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维纳斯|In Fashion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5:15: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坚强是一种内在力量,它允许你的外表可以是柔美或是中性的,而不是你硬要塑造出来的一个形象。




当我来到采访所在的餐厅时,身着一袭FLO NAKED飘扬长裙的张韵文正安静地坐在座位上,落地窗外的盛夏烈阳打在她如海藻般的长发上,仿佛也渐转和煦。令我意外的是,在独立设计师品牌这个硝烟弥漫、龙血玄黄、生存率极低的的战场上厮杀着的,会是这样一位温柔的女生。没有刘清扬式的张扬和戏谑,没有王在实式的硬朗和倜傥,一句“我也刚到”,张韵文其声如其人,也如她的设计一样,细腻、优雅又充满女子力。


2014年她创立了品牌FLO NAKED。随意浏览,你就能轻易在他们的衣服中感知到飘逸的线条、或优雅或明亮的色彩、清澈的少女式唯美……


但在他们的服装中最惹眼、识别度最高的,是精巧入微的手绘印花——设计师用极细的签字笔一线一笔地细细勾勒出图像的轮廓与图像纵深。在这一点上,她的执拗让她显得有些像个匠人。她说:你一定要手绘,别人才能看出你的心血和品牌特色。



FLO NAKED之所以开始抓住众人视线,多是缘于去年10月迪丽热巴为《时尚芭莎》拍摄的一组大片。照片中,典雅的花鸟印花与优质缎料形成了宛若刺绣般立体的质感对比,在古典美的呈现中又点缀着现代化的浪漫细节,十足引人注目。


林允儿身着FLO NAKED清新出镜


今年3月,林允儿身着春夏新款,在一组杂志硬照中又以一身明亮剔透的少女感飘带裙亮相,更是以明星效应带起一波热潮。在今年10月的上海时装周上,FLO NAKED还将与《小黄人大眼萌》片方环球影业展开跨界合作,势在用仙气和唯美重新演绎小黄人的调皮捣蛋。


张韵文曾经在离经叛道的Alexander McQueen和癫狂妖冶的John Galliano品牌从朝九干到凌晨,但这段经历并没有使她变得尖锐,反而唤醒了浸染在她骨子里的中国文化,使她更钟爱花与鸟——并且也懂得忠于自我。“我们都经历过这样一个阶段:初出茅庐,见到了太多美好的事和优秀的人,这难免让我们在交际时试图端着架子去迎合那个场合。”


结合到品牌创建至今的体会,她说,“现在的我越来越认为,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得是什么样。就算在盛大场合,一个真诚的态度也赛过千千万万的幌子。我们并不是一定要表现得很强势才是独立的。坚强是一种内在力量。”对她来说,表面柔美优雅的女性未必就是脆弱敏感的。能够同时接受自己的美与丑、并坦诚地拥抱自己,其实比起拥有女王般的外表更需要勇气。这也是她的品牌FLO NAKED中“Naked”对所有女性的寄语。



《贵在上海》:作为一个可以进入国际一线大牌的设计师,为什么选择了走上独立设计师这条创业艰辛的路?
张韵文:
起初我没有留下,是因为时装圈和金融圈不同——金融行业每年都吸收新的人才进来,但时尚圈子的更新换代非常缓慢。有些骨干设计师作为品牌支柱,他可能十几年都不走。作为设计师的助理,他们没有设计的实权,却又混得很辛苦,勾心斗角才能爬上设计师的正位。所以我后来渐渐认为这条路可能太难走,而且我希望可以真正地去做时装这个事,所以就去了郭培的工作室。再后来到了美国定居,尽管那里有很不错的时尚商业氛围。但那个时候我要做自己品牌的想法已经很明确地成型了,所以我也不想再次迎合企业大环境。

如果你真正想做一件事,你会发现你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到这个时候,这件事你一定要去做。只有做自己和做自己喜欢的事,你才能很沉浸在自己的状态里,在很累的时候也能觉得自己可以坚持下去。


为Matthew-Williamson品牌手绘的慈善T恤印花


《贵在上海》:做设计的时候,你的灵感缪斯是谁?
张韵文:
穿我设计的女生大多都是一类的:热爱旅游、生活,但工作也很拼,个性比较独立,她们从来都不愿在当下亏待自己,对美也有自己的理解。但我在设计的时候,对设计对象的预想是自由的。比如在今年以希腊为主题的春夏系列中,我手绘了各个名画中维纳斯的形象,最终选定了《维纳斯的诞生》加入了这一系列的印花。就因为维纳斯代表了爱与美与和平,在那作品里这种纯净又含蓄的美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看了感到内心平和,我试图把这种感受也引申到别的作品上来。所以维纳斯也可以算是我创作的MUSE,因为她代表了一种我们的品牌精神。



《贵在上海》:以印花、飘带等装饰性元素为特色的FLO NAKED,会不会将时下盛行的极简主义、“性冷淡风”潮流视为审美障碍?
张韵文:
完全不会。私底下我也很欣赏从Céline开始流行起来的极简主义。穿这样中性简洁的衣服,你去哪里办事都方便、干练。就像近年来推崇的“断舍离”理念,简单明了的生活作风确实能大大提升办事效率,不过这是以功能性为导向的。你看GUCCI近年来的花卉和元素堆砌大行其道,就是因为时装的个性化审美与实穿功能性二者都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
在美国,有一次我好好打扮了出门,没想到在路上遇到陌生人由衷地称赞我,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人在为了度过这一天而精心装扮了”。你就会明白,不是为了去时装周,不是为了参加一次开幕,仅仅只是为了取悦自己,表达当天的情绪,也值得你好好打扮一番。我们衣柜里的衣服可以少而精,但我提倡每个女性都要有那么一两件自己风格的、特别的、质量上乘又做工精美的衣服,它们就像属于你的艺术品一样,很值得收藏。


《贵在上海》:这次在10月的上海时装周上,与小黄人的跨界合作将会有些什么样的亮点?
张韵文:
就是看小黄人怎么变成一种仙女风格(笑)。虽然大体上还是会用中性的方式做一些最符合小黄人形象定位的成衣,但是FLO NAKED的品牌是相对自由甚至浪漫的一个风格,所以如何让调皮捣蛋的无厘头小黄人变得优雅,相信这是很多人都感到好奇的。这些意想不到的惊喜,我们会作为压轴,希望到时候大家都会觉得“啊!小黄人的时装竟然还能这么玩儿!” 虽然这么做是为了出其不意,但我们的重心还是希望这个系列做出来不只为了哗众取宠,而是让大家认为,这样做竟然也能这样美。因为美,才是FLO NAKED最终极的风格。


张韵文

Wendy Zhang


毕业于世界知名的伦敦圣马丁设计学院服装印染专业。曾辗转于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郭培等多家知名品牌与工作室,于2014年创立了自己的品牌FLO NAKED。



撰文: Lerra Ye



我要推荐
转发到

友情链接