小画画有天赋,很多人都说这个孩子有才气。所以从小在这种环境里长大。表面上别人看我,就觉得我比较胆小,比较懦弱,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内心其实是很狂妄的。

 

《逃生》布面油画 170x45cm  2011

 

陈文骥:这个特别符合一个艺术家在这个时代生成的基本意识。很多艺术家其实都是被某种社会因素压抑着,所以他会把内心真实的东西集中体现在他的艺术作品里面。那我把你的作品这样解读,有些方面可能不是特别准确。但我给你加了一些所谓的视觉暴力,还是有些对你理解的依据的。咱们再说你这几年的变化,我感觉你毕业后开始还是想延续学院时期的感觉,但期间因为你跟画廊合作的阶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画廊的原因,这一阶段画了一些美女而且还有一些色情因素。这也是让我感觉比较突然,这里面其实也代表了你精神层面或者生理层面的影响。不知道这样说是否正确。

 

陈李:对,画美女,生理层面的因素肯定是有的,所以我可能会通过画面来表达,至于精神层面,色情这种东西其实在我的作品里面,在我上大学前私下创作的一些作品里面已经有这种因素了,但是在大学里,大学这种机构其实很传统,对于这种色情因素有所控制,所以我也不敢画。后来跟画廊合作后,因为他们的总部在香港,跟大陆不太一样,没有什么限制,可以把这种色情因素再一次自由地表达出来。

 

陈文骥:这幅作品《跟踪》,我倒是想请你讲讲这幅作品的创作过程,或者在这幅作品背后隐含的东西,因为我能感觉出这后面像是有一个故事似的。

 

《跟踪》布面油画 100x96cm 2005


陈李:对于《跟踪》这幅作品,一个是我自己也有这种潜意识,比如看到一个漂亮姑娘,长得很性感,而恰巧我们又走同一条路,这样我可能会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在后边比较猥亵地看着她。但后来我观察到很多男的也有这种意识。

 

陈文骥:因为我看你画美女这个阶段的作品,尤其是这幅作品,有一种在挑衅人的某种潜意识。另外从这个时期的作品来看,我感觉这幅作品的取向是很有意思的。因为这个表达在西方知名艺术家作品里都有体现,英国画家弗洛伊德、法国画家巴尔蒂斯,他们都在强调人在性方面的那种所谓“阴暗”的部分。

 

《傍晚》布面油画 100x90cm  2007


陈李:对于当时我的这种转变,起因说起来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我一直对那种华丽的东西特别有兴趣。比如你看那件睡衣,我当时就曾经做过试验,一种是想象着画,但想象画怎么也画不出那种很漂亮很华丽的感觉,后来我就采取了拍照,包括从网上下载一些美女图片,但是画着画着就逐渐远离了我早期那种复杂的风格。我在短时间内尝试过这种照相写实的东西,但很快又回到了早期复杂的风格,中间有过这么一段时期。



《风云将至》布面油画 100x90cm  2006



 


陈李简历


1975生于中国贵州安顺

1995毕业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 贵阳, 中国

2000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 北京, 中国

 

主要联展

 

2017《闯入——陈李个人作品展》 子桐艺术机构,北京

2015 陈李个展   北京YCL画廊 

2014《我们三》--余陈、陈余和陈李姐弟联展第三回 北京YCL画廊 

2012 纬度/态度--少励画廊二十周年展, 少励画廊, 香港

态度--少励画廊二十周年展, 少励画廊, 北京芳草地画廊, 北京, 中国 

2011 女性形象之九, 少励画廊, 香港

2010 理想至上--陈余、陈李兄弟联展, 少励画廊, 香港 

2008 The Chinese Approach, 少励画廊&Ann Nathan Gallery, 芝加哥, 美国

透视, 少励画廊, 香港

我们仨--余陈、陈余和陈李姐弟联展, 今曰美术馆, 北京, 中国

杰出亚洲艺术奖(索夫林艺术基金), 路易·威登; 吉隆坡, 关岛, 马来西亚

2007 少励画廊十五周年回顾联展, 少励画廊, 香港

2006 我们仨--余陈、陈余和陈李姐弟联展, 少励画廊, 香港

2004 少励和中国艺术家们中国艺术家悼念文少励先生逝世联展, 少励画廊, 香港

2003 北京少励画廊开幕周年庆典暨当代艺术精品联展, 北京少励画廊, 北京, 中国

女性形象之八, 少励画廊, 香港 

2002 三十三位艺术家联展-庆祝北京少励画廊开幕, 北京少励画廊, 北京, 中国

2001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展,作品被美院陈列馆收藏

2000 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创作学社展,作品获一等奖

中央美术学院年终作品汇报展, 北京,作品获一等奖 

1999 北京市大学生艺术节一等奖,北京

全国大学生艺术节一等奖,北京

中央美术学院年终作品汇报展, 北京,作品被壁画系收藏 中国

1997 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创作学社展,作品被壁画系收藏

 

 


CHEN LI  

1975 Born in Anshun, Guizhou, China

1995 Graduated from Guizhou University College of Arts, Guiyang, China

2000 Graduated from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 (Fresco), Beijing, China SELECTED GROUP

 

EXHIBITIONS

2017 Intrusion - Chen Li  Art Works Exhibition, XUN Art Gallery,Beijing

2015 Chen Li  Art Works Exhibition,Beijing YCL Gallery

2014  The Chen Family, YCL Gallery,Beijing, China

Day Dreamer,Nanjing,China

2012 LATITUDE/ATTITUDE: 20th Anniversary Exhibition, 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ATTITUDE: 20th Anniversary Exhibition, Schoeni Art Gallery and Parkview Green Gallery, Beijing, China

2011 Images of Women IX, 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2010 Supreme Ideals - Chen Brothers Exhibition, 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2008 The Chinese Approach, Ann Nathan Gallery (in collaboration with Schoeni Art Gallery), Chicago, USA Perspective - Schoeni Art Gallery Exclusive Artists Exhibition,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The Chen Family, Today Art Museum, Beijing, China The

2007 Sovereign Art Foundation Asian Art Prize Finalists' Exhibition, Louis Vuitton Store, Guam & Kuala Lumpur, Malaysia

2007 RE-collection, A Retrospective Look at 15 Years of Art & Vision, Schoeni Art Gallery's 15th Anniversary Exhibition, 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2006 The Chen Family, 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2004 Through the Artists' Eyes - A Tribute to Manfred Schoeni, 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2003 First Anniversary Celebration, Schoeni Art Gallery, Beijing, China Images of Women VIII, Schoeni Art Gallery, Hong Kong

2002 Beijing Inaugural Exhibition, Schoeni Art Gallery, Beijing, China

1998 Group Exhibition,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Beijing, China  © 2015 SCHOENI ART GALLERY FACEBOOK JOIN OUR MAILING LIST

 

Chen Li is the youngest child in the Chen family of artists. His art consists of his own constructed ‘reality’ reinterpreted on canvas, where each element of society is recomposed, re-evaluated and formed into a surreal, crowded and refined world. Chen Li creates evocative narratives by combining ‘Realism’, ‘Surrealism’ and ‘Naturalism’ to simulate his imaginary world. Alienation and separation are indicated through the dense settings, part of it acting as a divider in between characters, with their facial expressions and postures illustrating the absence of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m. Indeed, the artist does not like reality and he feels inadequate in social interactions. He claims that he has lost hope in this world and prefers to spend his time creating his own world on the canvas.

 





一 切 为 艺 术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